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初学,还不得要领,在体验中有些问题,冒昧想请教您:1、做觉的练习,心中便常有个“觉”,提起来不敢放,不能忘,感觉如梗在胸。2、“觉”究竟在哪里?正因为在迷中,迷者如何觉?能觉那就不会迷了呀?这好像有点悖论?3、能觉的不是,觉那个觉的是什么?知道在觉,不还是识?4、体验自己用心投入于某件事中的时候,比如专心做一道菜,当时好像是没有“我”的,也没有那观照者?只有做本身。当观照或觉升起时,才发现“我”又回来了,或者说,有我了才有觉?5、这个觉可以体会为类似儒家的反求诸己吗?

 

1

 

去觉,像用白纸捂光:

你套一层白纸,光跑出来了;

你套第二层白纸,光从第二层白纸里跑了出来;

你套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皆一样。

如此,能捂住的不是光——

如此,能拘住的不是觉,是念。

 

2

 

既如此,觉在哪里?——

既如此,光在哪里?

光从本源出发,但看起来象从每一层纸出发。

光在哪里?光在纸内,光在纸外,光在一切处;

如此,觉也在一切处。

 

3

 

你用白纸套日光,看起来光被套住了,

但你怎能套住它呢?

如同你用箩筐捕捉虚空,看起来你端了一筐虚空,

但虚空怎会被你捉到?

不管你捉不捉,虚空在那里;

不管你迷不迷,觉光在那里。

 

4

 

能觉的——能捉心光的不是真心,

是心的分身之一。

心有百千万亿个化身,每一个是它的像,

并非真正的它;

它作百千万亿用,但真正的它如如不动。

 

5

 

每一次“识”,都是心的一个变幻,

如同戏剧里的一次变脸;

每一次“觉”,都是对那个变脸的知,

假脸可以不停地变,但变脸的人没变。

觉就是那个变脸的人以及那张真脸。

 

6

 

“识”成就了幻,

一切幻从“识”出发,由“识”而成;

“觉”就是认出这幻,

不管识如何变,幻如何换,“觉”不变。

 

7

 

一切辨别,由“识”而发;

一切归真,由“觉”带路。

觉“觉”时,觉成识,但识不是觉;

觉在识外,识在觉中有生死。

 

8

 

专注时,无“我”,但觉没消失,

若消失了谁知专注中事?

放下专注,“我”回来了,“我”生了但“觉”没生,

觉若生了,谁生了觉?

那生出一切觉的那个,才是真觉。

 

9

 

有我,才有能觉和所觉;

我是觉,但觉不是我,也不是能和所。

我生我灭,觉不灭;

能所双亡,觉仍在。

修行者,可曾找到这个真觉?

 

10

 

反求诸己,若不是思量,即是;

若是思量,即是意识心,幻我。

反求诸己——能不思量者,即是真我:

真我者,即是佛、祖、菩提、圆觉、真心……

无数无量形象、名字者也!

 

11

 

每一次心动,都是“识”生;

每一次识生,都是心的一个身份生。

真觉化假觉:一切假觉即是识,

一切识,皆是真心的用。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