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3

 

 

当你处于危险之中,你就在面对生命,你首度和你的灵魂接触。灵魂并不是廉价的,你必须赌上一切。所以我才说即使组织化的宗教也可以是积极的事物。

 

  佛陀生为一名印度教徒。印度教成了他的监狱。他努力走出它,他成功了。克里虚那穆提受到特定的训练,他是一名被称为通神学会的监狱里的犯人——但他努力尝试,他打破了它,他挣脱了它。如果你问我,有一点我要说:如果没有从小束缚他的通神学会,他很难变成一个自由的人。安妮·贝赞特、利比特和其他人创造了整个境遇——当然,是无意的,这不是他们的意图。他们想做的是别的事情。他们围绕他创造出一种教义,一种狂热。他们对待克里虚那穆提非常严厉,以至于要在里面生活真的是不可能。他不得不走出来。这要归功于这些人——安妮·贝赞特和利比特。

 

  如果这个监狱舒适一点,如果这个监狱里没有那么难过,如果训练没有那么艰苦,如果那个理想没有那么超乎寻常,如果他没有被要求扮演一个极度不自然的角色,他也许会放松,他也许会将就。那就是发生在你们身上的情况。

 

  一个基督教徒保持是基督教徒,因为作为基督教徒不再有巨大的压力。你可以星期天去教堂——它是一种例行公事。它保留了非基督教徒的生活。你不断履行作为一名基督教徒的仪式。你的基督教徒身份连肤浅都谈不上,教会的要求并不高。教会说:「你只要在特定的日子去教堂:你的孩子出生了,去教堂接受洗礼;有人死了,去教堂;结婚的时候,去教堂——做了这三件事情,你就会保持是一名基督教徒。偶尔在星期日去教堂参加仪式。」

 

  没有什么要求。这个监狱不太像监狱。仿佛你就是自由的,你只在星期天去监狱,在那里坐上半个小时,回到家里,你又是个自由的人。谁在乎呢?谁会去对抗它呢?它是非常方便和舒适的。

 

  所以才有这么多人是印度教徒、回教徒、耆那教徒——没有人在要求。这些宗教都是例行公事;它们并不挑战你,什么赌注也不用。很难走出它们——因为这个监狱非常温和。你已经适应了它。它非常方便与舒适,你已经适应了它。这看上去就像一个不错的策略,一个不错的妥协。

 

  克里虚那穆提落入一个非常狂热的群体——通神学者们手中。它是一个新兴的宗教。每当一个宗教是新的,它就非常狂热。慢慢地,它就松散、妥协,变成一种社会现象;那时它就不再是宗教。通神学会刚刚起步,克里虚那穆提落入这群狂热者手里时才九岁。他们非常努力。他们不允许克里虚那穆提和普通小孩接触和玩耍——不行——因为他们有一个目标,他必须成为世界导师——贾格达古鲁( JAGADGURU )。他必须成为未来的佛陀,他必须成为弥勒的化身。

 

  他们不允许他和任何女孩交往,因为他或许会恋爱,那样通神学者的整个梦就破碎了。他一直被看护着。他们不允许他单独行动;有人持续跟着他、监视他。他们强迫他遵循严格的规范:凌晨三点钟他必须起床,洗一个冷水澡;然后他要学习梵语、法语、英语、拉丁语、希腊语——因为世界导师必须有学识、有教养。一个九岁的小孩!

 

  到他十二岁的时候,他们开始强迫他写一本书:一个十二岁的小孩能写什么?事实上,那是他的老师——利比特以他的名义写的。克里虚那穆提先写,然后利比特会修改和美化。那本书还在。那是一本美丽的书,但你不能指望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写出来。那不是他写的。连克里虚那穆提都不记得了。当他被问起,他说:「我不记得我写过那本书——我不知道它是怎么写出来的。」

 

  他们谈论各种胡扯——神秘学的各种胡扯:「他在梦里来到第七层天堂,神亲自在那里教导他。」他只有九岁——非常脆弱、柔软,有接受性;他信任。这些人是世界闻名的人,都大有来头。这个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它是世界性的,世界各地开设了无数个分部。

 

  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变成了世界名人。不论他到哪里,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聚集起来见他。如果你看过那些照片,你会对他感到同情,你会生起慈悲。他一直待在一个笼子里。这是自然的,我认为这适用于任何人——这并不特别关系到克里虚那穆提。任何人处在他的位置,如果他还有任何心灵,都会抛弃这整个荒谬,都会走出来。这个监狱太束缚了。

 

  他不能给任何人写信,因为写信也许会产生关系。一个世界导师需要彻底的超脱。他对一个足以当他母亲的女人产生了一点好感,但那也被阻止了。那跟性欲什么的毫无关系,他只是觉得对那个女人有好感。那个女人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但通神学者们不允许。他们阻止了这件事。

 

  他被彻底隔离起来,完全无法进入外面的世界。他不能去上学,因为接触到普通人,他也会变得普通。有专门的老师被指派给他,他受到特殊的教育。一个九岁的小孩,他的四周都是至高无比的言论——来自各位大师的启示,从屋顶上掉下的信件。它们都是被安排好的!后来通神学者被揭发——这些都是他们安排的:屋顶是特制的,一封信会突然掉下来,它是给克里虚那穆提的——来自未知的资讯。

 

  只要想想,一个小男孩……得不到自由变成了对自由极大的渴望。有一天——没有人预料到他会舍弃——来自世界各地的通神学会会员聚在一起,等待克里虚那穆提首次宣告他是世界导师,宣告神已经进入他。

 

  突然,没有对任何人说起……他整个晚上都难以入睡。他感到忿恨:他已经成了一个奴隶,他们都是好心人;因为他们想为你好,所以他们让你成了一个奴隶;他们爱你,而他们的爱变得令人作呕;他们的好意变成了毒药。整个晚上他都在沉思:他要怎么办?他是要继续下去、成为这种荒谬的一份子,还是走出来?

 

  他是有福的,到了早上,他们聚在一起,等待神降临到他身上,等待他宣称他不再是克里虚那穆提而是弥勒佛——佛陀进入了他——他突然谢绝了,他说:「这全都是胡扯。没有人降临到我身上。我只是克里虚那穆提,我不是别人的师父。我不是贾格达古鲁,我不是世界导师。我要解散这种荒谬、这个组织、整个围绕在我身边建立起来的一切。」

 

  他们震惊了!他们无法相信这一点:「他发疯了、失常了吗?」他们对他投入了巨大的希望和大量的金钱,那是巨大的投资和长年的训练。但这是必然的。如果他完全是个死人,他才可能忍受。他是个活人。他们无法扼杀他的生命,那种活力爆发了。

 

  如果他的头脑是迟钝的、平庸的,他也许会接受——但他有聪明才智,他有极大的觉察力。他脱离了它。整个运动和组织的作用就是一种正向的挑战。

 

  摘自 : 《四十二章经》

 

http://mp.weixin.qq.com/s/N83RZgo-c79_ObsZRROSi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