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接近扬升的最后阶段,他会面临什么样的考验和挑战?他需要的理解和准备是什么?

 

没有一件伟大的事业是容易和简单的,即便是物质层面的伟大成就都需要多年的积累和努力,而精神世界的伟大梦想更加显得难以达成、无迹可寻。就像空中的飞鸟,从它展开翅膀的那一刻起,它学着尝试起飞、盘旋、滑行,最后向更高的天空飞去。

 

但是始终,它并没有留下一条可见的轨迹可以留下来,对它而言是如此,对别人也是如此,没有确定和相同的轨迹和线路可以行走。试图把这些轨迹和路线还原出来,它们总是会遗漏其它可能性。

 

这一切是关于意识上的提升,过程和方式都不是固定的,它可能在某种经验中不断徘徊和抉择,也可能从一个经验点到另一个经验点。唯一可以判断一个人没有改变,改变到什么程度,只能自己去检查自己,或者让外在镜像来反映自己。

  

要扬升,必然会经历从身体、情绪、情感、心智的全面净化和整合。这种净化和整合有时带来喜悦,有时带来疲倦和痛苦。这些净化是关于正面和积极性渐渐取代负面和消极性的行为、思想和观念,也是关于领悟的智慧。因为只有领悟,才能看清我们作为一个人的真实面目以及生活的本质、快乐和痛苦。

 

在这过程中,我们会获得一些引导我们继续走向精神道路的知识和工具。这些知识和工具会让我们从身体和心智达到一个成熟点,这个成熟点就是准备蜕变和扬升的点。在这个点上才是最具挑战和考验的阶段。

  

虽然通过我们意识上的努力,我们感觉越来越认识自己和生活,越来越接触到更多的喜悦和成长。也就是我们变得聪颖了、有灵性了,所以我们可以主观地避开一些不想要和不想体验的事物,甚至把我们的弱点隐藏起来,把它放在一个看起来既安全又合理的意识层面。

 

然而不幸的是,到最后,随着一个人在灵性经验上的成熟,这些隐藏的、不注意、不可见的层面的事物就会被释放出来。所以困难和挑战就是从这个角度而言的,而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完成最后的净化而已。所以隐蔽的角落必须被照亮,以便一个人可以完成他在人世的每一个课业,并结束那些不再需要也无法带入更高世界的事物。

 

这些事物可能是个人自尊、恐惧、分别心、傲慢、嫉妒、愤怒等等。

  

一个人的考验的在于他或许理解了很多这些道理,也经历过它们的考验,而且似乎也完成了它。但是这些事情仍然有可能反复出现。一方面假如这些事物扎得很深,它就不可能是通过一次自我疗愈或者能量的洗礼就能一次性解决的,所以它必须借助外境反反复复进行。另一方面,这也涉及到实相的多重性。

 

这个多重性理解起来有点复杂,过去的并没有消失,未来的也在不断自我调整。所以过去世那些未曾完成的事物和障碍,就在这个阶段被释放出来,以便得到认识和解决。当然,一个人只有到了这最后的阶段才会机会去处理这些课业,它其实一种纯化和结晶,而非简单的净化。如果在一个人最初的净化阶段,他必定会应付不过来。

  

有可能一个不喜欢粗鄙的人这时候要进入粗鄙之处,不喜欢大众的人这时候要进入大众,不喜欢世俗工作的人要进入世俗的工作经验,追求感情稳定的人要经历分离,渴望生活波澜不惊的人要经历无助。

 

这些最后的经验是要将一个人最根深蒂固的执着和恐惧全部释放和摧毁,只有受限自我的摧毁才会换来更高自我的诞生。

  

所以,一个人到最后的阶段,他最需要什么准备?

 

他需要巨大的耐心,他必须理解一切都是为他自己最高的利益,而这些遇到的对他而言才具有实质意义,而不是那些曾经积累和完成的。没有可以真正参考的准则和个人经验。所以小我心智到这里已经相当无用了,不管它之前吸收了多少知识、经验和技能,它必须在它无法理解的更大未知和可能性之前臣服,臣服于,让内在的去引导。一个人开始从根部和小我脱离。

  

在多年前,我有过一个特殊的经验,就是在我的睡梦中,眉轮出现了一个类似多棱镜的的空间,这个空间是一个像走廊一样的过道,在它的周围,有很多不同角度的镜面,甚至脚底下也是。这里的每一个镜面都能反映一个角度的我。我甚至能意识到那些镜面里是不同世界的我。

 

这两天我发现我的头脑中又出现相似的感应,它是否是一个征兆或象征?

 

 这就是一个实相的多重面镜,真正的你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在观察这个多重面镜的你,每一个面镜中都是另一个你,但它们却不是真实的,只是你的影子,他们从不同时间和空间来反映你,这些时空可能是和你平行的可能是折叠和弯曲的。他们并不实质存在,但却因为你的存在和观察而真实的显现在你的感知当中。

 

除非你选择不去观察,它们就会变得没有存在意义。但是因为它们的吸引力和迷惑性如此之强,就像刚刚你所体验的,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你,你对他们怀有某种感情和联系,你也会不由自主好奇于他们的世界故事。

  

这样的景象和感知反映了一个人通往更高的实相世界之前的一段特殊旅程。

 

进入这个充满时空多面镜的走廊,一个人容易迷失在时空的错位当中。

 

这些也会呈现在他的现实生活体验中。一切线性的事物都被解离了,一个时间和另一个时间,一个事件和另一个事件没有什么固定的联系。一个人甚至怀疑在这个现实世界自己是否是真实的?确实,眼睛不能看见自己真正的样子,能看见的都是一个镜面,这个你认为目前很真实的镜面之所以存在这里,只是你仍然以身体的感知功能来认知真实而已。

 

它可以看成是真实的,但本质上是一个镜像。

  

这些镜像是否会瓦解掉,当这个充满迷幻色彩的通道被通过的时候?

它不是瓦解,只是被认识和了解,从一个更高的层面。但也会慢慢褪去关于它的印象。就像一个人慢慢失去梦中的记忆一样。

 

我想起有一段时间我总是遇到相似的人出现在我生活中,他们通常是自己出现的,然后又很快退出我的世界。有些是要刺激我的,因为我发现一看到他们我就会生气。所以那段时间也是很艰难的。必须自己默默承受和隐忍,直到他们彻底退出我的生活为止。而同时我似乎对这些同类事件越来越没有心理反应了。

 

这大概就是镜面效应存在的意义。

  

以前我也遇到相同年龄或相同星座特性的人进入我的情感世界,她们又是一种什么表征?

 

一个人在情感世界里总是倾向于寻找相似或者互补的人,或者两种有之。但是因为镜像的多重性,每个人正在解决的个人课业、情感体验需求、心灵扩展都不同,他们可能只有短暂的交集,也可能被一些共同理念和习惯引向一个较长的时间跨度。但即便是一生的时间也是如此的短暂,充满变数。

 

要想从每一个镜像中看到它的意义是很困难的。在情感世界里,易变性和变动性非常大。所以人们会倾向于在他们的激情退潮之前向现实妥协,走向一种非深刻和缺乏充分了解的相互依存关系。并把真爱理解为一种童话记忆或无法超越的纠缠。

 

情感世界的不断洗礼也意味着去解开灵魂的情节,那些未曾被深刻体验的情感被滞留在星光层,情感里的对立面感受,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会被驱动去体验才会学着放手。那些未被体验的情感不同细腻层次,也需要被经验,直到一个人可以完全学会无我的爱。

  

无我之爱和从头脑、小我性出发的爱本质上来自同一个爱的冲动,但却反映出爱的精神高度,没有精神高度的爱就像在穿越迷雾,因为它受限于错误的认知和过多的纠缠不清,制造不必要的痛苦。

 

为了这个高度,需要有人来成全你,从不同情感层面来让你有机会整合你的积极面和消极面,体验每一种个人情感的细微差别,而正是差别造成痛苦和分离感受。对你而言,她们就是你的一部分,她们需要被充分尊重和理解,并融入到你的合一经验当中。

 

这就是为何我会频繁遇到那些前世的情感,那些人只是在前世有和我有某个约定或偶遇,从过去的时间传送过来,让我再次体验了它们,而最终却是放手。

 

我观察到周围的朋友,比我年轻一些,经历了决定性的改变,通过某些生活事实。比如我一个朋友原来喜欢交友聚会,现在似乎对酒后症状非常敏感,感觉到精疲力尽。而那些其周围的人却似乎没有这种反映,仍然不断邀请他。

 

然后我发现他状态低迷的时候,会喜欢来我这里。

 

这样的人其实是正在改变和净化当中的人,只是他是以不知不觉的方式在进行。这个灵魂是很有善根的灵魂,和他周围的人群完全不同,所以他才有机会亲近你。并渴望得到某种内在帮助。不过他不会马上接受你的灵性方面的影响。

 

确实,对于他而言,自我了解,成为独立自我是多么重要。

 yachak/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