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让心儿轻盈起来。不这么做有道理吗?心儿的轻盈和欢快给你祝福给你加持,稳重严肃有可取之处,但无法给你这么多。看起来似乎所有人都可以异常严肃地来对待生活中的各种波折,但我的孩子们中有多少可以总是保有欢快的心情,甚至在他们似乎被踢出局之时?

严肃的态度让人把生活抓得紧紧的。欢快的心情也许并不是说就完全放手,轻盈的心这样说话:

我不需要用结果来衡量我。即使我这么做了,我当下也明了生活的连续性,我的生活没有结束,所以我仍然可能欢乐喜悦。在地球上的重力已经够大了,但轻快却总是不足。比如开学的第一天大家往往都会很严肃地来对待,就像它多么隆重似的。开学的第一天也就是在校学习的第一天,几乎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开学第一天,很可能被家长、教师和摇摇晃晃走路的孩子们全然地重视起来。为什么呢?一张苦瓜脸怎能好过一张笑脸?谁说过阴郁严肃的方式才是唯一的方式?

何不拥有轻松和愉悦?轻松愉悦意味着免除了沉重。从现在起,我要以轻松的心情来生活。

从今天开始,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喜悦。我不希望再有更多的沉重。我想有更多的欢乐,我要制造、散播更多的欢乐。

我不把欢愉建立在他人的阴郁严肃之上,不,我只是自己轻快起来。

死亡每天都会发生,死亡不足为奇,其本身并不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我不必惊慌。为何我要因为亲友死亡的身体而放弃我自己的身体?死亡的身体不能让我与亲友分离,分离只可能因我的忧愁而存在。我知道,我将在我体验死亡的时候以全然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分离。

愿我可以将生活与死亡这两者都作为我的体验,它们都是体验的某个方面。在病中或在健康中,绝不会将我与全一分开。

我称自己为幸运的战士,如此我就是老兵了,如此我很幸运。我于此时此刻具有作为人在地球上存在的位置,是非常幸运的。

我提醒自己,没有什么损失。我的奖牌还没有丢失,即使奖牌丢失了也没关系!闪亮的奖牌跟我有什么关系?金钱跟我有什么关系?只有一件事跟我有关,那就是爱。爱是我的寄托,上帝之爱是我的目标和愿望;亲近上帝是我的目标和愿望;合一是我的目标和愿望。爱在领路。爱本身就是轻盈欢快的,爱不能被强取豪夺。爱可以被邀请,可以受到欢迎,可以被珍惜,然爱不会禁锢任何囚犯。

从现在起,我自由自在没有边界限制,并且我也给予他人自由。我解缚所有我心中的囚犯,让他们走。我不再拉住捆缚任何人的链条,至少,我不再拉住捆缚自己的链条。我不再有界限的概念,我知晓自由。不再让阴郁严肃的绳索将我捆缚,我也不再抓住任何绳索。我是一个随心所欲的存有,欢乐是我的名字,欢乐是我无拘束地从我内心深处给予出去的东西。通过实践,我成为欢乐的高手,我是为自己、为所有人制造欢乐和轻盈之心的大师,当然这样做不单是为我自己。

从小我就知道如何创造欢乐。现在,我要欢快地生活,时时拥有轻盈的心,因为我是由欢乐造做而成的。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light-of-heart.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