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正阅读本书的人,即将进入或已完全进入第四次元之中,且将会觉察到善恶决战的战役即将展开。我们曾被告知,在光明与黑暗的力量之间有七个战役,黑暗的力量将会在前三个战役中获胜。

 

  在地球上有一些非常低频的振动——见证贪婪与贪污腐败、吸毒、贫穷意识与暴力,及电视与其它媒体所输入的能量。黑暗力量已赢得了前三个战役。剩余的四个战役必须且将由光明的力量获胜,这是必然的结果。形势已经扭转了,天使已经聚集在此,取得进入地球的权利与认同。开悟的古老灵魂现已存在于我们之间,并正苏醒中。有关个人与灵性发展的书很受到欢迎。人们寻求谘商与治疗,以了解与释放他们的痛苦。星际种子自这个或其它宇宙直接来到地球,并化身为人类。高频振动的人现在出现在地球上。

 

  你为提升光频而所做的每一件小事情,都将会促成胜利的结果。

谁是星际种子?

 

  地球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属于俗世人,换言之,他们所有的转世经验,皆发生在这个第三次元实相中,且仍旧在学习光与爱的过程中。他们大部分透过数千次转世来经历演化过程,那是条艰难的道路。他们现在拥有不可思议的机会,让自己从第三次元的拘禁中解放,并朝向扬升之道前进。

 

  剩余的百分之一的人是星际种子,以参访者的身分自其它行星或银河系来到地球提供协助。许多星际种子以前曾转世于地球,在变迁的时代中提供帮助,但因为他们在这里是位参访者,并未深入于地球的黑暗中,且相对地只有较少的业力有待处理。我说「相对地」,是因为在黑暗的水中是非常容易变脏污的。

 

  如同我所提及的,莎朗与我来自相同的单子体,因此是来自于同一个家。虽然我们并非源自于这个宇宙,莎朗已六度来到地球,我已拜访地球二十六次。我们两人来到这里是为了进化,在地球充满挑战的环境中学习,去处理业力,最重要的是帮助地球。所有的人,同样包括俗世人及星际种子,皆是光的工作者。所有人都渴望回归于神。

 

  许多阅读本书的人可能是星际种子,他们现在转世的目的是成为别人的光。星际种子在有意识或无意识中皆能与扬升大师连结。在进入地球之前,他们被指派与同意他们所将扮演的特殊角色;换言之,他们签署了以太契约。所有的星际种子藉由实现他们投生前的契约来帮助地球。

 

  地球有点像是一所有危机的跨国公司。俗世人为公司工作且被期待能有同舟共济的工作态度,但他们从未对某件特定的工作有契约协议。星际种子是技术纯熟的特约工作者与麻烦解决者,为特殊的契约而受聘雇。如同所有的契约般,违约的罚则是严重的,且在这种情形是没有「返出条款」的约定的。

 

  为了撼动旧的命运、困住的信念与创伤,较高存有正发送高频的光能电流至地球。当然,经常会有另外的神性意识之流出现,但过去一向是偶尔为特殊情形才会出现,现在它们大约每六个星期会脉冲通过地球。

 

  这些光的急冲电流,如同所有的普拉那 ( 能量),蕴含符号与密码,去开启在我们意识中特殊的记亿与讯息。

 

  许多人以为他们得了流行性感冒或出现精疲力竭、莫名的身体虚弱的情形,这是抗拒某种能量流动的反应。如果你感觉到不寻常的过敏、晕眩、脸部潮红或失眠,给自己一些时间与空间休息,并让蕴含新符号的光,净化你及开启你的意识,进入更高的真理。

 

  如果这些急冲电流与满月现象同时产生,它们的力量当然会更强大。

 

  这是如高电压般的神圣能量所从事的工作,它将你的阿卡莎纪录中的每一件未能解决的事,带到表面来。陈年压抑的情绪、根深柢固的信念与遥远的前世记忆,都在浮现中。你可能发现自己有难以理解的渴望去某些地方旅行,或与新的人会面,却让你感到令人昏厥的熟悉,在身体上可能出现莫名的疼痛。放松地进入它们,并去感觉浮现的影像。

 

  这些全部都需要面对与解决。

 

  那些具有困难的人,进入你的生命中,可能会提供你一个黄金机会,去清理你的阿卡莎纪录,故以爱、勇气、慈悲、宽恕与理解来面对他们。

 

  光能电流将需要被清理与净化的所有细胞记忆带到表层,尽可能地回溯至你在母体中受胎的时候。我们对压抑与否认都非常在行。然而这些都必须浮出表面——所有的愤怒、伤害、挫折、嫉妒与自卑感等。旧有与无预期的疼痛出现在身体上。你认为多年前已经处理的感觉再度出现,在更深的层次上去面对。当它们浮现于表面时,轻快地穿越旧有的道路,并自宇宙的观点来看这些事情。

 

  如果你不愿面对呈现在你面前的事情,它将会快速地以十倍挑战的方式,再度呈现于你面前。

 

处理前世的业力

 

  某位女士与我分享,她有一位极度权威、自我中心及独裁主义的父亲。她认知他是巨大、拥有无上权力的,那经常让她感到害怕。她告诉我他带给她虚弱、颤抖的畏惧感。她生命的挑战之一,是去处理权威的男性,她经常地吸引他们进入生命中。为此,她进行了一些个人成长的工作,去创造一个坚强、有力量、对子女关切保护的父亲,并且发现这是非常有效果与帮助的。因此,她已有许多年不曾再吸引任何愤怒的权威男性,来到她的生命中。但现在,最后的考验来临了。

 

  正当她认为她已谈妥一个合约,突然间一通电话响起,是与她谈论合约的男人打来的。他从一位讨人喜欢与迷人的男士,变成一头盛怒的野兽。她辨识出课题正急速面向她而来,并尽可能以平静与清晰的态度去处理。时间将说明她是否已通过了考验。如果她无法通过,几个月内,其它像这样的人将会突然地出现。

 

  此时,还有一些事情是我们被召唤去清理的。我们现在被召唤去疗愈我们家庭的基因记忆。这是一个主要机会,为个人、家庭与行星提供解决之道。这是去净化贮存在基因中七个世代的基因记忆的时候了。父亲的罪恶确实已遗传至后代,现在正是终结它的时候。

 

  你可能再度转世投生在相同的家庭,且对犯相同的旧错误感到极度厌烦。因此,你为此所做的任何工作,将会全面地解除你灵魂的负担。

 

  或者,你可能请求进入一个充满问题的家庭,来为他们提供一个伟大的服务。如果你的家族带有麻痹瘫痪的遗传性瘴毒、精神异常、堕胎、暴力、谋杀、虐待、疾病广癌症、结核病、失明等)、孩童死亡,或任何百万种问题的任一种,你就拥有一个美妙的服务机会,且你的奖励将是很有价值的。你将能使过去世代与未来世代的人解脱。

 

  由于常见的宇宙同步性效应,当我撰写这个章节时,一位客户来到,我称呼她为潘,她是一位同类疗法的医生,献身于治疗工作。她是优雅、迷人与世故的,但患有严重的家族性遗传瘴毒需处理。她深受返化性疾病之苦,该疾病引起渐进性麻痹。她告诉我她的母亲曾经中风过,且慢慢地变成瘫痪直到过世。这个回亿带有沉重的感觉。我召唤天使来协助,他们说她的心需要被净化,因此我们去看是什么阻塞了她的心,之后显现出来的是,她在许多年前曾经堕过胎。她不想堕胎,但强势的母亲逼迫她去做手术,她的心充满了痛苦与狂怒。

 

  这个小孩的灵魂从未离去,在疗程中,他进来与他的母亲连结,母亲最后说出所有她想说但却从无机会说的事情。最后潘释放小孩,让他完全离去,小孩最后愉快地离去了。

 

  天使说她的心仍然尚未准备好被净化与接受祝福。接着潘告诉我,她发现她的母亲也曾经堕过胎。我请求所有家族中被堕胎且未离去的小孩前来至此。突然间大量涌现的幼儿来到。他们全徘徊在潘的身边,干扰她的生活,他们想要被释放并在闪光中离开,如同一位亲人从另一边来接引他们。

 

  我再度请求天使净化她的心,但这回他们指出她的心前方是干净的,但后方是黑暗的。他们说必须释放某段前世经验。

 

  潘很快地进人某段前世,她曾是位衣衫褴褛的士兵,带领着暴民进人村庄。在那里他用剑冷酷残忍地杀害了一位怀孕的妇女,并抢劫与掠夺整个村庄。

 

  在这之后,他感到生病与空白,因为他了解那样做并未解决任何事。他曾爱上了那位怀孕的妇女,但她为了另一个男人而离开他,腹中的胎儿就是那个男人的。他所做的一切已造成业力。

 

  在另一个层次上,他遇见那个女人与小孩的灵魂,并且卑微地请求原谅,最后终于得到应允。

 

  这次当我请求天使净化潘的心并给与祝福,他们同意了。我在疗程的几个星期后看见潘。她看起来光芒四射,并回报她的身体状态有极大的改善。她所做的上述工作,也将对整个家族族谱造成反应与回响,并疗愈了过去与未来的世代。

 

  这个故事有一个事后花絮。我接到一封潘寄来的信,说她刚参与她的第一次同类疗法的生产过程:

 

  我自她怀孕起就持续治疗与照护这位母亲的怀孕过程。她的第一个小孩是用人工方法催生的,那是一次创痛的经验,她决定不要再重来一次。这位母亲在星期三早晨打电话给我,说她已在医院中,胎儿欠缺活动力的情形使她担忧,故他们将用徒手法去打破羊水。我带着一位助产士去找她,发现并无医生在场,一台监视器的线路黏贴在她身上,我为她做紧急处理,助产士非常感兴趣并听从我的嘱咐,询问我所给与的是什么及为什么。一小时二十分后,婴儿在无紧张与压力的情沉下诞生了。我的占星师制作了婴儿的出生图,并与我的出生图合盘,他的命运北交点是在我的月亮相位上,故我是命中注定要出现在那里的。

 

  我们强烈地感觉到,这个婴儿是因为潘的前世行为而无法出生的灵魂。故业力已经完全地补偿了,为世界增加了更多的光与爱。

 

  我们在每个片刻之间都被提供去支持及与光同在的机会。

 

 

摘自:《新世纪扬升之光》

黛安娜·库柏Diana Cooper著,奕兰译

简体中文电子文档整理者荷光*凯,

微信公众平台号:xinjiyuanlove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