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哎呀呀,一切都很好,困扰你的一切正在离去。你内在的骚动正在离去,你内在的焦虑正在离去,骚动和焦虑正在对你挥手再见。对这些讨厌的念头无论你喜欢冠之以什么样的名字,它们在消失于落日余晖之前都想得到你最后的关注,它们知道气候不再支持它们。

骚动、焦虑、担忧、悲痛、创伤、绝望和其他这样的幻象一直是你的老师,它们让你清楚地知道你不想要什么。你不该胶着于陈年旧事,你根本不需要它们,你肯定也不需要他们在你处于不舒服的位置时触及你的痛处。有不舒服的位置,就存在着让你探究的想法。你不必倾听专注任何对你纠缠不休的想法,你根本不需要这些想法。它们是些往你伤口撒盐的家伙,它们是你的戏剧导师。

它们肯定不会为了你的利益去行事,但你对它们给予了某种忠诚,好像你受它们束缚似地,彷佛它们是你存在的本质似地,好像它们是你必须友好对待的客人一般,它们是不必要的。确实,当你感到受制于这样的力量时你才知道自己是活着的,即使你听到我在背后告诉你说你并未受到什么侵害。它受你支持,为自己设置障碍并不对你有利。亲爱的,是你,把自己推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是你感知你所感知,是你根据自己的感知在行动。

骚动和一直作为你啦啦队的一切,它们并不是你,它们不是你的主人,你是你。如果你不想要它们提供给你的一切,摇摇头说不,接纳平和。

如果你想要与某人一起搭车,那就与不会让你疲惫不会让你哭泣不会让你无助的天使一起搭车吧。天使会让你开心,他们是高阶的行者。与其唉声叹气,不如与天使融合,因为当你们处于苦难的境地或者害怕苦难时天使比你更加坚强。

你不会跑到树林里去拥抱大熊,你会远离它。你不会让自己让蜂群蜇你,你会跑向另一个方向,但你会寻求焦虑和其他令人烦恼的想法,好像它们会照顾你会带你通过你正要穿行的无论什么样的通道。恐惧和担忧除了是令人烦恼的想法以外,还会是其他什么?

你要承认,当你选择担心及其相关的一切时你就选择了虚假的朋友。你真的认为你没有选择吗?你每一分钟都在做选择。当然你可以选择把头靠在谁的肩膀上,你可以选择野蜂,或者选择信任,你可以决定自己的想法。你所坚持的思想之野蜂在四周飘荡,你可以轰走它们,没有它们也能过得很好。思想之蜂可以明白可以选择不徘徊你左右,并寻找更绿的领域去游荡。

与我结合,亲爱的。一个全盛期正在到来,你会欢喜,因为哀伤休假去了,你将哀伤从你的存在中去除。亲爱的人们依然会离开他们的身体,你依旧会想要他们回归地球陪伴你,但因为你会走向一条不同的路,忙碌的思想之蜂不会再有机会与你同在。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listening-to-a-different-drummer.html

翻译:Nick Chan

校对: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