2017-09-14

 

 

人都只能看见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一、你只能看见你想看到的东西

 

未知的实相,是我们看不到的。因为在我们的系统里,我们是不接受的。

 

有人说过一句话——人通常只能看见自己想看到的。或者说,人通常只能看到自己相信的。某部电影里说,科学研究表明,人的视觉能接受两千亿条讯息,但能被大脑认出来的却只有两千条,其他的都被删掉了,这就是所谓的视而不见

 

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在几千年前的美洲,印第安人最多只知道独木舟,从来没有大船的概念。当哥伦布率领西班牙舰队出现在美洲的海边时,没有一个印第安人能看到,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大船”“舰队这种概念。大脑中没有概念,眼睛就是看不到的。

 

不过,有个巫师发现一个特殊的现象——海边的波浪变大了。巫师就觉得很奇怪,没有鲸鱼,也没有台风,怎么会有大浪呢?他告诉自己一定有东西使波浪变大了,他就把他的心眼打开,告诉自己:虽然我没有看到,但是一定有东西。

 

心眼打开之后,概念打开了,巫师就看到了这支庞大的西班牙舰队。巫师吓了一跳,可他的族人却看不到,他就跟他的族人说:我知道你们没有看到,但是请你们相信我。他的族人对巫师很信任,说:我们没看到,不代表不存在。当他们把概念打开了,所有人就都看到舰队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都只能看见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我们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视觉来自眼睛吗?有些人后脑受撞击,会出现很多的影像,因为大脑皮层的视觉区是在后脑。那么,我们到底是用脑看到东西还是用眼睛看到东西呢?

 

再比如,当你闭起眼睛,想象一个你觉得全天下最恐怖的东西。你的眼睛有没有看到?没有。可是,你的脑看到了没有?看到了。皮肤起鸡皮疙瘩了吗?起了。

 

所以,你的身体其实是对脑海当中出现的画面起了反应,就算眼睛没有看到,你的大脑出现了画面,就会引起身体的反应。所以你是用概念看到东西,不是用眼睛看到东西!

 

如果你不认为那个人爱你,你跟对方生活了一辈子,你还是不觉得对方爱你。当我们的心没有打开,我们的眼睛是视而不见的。我们通常只相信我们看到的,但是,我的老师赛斯说,很多时候是我们先相信,你才能看到,这就是信念创造实相

 

二、你会成为你眼中的自己

 

我看过另外一个故事。在古代的阿拉伯,商人用骆驼换女人。最丑的、身材最差的或是不会生小孩的女人,就只值一头骆驼,而上等的女人能值7头骆驼。有一个商人用了7头骆驼,换了一个只值34头骆驼的女人,这个女人被买回去之后,很诧异:按市场行情,我只值34头骆驼,为什么主人花了7头骆驼买了我呢?后来她的主人对她说:因为在我的眼中,你值7头骆驼。三年过去了,有一天,这个女人的家人去看她,发现她竟然已经不只值7头骆驼了,变成值89头骆驼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买她的那个先生说,她不止值7头骆驼。先生对这个女人的看法,让她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正因如此,她才真的变成了先生眼中,也是她眼中的自己,是这个先生给了女人眼中的自己以新的生命。类似的,为什么一位老师可以影响一个不良青少年?因为老师眼中的那个孩子,胜过了孩子眼中的自己。当我们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我们就会慢慢成为我们眼中自己的样子。

 

作为一个精神科医师,我常给别人做心理治疗,因为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其实我知道,从看人的角度,我只看到我想看的部分。不管从社会角度,还是从别人的角度,甚至在他自己眼中,他有多么卑微差劲,我都不见得看得到。某程度,我对人的了解是非常片面的,只专注在我眼中的他,而完全不了解这个人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子。

 

可是,有趣的是,我所看到的他跟全世界所看到的他是不一样的,正因如此,这个人开始改变。所以,我看人的独特角度竟然也变成我对人的帮助。一路走来,他周遭所有的亲朋好友、父母、兄弟,看到的都是那个卑微糟糕的他,可是我看到的不是那个他,而他也能因此真的成为我眼中他所是的样子。

 

三、觉察你眼中的自己

 

你可以做下面的功课,问自己三个问题。

 

第一,列出五个形容词,描述你觉得你身边的人怎么看你?比如,美丽、善良、大方、不计较、脾气好。

 

第二,再列五个形容词,描述你自己怎么看你自己?比如,你可能觉得自己没用、善良但白痴。

 

和第一个问题作对比,比如,别人可能觉得你大方,但你却觉得自己很自私、很小气。再如,你觉得别人都说你是坏脾气,可是你自己觉得你脾气很好。人的内心所知道的自己,跟你表现给别人看的,或是别人对你的看法,往往落差很大。

 

第三个问题,你希望未来,你身边的人,会用哪五个形容词来形容你?比如,美丽大方、天真可爱、有智慧。

 

这几个问题可以引导你去觉察你自己。

 

四、改变焦点,创造实相

 

赛斯哲学体系其实是透过你的心所相信的东西来创造实相。举例来讲,赛斯说,我们看到红灯停下来,看到绿灯就往前走,这是我们长时间训练自己养成习惯的结果。

 

我们只会注意那些仿佛有实用价值的事,而每个人都只注意到他自己所看到的特殊的角度,有的角度根本看不到。这跟每个人的价值观有关,因为每个人的着眼点完全不同。

 

我们不需要了解空间是什么,就能把空间用得很好。我们轻易地走过一个房间,不用计算走过房间需要几步。可是对于一个体力不好的人,他就会开始计算,这边到那边要走几步,走不走得到。我们对很多东西其实是司空见惯的,比如,你只有胃痛的时候才知道你有胃,你只有头痛的时候才发现你有一颗头,你也不用去想你有内脏,除非你的内脏不舒服了。你是如此理所当然,所以其实每个人关注的焦点都不同,创造的实相也各不相同。

 

摘自许添盛有声书《未知的实相》
文字整理|迟慧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