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3

 

 

偶尔想起小时候跟父母的亲密、刚恋爱时跟伴侣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发现成长和婚姻仿佛是逐渐失去爱的过程。我,要找回我丢失的爱。

  —— 题记

 

 

2019年7月25-26日,许添盛医师在深圳举办了主题为 《如何创造理想的爱人和滋养的亲密关系》 工作坊。35℃的夏日高温下,来自全国各地学员挤满了教室,更有远在澳洲的学员连线。暗自思量着,8月台湾刘冠林老师主讲的工作坊,我也许需要马上报名才能留得席位。

 

亲密关系是人类最美好的体验之一。然而,一个人的时候怕孤单,两个人的时候却怕对方不是自己期望的样子。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是否跟我一样,独自忍耐着在亲密关系里的痛苦和遗憾?全人类都希望,爱情这道题能有通俗易懂的答案,或至少,读题能读懂。

 

信念创造实相,心灵动力学是爱的哲学。地球上一切的物质,都是因为爱而存在的。两天的工作坊,切实地给了我一些关于爱的答案,借由心灵动力学去自我觉察,爱可以很简单

 

 

创造理想爱人的第一步

 


想问问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是带着怎样的疑惑打开这篇文章的?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会不会有过以下的想法:

女人只是看重男人的钱和房子。

女人很难捉摸,不可理喻。

男人都不可靠。

我觉得我不够好,不会有人爱我了。

甚至,我觉得人类都是比较不可靠的……

以上的信念,是一条自我检测题。试问,一个认为人类都是不可信的人,又如何构建一个互相信任的亲密关系?觉得男人不可靠的人,又如何创造一段可靠的关系呢?我们又如何给出去自己没有的东西?

 

心灵动力学常提醒大家,信念创造实相。 创造理想爱人的第一步,先自我检查自己的信念。 网络上有个恒久永流传的搞笑提问,就是女生去问自己的伴侣:我和你的妈妈掉下水里,你先救谁?虽然是笑话,但这个问题的本质就是在试探,我重要还是你的妈妈重要。当你掉进比较的逻辑里,其实就代表你已经对自己的重要性产生了怀疑。一个真的认为自己重要的人,会问这个问题吗?一个真正相信自己重要的人,她的台词不应该是问你救谁,而应该是:如果你对我不好,我就把你扔到水里 (当然这只是在开玩笑)

 


我“想要”变得重要与我“相信”我是重要的——两字之差,差之千里。 “想要”不等于“相信”。 我们“希望”、“想要”的东西,往往是自己没有的,这便是“贪”。许添盛医师一直强调的心想事成的法则: 结果先确定,方法自然来,轻松不费力,信任、感恩加行动,但要有耐心。 想要创造的东西,在心理上先相信,再去创造才能实现。

 

林宥嘉声嘶力竭地唱到“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难就难在,仿佛用尽了一切力气去理解各种各样的道理,却依旧在外境中遭受各种各样的挫折。每一节的身心灵的课堂上,大家都提问,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一切外境的做法都满满地写在了搜索引擎里,我们又何曾真正地解决了内心的不安。 只有当我们 回归到自己的内在 ,以外境的呈现理解自己的内心,就能明白我们内心像世界投射了怎样的信念。

 

我要创造一个滋养与被滋养的关系,首先从滋养自己开始。 人无法给出去自己没有的东西。 当我们感到痛苦的时候,停一停,学习如何滋养自己。问一问自己,我做什么可以滋养自己?我如何能让自己感到充实?我做什么能感受到情感的流动?学习如何安定自己的心和创造自己的实相。在成长的过程里也会有陷阱,当我们学习创造自己实相的时候,有些人会一直跟别人对比,但那种对比于自己毫无益处。

 

 

爱没有错,错的是扭曲的爱

 

我们在亲密关系里期待得到爱,具体可以理解为支持、鼓励、信任、理解、包容。后来出现了痛苦,因为爱被扭曲为了恐惧、仇恨、对立、控制。两个人就像两只刺猬。 在一段亲密关系里,爱被扭曲的原因:

 

  • 在爱里失去了自己
  • 僵化地只谈应负的责任,忘记了去爱
  • 被要求或要求对方履行固定化角色的功能性,例如妻子要求丈夫要有“丈夫”、“爸爸”的样子,否则的话,就是做得不对
  • 其中一方在关系中过多地承担着经济责任
  • 双方缺乏共同兴趣、共同话题,只剩下吵架、意见不合
  • 互相否定彼此的感受,沟通的内容只剩下讲事实、辨道理、分对错,对对方表达的感受并不支持
  • 埋怨对方不够成功的社会形象
  • 第三者的介入
  • 实际上并不爱对方,可能只是为了社会要求而结合

 爱的扭曲常常双方都会出现。爱被自己或他人扭曲,心灵上会变得无力。愤怒实际上是在无力下,一种扭曲了的求救。

 


绝大部分人提出想要解决的心灵困境里,都是基于爱对方而痛苦。但这种痛苦,可能是出于自己或对方扭曲了的爱。这种扭曲的爱,表现出来外在的事件可以细微到,有些人可能认为,你不愿意帮我剥虾壳,你是不爱我的;也有人可能认为,妻子就是应该在家中照顾小孩和家庭,不应该出外工作,即使妻子想要分担经济压力,只要你出去工作了,那你就是不爱我的……
回归到自己的内心,相信大家都会经历过,一些时刻可能自己暂时未能取得很好的外在成绩,觉得自己不够优秀,然后就觉得父母会不爱自己。这也是爱的扭曲,认为足够优秀,才值得被爱。实际上我们应该把两者分开,“暂时不足够优秀”和“我是被爱的”是两个事实

没有什么比爱更大


外国人常说“Family comes first. 家庭第一。”,心灵动力学认为“Love comes first. 爱,第一。”但这是不容易做到的。 我们崇尚爱,可是实际生活中,行动上表现出来的却是很多事情都好像比爱来得重要。 许医师说,曾经看过一部电影,里面讲吸血鬼和狼人世代为敌的故事。后来吸血鬼首领的女儿跟狼人首领的儿子相爱,并且怀孕了。吸血鬼首领震惊了:你是我最爱的女儿,你怎么可以做出背叛我的事情!女儿你不爱我了!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跟我仇人的儿子相爱。后来,吸血鬼首领放火烧死了自己的女儿。 是怎样的一种爱,要让吸血鬼首领杀掉自己爱上仇人儿子的女儿?因为我爱你,所以你不应该爱上狼人,所以我要烧死你。 在这个故事里,爱真的是第一位吗?吸血鬼首领的面子比对女儿的爱大,部落之间的纷争比对女儿的爱大。

 

 

我们中国人有熟悉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祝英台的父母因为嫌弃梁山伯家境清贫,逼她嫁给马文才,后来祝英台被逼得没办法了,撞了梁山伯的墓碑化蝶。祝英台的父母爱不爱她?一定爱。可是,在父母心中,门当户对比对女儿的爱大。爱从来没有让人类失望,是人类辜负了爱。

在以上的故事里,主人翁的父母又是否真的了解过自己的儿女? 你说你爱我,可是你真的了解我吗?如果你不了解我,那你真的爱我吗? 在亲密关系里,你有没有听到过对方说“你根本不了解我”呢?我们爱对方,又能不能 有勇气去理解对方的逻辑和想法 ,这样我们也就可以更好地自我调整,让彼此重新回到爱里。


 

Q1:另一半的控制欲非常强,他虽然对我很好,却认为我应该只听他的,不然就会暴跳如雷?

 

许添盛医师:

 

有些人对“幸福”的理解就是对方“听我的”,因为他认为“都是为你好”。他需要你不断证明你对他的爱。这种不断证明,一定会让你觉得很累。

 

如果你真的一直都顺从对方,那么,到底他喜欢的是“你”本身呢,还是他喜欢的是你符合他头脑中的映射?万一有哪一天你不愿意顺从对方的想法,那他是不是马上就逃了?

 

实际上婚姻并不是让你全面服从另外一个人。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时候,病人会产生器官排斥的现象。如果别人的想法直接植入你的脑袋,那也一样会有排斥的反应。所以,对方的想法,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他是不是真的了解你?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莫过于以爱之名,行控制之实。

 

想要回到爱,要非常明确地告诉对方:“我怎么感觉只有当我顺从你的时候,你才爱我?”同样也可以问对方:“我用什么方式对待你,可以让你感觉到我爱你?”无需在道理层面争论,只需表达有力的真实感受。

 

 

Q2:我的提问与Q1相反,我是个务实有能力的人,也一直支持我的伴侣,为什么伴侣就是不愿意对我提供任何的支持和情绪价值呢?

 

许添盛医师:

 

也许表面的自己是很强势、很能干的,但内在隐藏了一个想要依赖、无力的自己。当你察觉到表面与内在的矛盾,就是解脱的第一步了。

 

今天无论一个人外在有多成功,依然渴望着在亲密关系中可以得到关心和支持。试问这个世界上,哪一个人是可以强到不需要别人的呢?如果我们曾经得到过情感支持,就可以尝试把这种经验反馈到婚姻中,或者尝试引导对方给予自己想要的支持。

 

 

Q3:超过了社会/父母认为的黄金适婚年龄,因为害怕“剩下”,所以匆忙找了一个爱我比我爱他更多的人结婚,于是陷入了痛苦中。

 

许添盛医师:

 

想问问大家,婚姻的含义到底是什么?古时候是没有爱情这个概念的,结婚是为了传宗接代。近代的婚姻是因为爱情。心灵动力学认为,现在以及未来是追求灵魂伴侣的结合,是彼此间一起成长、互相肯定。

 

你真的有追求过自己爱的人吗?当我爱的我找不到,干脆找一个爱我的结婚,本质是害怕冒险。但其实亲密关系就是一场冒险,因为人生的本质就是一场冒险啊!

 

因为很想要父母满意,到了一定年纪却没结婚就认为自己是失败者,这种匮乏的心态一定会投射到亲密关系中,会在婚姻中迷失,没有了自己。

 

不去面对跟不爱的人在一起,才是不“道德”的。这里讲的不是“社会道德”,而是“心灵道德”,忠于自己。这类女性往往很容易患乳腺方面的疾病。

 

 

Q4:我的原生家庭里父母的关系很糟糕,长大后的我也不知道如何经营关系才可以幸福?

 

许添盛医师:

 

心灵动力学强调“你的信念创造你的实相”。围绕你的一切物理事件,都是内在向外的物质显现。所以,你是否能经营一段幸福的亲密关系,也取决于你的内在。长大后的我们受害于“父母不是我们自己挑的”这个观念。但后来我们的伴侣都是我们自己挑的呀!回到你的信念创造你的实相这个核心,你的幸福与否都是你自己创造的。

 

因为没有幸福的经验,所以不相信自己能幸福,也觉得很难。关键是我们要在心理上“先相信、先创造、先决定我会幸福”——反正我一定会幸福!不是这个男生,就是下一个男生能与我一起创造幸福的家庭!问问自己,我真的相信我会幸福吗?这里的“相信”跟“想要”并不一样。当你缺乏某样东西的时候,才会“想要”,这便是“贪”。当你“相信”的时候,内在就会慢慢外化成为你的实相。

 

 

Q5:孩子的成绩不好,我觉得面子过不去,我不是一个好老婆/妈妈。

 

许添盛医师:

 

实际上每个人本身对爱的理解,都包含着扭曲的部分。

 

“面子”问题是关于妈妈自身认为自己是不被爱的:“儿子不优秀,那我是不是就是一个不优秀的妈妈了?那我是不是也不会被老公爱了?”认为优秀才会被爱,实际上是一种爱的扭曲。优秀也许可以挣钱,钱可以买到车子、房子,但是买不到爱。

 

这里面还有一个界限问题:你的儿子优秀就代表你优秀吗?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如果自己达不到自己认为的优秀,那么可以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丈夫、孩子身上。这位妈妈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够优秀,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丈夫和孩子身上,就觉得自己“翻身”了?深究这个问题的源头,还是在于这个妈妈一直觉得自己不够优秀而无法让她的父母骄傲。

 

信念创造实相。你是先相信自己是被爱的,还是努力优秀然后才相信自己是被爱的?为什么有些人拼搏到最后还是失败?或者有些孩子非常优秀后来却拒学?因为爱的根基不稳,所以最后崩溃了。借由成功和优秀然后有信心,根基是虚的;借由相信自己被爱而有信心然后成功,根基是实的。当你的成就真的被世人所看见,那一刻,你真的相信自己是足够好的吗?

 

后记

 

人生若是一场冒险的话,我们必须要面对安定的力量和改变的力量。

 

身体发动所有的毛孔、细胞感知周遭,如果说肉体本身就是我们内在对自己的认可,围绕在周边的所有物质都是我们内在丰盛的显现,那么你觉得自己值得被喜欢吗?

 

从自我头脑的想要、渴望、期待开始,可以理解字面上正向的意思,很多时候却是来自内在的溃乏。你真的敢吗?觉得自己能否配得上呢?伴随着若有若无的想法形成的终极信念被运送到内我。

 

我们的心里到底接受了怎样的讯息呢?是不管对方觉得我够不够好,我都觉得自己很好;还是想用别人的确定来掩饰自己的不确定。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单单是这两点就可以玩各种游戏。常常乐此不疲的反复验证,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有没有想过幸福与否是自己可以决定的,快不快乐是自己造成的,而不是一定要依附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我们真的愿意负起对自己的责任吗?有没有对自己会不会幸福的信心和笃定呢?

 

有人会说:我本善良,就是因为那个混蛋……

 

我想真正拿回自己力量的做法是:我可以选择单纯,但绝对不好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还回去。即使真的摔倒痛了,再次爬起来的时候也要认清哪里是陷阱,增长智慧,而不是一味的自怨自哀。这样对方不但没有得偿所愿,反而成就了自己。你想怎么选择呢?力量在自己手中。

 

这便是许添盛心灵动力学。

 

文字 | Juno

编辑 | 麦田心灵

照片 | 课程现场拍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