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7

 

 

当人们就他们的问题前来咨询爱德加·凯西,他的回复经常把他们彻底颠覆:凯西会给出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式来让他们去看待现状。人们会带着他们的好恶,他们的希望和恐惧,他们想要的和不想要的,而凯西的回答经常把事情放在一个不同的角度去看到,把焦点从外在环境和挑战变换为内在的心态和个人成长。其中最重要的颠覆性的思想是这个概念:合一。尽管凯西的这个前提有很多层意义,但这个概念会对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可以改变每个人对世界的觉知、反馈和体验的方式。最终,这是一个古老的思想,可以改变人类思想的时代最终来了。

 

凯西经常引用圣经的句子:“耶和华你的神是一!”我们可能把这个阐述认为是声称有一个神,只有一个神。确实如此,凯西肯定了合一的这个面向很多次。他坚称宇宙中只有一种力量。他反复地提醒我们注意:甚至我们所认为邪恶的势力,也是同样力量的一部分,只不过错误应用了而已。然而,他的合一概念也比一个上帝的说法远为深刻和广泛。对凯西来说,合一意味着所有的一切,所有的存在都是一:一种力量,一种物质,一种存在,一种实相,而这个实相就是神。没有什么不是上帝的存在。这个概念是革命性的,需要蛮大的努力和实践工作,才能清楚完全地掌握它。

 

让我们以凯西建议的一些东西开始。他推荐每一个灵性的或宗教的探求,都应从关于合一的六个月的学习课程为开始。这可能呈现在许多途径上。例如,让我们看一下人性的统一性。一方面,我们可以冥想驻留于我们共同的品质上。在佛教慈悲冥想中,我们有“愿他人对生活充满希望,正如我一样…”或者“他人感到痛苦,正如我一样”等等。在更深的层次,我们也许意识到虽然我们的皮肤为我们提供了生物的边界,我们不断地和环境在分子层面进行交换互动。不但绿色植物发出我们吸入体内的氧分子,空气流动也将我们呼出的分子带到世界各处。科学家已经推测几乎星球上的每个人都有世界上来自许多其他人的分子在体内。人类共享同样的材料造就身体。

 

总的来说,科学知道星球本身和星球上的所有生命都参与分子交换项目。虽然我们的眼睛学会看到界限,例如围绕一棵树的树皮,围绕一只鸟的羽毛,包围我们的皮肤,但是,所有的生物都从环境中提取需要的物质(例如人类需要吸入氧气)发出不需要的物质,这物质被其他生命形式所需要(例如我们所有人呼出被植物所用的二氧化碳)。这个星球是一个有机体,而我们是这整体的一部分。凯西不断地提醒我们要注意摄入的和散发的一切。绿色和平运动的人们表达了同样的感情,提醒我们去关注我们的食物里有什么以及我们在垃圾里放了什么。

 

但是凯西的思想超越了这些简单的物质层面。他经常把我们的思想包括在这个公理中。他提醒我们“思想就是物质”:我们所想的一切,对外在世界都有积极或消极的作用,会影响其他人以及全部的环境。科学也已经给出了有思想领域的明证,有时候被叫做“意识的领域”。例如“全球意识工程”就是在射电设备上研究世界性事件对全球意识的影响。这些设备分部在世界各地众多的实验室里,曾展示了他们对意识效果的敏感性。例如戴安娜王妃之死或者911世贸中心的毁灭,抓住了世界的意识。这些设备监测到了这样的集体意识的影响。很显然,当凯西说我们的思想变成了我们所在环境的一部分时,他确实无疑。有了这样一个领悟,在我们身上就会加上如何正确思考的巨大责任。正如我们在公众场合咳嗽时用手盖住口来避免细菌的传染,我们可能考虑清理我们的恐惧和愤怒思想以防他们污染或危害这个世界。我们需要在灵性上发展进化,这样使得我们对生活中的事件会有更加建设性的反应,我们每一个个体都需要参与清除思想环境。

 

人们越来越注意到,合一的概念呈现有很多维度。这种领悟开始重塑我们的世界观、我们的生活、我们彼此连接的方式,以及我们需要处理的一些反应模式。凯西经常向询问者指出:合一将重塑我们在这个世界的体验。一方面,灵魂、思想、身体的合一,而身体凭借外形、功能和经历映射灵魂的品质。轮回转世研究者经常注意到身体的标记,往往与来自前世的事件相契合。例如,某一世的致命伤,可以导致今生相应部位的胎记。合一的另外特质在凯西经常引用的话里得到说明:“灵性是生命源,思想是建造者,物质是结果。”这个当然阐明了凯西的个人创造的观点,本质上是堕落向下的因果模式,其中灵魂的属性在心智上被反应和代表,而身体状况的呈现就是心智模式的反馈。

 

一个个体内的合一性的更深层面是这个人和其生活经历的统一性。经常有个体找到凯西,咨询某个特定生活事件的意义或目的,凯西却说这个状况其实是一个课程,用来帮助照见他或她的态度、信念和行动 。有时候这个合一性被这句话表达出来:“你创造了自己的实相。”从微观层面来说,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你(你的自我,你的选择)对这个世界有影响。然而,凯西的意思更为宏观:你看的这部人生电影反应了一个你内在的图像,且这两者是一个,一样的。当我们为我们的生活环境深深困扰,我们经常不知道或没有意识到正是我们自己的深层的部分反应在我们的生活事件和环境的层面!我们往往看到是结果而不是原因。凯西解读给出的往往是问题的底层核心原因。我们所有的人生经历就像个人的镜子,邀请我们学会更多去认知我们与一切万有、实相,或者说与上帝的关系。因为最终合一就是:神是唯一的存在实相。我们的生活经历映射着我们的灵魂,是我们可以从中学习的镜子,正如我们可以学习的梦境。我们的经历反映了我们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自我的体验往往是分裂和自主的个体,而我们的灵性道路将我们领向另外一面。生活试图教给我们不同的意识现实:虽然我们是个体,但我们和一切的存在是合一的,与神是合一的。

 

实现观点和觉知上的转变,要求超越简单的显意识思想,它需要心的参与。凯西指出:我们心的意识会觉知到我们自己,并且直接地体验到:我们是个体的,然而也是和神是一体的。

 

我们实际上在科学本身也可以看到这种并行模式。科学打破了观察者和外在世界分离的错觉,发现了“观察者影响被观察者”。后来,量子物理学发现我们原以为构成宇宙的是那些电子微粒,但除非你以某种特定的方式去观察,否则他们不是真正的事物。这些我们认为的事物,实际上是无限向外传播的波动,没有边界或固定的位置。这里我们看到两个现实的概念:一种感知是看世界是有界限的,单独的事物;而另外一种觉知看世界是互相作用的震动波,一种能量表达的宇宙之舞。凯西做出了类似的分别,指出我们用感官感知的现实并不是唯一的现实。他建议我们学会用灵魂的心智去看世界 ,就是用想象力,用心灵的维度去观察。

 

正如你的心对遥远的人可以感到亲近,科学已经发现“非局域性”。当分子里的电子对被分开,以相反的方向快速推动,他们即刻地对彼此的行动做出反应。即使他们离的很远,科学家对一个所做的同时也影响了另外一个,无论两个相距多远的电子走了多远。科学家已经发现了他们称作“非局部的”效果。意识科学家发现这个现象和超感知现象非常相似,它们都没有时空的分别。凯西的一个阐述更加有挑战性,他把时间和空间描述成可以让我们能够经历因果并从中学习的幻象。换句话说,上帝有意识地创造了这些幻觉:提供我们从分离的感知转移到合一意识的机会。科学正迎头赶上。

 

人们经常把凯西和新时代运动联系起来,因为凯西预言了我们世界观的蜕变,将跨入合一的意识。几年前,当玛里琳弗格森出版了她开创性的书《宝瓶共谋》,她概括了呈现的 “水瓶新世纪”的各方面。她专注一个中心思想,她觉得这是所有即将来临的变化的基石。她将这个称为旧的“范例”:统治我们问的问题和得到答案的世界观---是分离孤立的世界观。她声称分离的概念逐渐消亡,取而代之的是内在连通性的。而合一的概念是核心理念。我们的问题也许从问“它是怎么运作的?”转变到问“整个故事是什么?”这将是一个从因果关系唯物论的思想模式,到关注意义和目的的意识朝向的转变。

 

当凯西被那些经历艰难困苦的人们问到:他们所受苦难的意义是什么,他的回答总是涉及挑战性的合一理念,但同时也给予我们处理危机的方法。他的解读与“长青哲学”共振:所有的灵性传统核心有一个关键理念。用最简单的术语陈述就是“你是那个!” 这神秘的声明是在说:你经历的外面的世界和你的内心世界实际上是一回事。外部世界是我们的镜子映射。凯西认为这个镜子的意义和它的目的,是为了唤醒我们内在的神性。凯西主张,我们所拥有的每一个经历是要引导我们意识到我们和神是合一的。我们拥有神的属性,尤其在我们的创造力方面。我们在灵性上的发展提升,我们孕育的思想和行为会更完美地表达我们的理想;当我们较少地以在世界上成功为目标,而是成为与这个世界和谐;当我们发现从我们的经验中学习成长更容易了,意识到一切都是神,一切的存在是为了唤醒我们的神性,存在的一切和所有可以设想的存在都是一,是的,都合而为一!

 

翻译:云思腾  凯西身心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