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我爱你,你知道吗?

神:我知道,而我也爱你。

尼:我想再回到我先前提出的一些问题上去。在每一个问题上,我都想要进入更多的细节。光是谈关系,我们就可以写一整本书,我知道这一点。但那样的话,我可能永远问不到我其他的问题。

神:会有其他的时间、其他的地方,甚至其他的书。我与你同在。让我们继续下一个。如果有时间,我们会再谈到它的。

尼:好吧。那么,我的下个问题是:我为何仿佛无法在我的人生中吸引到足够的金钱?我的余生是否注定了得省吃俭用?关于金钱,是什么阻止了我去实现我全部的潜能?

神:这情况不只你一个人有,许多许多人也都有。

尼:每个人都告诉我,那是个自我价值(self–worth)的问题,我缺乏自我价值。曾有过上打的新时代老师告诉我,缺乏任何东西都永远能追踪到缺乏自我价值的问题上。

神:那是为了方便而做的简化。但在这个例子里,你的老师们是错的。你并没有缺乏自我价值的问题。老实说,你一辈子最大的挑战一向是控制你的自我。有人说过那是个自我价值太多的情形!

尼:哦,这回我又很困窘和懊恼了,但你是对的。

神:每次我只不过说出关于你的实情,你就一直说你很困窘又懊恼。困窘是一个仍然对别人如何看他在意的人的反应。试着让你自己超越那个,试试看新的反应,试试以笑取代吧。

尼:好吧。

神:自我价值并非你的问题。你很幸运能拥有很丰富的自我价值。大多数人也都如此。你们全都自视甚高,如你本来应该的样子。所以,对大多数的人而言,自我价值并不是个问题。

尼:那什么才是呢?

神:通常,问题是对富足的原则缺乏了解,连同对什么是“善”及什么是“恶”的巨大误解。

让我给你一个例子。

尼:请说。

神:你时时怀着一个“金钱是坏的”的想法。你也时时怀着“神是好的”的想法。祝福你!所以,在你的思维系统里,神和金钱不可相混。

尼:嗯,我猜,在某种说法上,那是真的。那就是我怎么想的。

神:这使得事情很有趣,因为这随之令你变得很难去为了任何好事而收费。

我是指,如果你判断一件事是非常“好”的,就金钱来说,你就觉得它的价值较少。所以,某样东西“越好”(即越有价值),它值的钱就越少。

在此点你并不孤单。你们整个的社会都相信此点。所以你们的老师们薪水微薄,而你们的脱衣舞娘收入甚丰。和运动偶像比起来,你们的领袖赚得如此少,以至于他们觉得他们必须贪污才能补足差额。你们的神父和拉比(译注:犹太教牧师)靠白面包和水过活,同时你们却将大把大把的银子撒给娱乐界人士。

思考思考这一点。每个你认为本身价值很高的东西,你却坚持必须很便宜的得到。研究一个艾滋病良方的科学家需到处乞求金钱,而同时,写一本谈性爱的一百种新招的书,并且连带着制作录音带和周末研习营的人,却财源滚滚!

这个“全都倒着来”是你们的一个癖性,而它来自错误的思想。

那错误的思想就是你们关于金钱的想法。你们爱钱,但你们却又说它是万恶之源。你们爱慕金钱,然而你们却称之为“臭钱”。你们说一个人是“饱聚孽财”,而如果一个人真的做“好”事的而变有钱了,你立刻对他会变得疑心起来。你把发财弄成是“错误”。

所以,一位医生最好不要赚太多钱,不然就得学会对此事谨慎些。而一位牧师——哇!她真的最好别赚太多钱(假设你们竟能让她”做牧师的话),不然肯定会有麻烦。

你明白吗,在你们的想法里,一个选择最高职业的人应当得到最低的报酬……

尼:嗯。

神:是的,“嗯”是对的。你应当思考一下这些。因为它们是如此错误的想法。

尼:我以为并没有对或错这种事。

神:是没有。只有于你有益和于你无益的。“对”与“错”是相对的说法,而当我偶然用它们时,我是以那种方式用的。在这个情形下,相对于什么对你有益——相对于你说你想要什么——你的金钱思想就是错误的思想。

记住,思想是有创造性的。所以如果你认为金钱是坏的,然而你认为自己是好的……那么,你可以看出其矛盾。

现在你,我的儿子,尤其是以很明显的方式在演出这人类意识。对大多数人而言,冲突远不及对你而言那么巨大。大多数人做他们恨的事来谋生,所以他们不在乎因而接受金钱。这可以说,是“坏的”带来“坏的”。但你喜爱以你生命的日子和时光所做的事。你喜爱你用以填塞时间的活动。

所以,对你而言,为你所做的事接受大量金钱,就你的思想系统而言,就会是为了“好的”而取得“坏的”,而那于你是不可接受的。你宁愿饿死也不愿为了纯正的服务而收取“臭钱”……就好像不知怎的,如果你因此而接受了金钱,那服务便失去了其纯正。

因此,在这儿我们有了这关于金钱的真正矛盾感受。你的一部分排斥它,而你的另一部分又怨恨你没钱。因此,宇宙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宇宙从你这里收到了两种不同的想法。所以你与金钱有关的人生将会是一下停滞,一下猛冲的,因为你对金钱的态度是时松时紧的。

你没有一个清晰的焦点;你并不真的确定什么对你才是真的。而宇宙只不过是个大的影印机。它只简单的制作许多你思想的副本。

所以,只有一个方法可以改变那一切。就是你必须改变自己有关金钱的思想。

尼:我怎么能改变我的思考方式?我对某事的想法就是我对某事的想法。我的思维、我的态度、我的想法,并非在一分钟内创造出来的。我必须臆测,它们是多年的经验、一辈子的遭遇的结果。关于我对金钱的想法,你说得很好,但我怎么改变它呢?

神:这可能是本书中最有趣的问题。对大多数人而言,通常的创造方式是一个三步过程,包含了思、言和行为。

首先有思想,使之成形的想法,原始的观点。然后有语言。大多数思想最终都自己形成了字眼,然后常常被写下来或说出来。这给与了思想额外的能量,将之向外推进到世界里,而能为其他人所注意到。

最后,在有些例子里,语言被付诸实行,而有了你所谓的结果——一个全由思想开始的物质世界之显现。

在你们人为世界里围绕着你的每样东西,都以这方式——或有一些变奏——进入存在。都用到了所有这三个创造中心。

但现在问题来了:如何改变一个发起思维(Sponsoring Thought)?

是的,那是个非常好的问题。并且是很重要的。因为,如果人们不改变他们的一些发起思维,人类可能会令自己灭种。

改变一个根本思想或发起思维的最快速方式,就是逆转思——言——行为的过程。

尼:请解释。

神:做你想要对之有新想法的行为。然后说你想要对之有新想法的言语。这样做得够多了,你便能训练你的头脑以一种新方式来思想。

尼:训练头脑?那岂不象是洗脑吗?那不正是操纵心神吗?

神:对于你的头脑是如何生出它现在有的思维,你有任何概念吗?你岂不明白,你的世界在操纵你的头脑去想你所想?让你自己操纵你的头脑,岂不比让世界操纵你的头脑要好得多吗?

去想你想要想的思想,比去想别人的思想,对你而言不是幸运得多了吗?以创造性思想武装你自己,不是比以反射性思想要好吗?

然而你的头脑充满了反射性思想——由别人的经验跃出的思想。你很少有跃自“自我制作(self–produced)的资料”的思想,更别说跃自“自我制作的偏爱”的思想了。

你自己有关金钱的根本思想就是个重要的例子。你对金钱的思想(金钱是坏的)与你的经验(有钱真好)恰恰相反。所以关于你的经验,你必须绕圈子和对自己说谎,以便合理化你的根本思想。

这个思想是如此根深柢固,以致你从没有想到,你对于金钱的想法可能不正确。

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想出一些自我制作的资料。而那才是我们怎样改变一个根本思想的法子,并且令它是你的根本思想,而非别人的。

附带一句,关于金钱,你还有一个我尚未提及的根本思想。

尼:那是什么?

神:那就是,没有足够的东西。事实上,几乎对每样东西你都有这个根本思想。没有足够的钱,没有足够的时间,没有足够的爱,没有足够的食物、饮水、世上的同情心……不论有什么好东西,总是不够。

这“不够”的人类意识创造又再创造你所看到的世界。

尼:好吧,那么关于金钱我有两个该改的根本思想——发起思维。

神:哦,至少两个。也许还更多。让我们看看……金钱是坏的……金钱是稀少的……不可以因为做神的工作而接受金钱(那对你是个重要思想)……金钱从没被慷慨地给与……金钱不会长在树上(而事实上,它真的会)……金钱令人堕落……

尼:看来我有一大堆功课得做!

神:是的,如果你不喜欢你目前的金钱状况的话,而你的确是如此。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了解你对自己目前的金钱状况不满意,是由于你对目前的金钱状况不满意,是很重要的。

尼:有时候很难听懂你的话!

神:有时候很难开导你。

尼:嘿,听好,在这儿你是神吔!为什么你不能让你的话较容易被理解?

神:我是使它很容易被理解了啊!

尼:那么你为什么不就好好让我了解,如果那是你真正想要的?

神:我真正想要你真正想要的东西——没有任何不同,也没有更多的东西。你不明白那是我给你的最大礼物吗?如果我想要给你的,不是你自己想要的,然后又做得那么过火以致令你拥有它,你的自由选择何在呢?如果我在主控你该是什么、做什么和有什么,你怎能是一个有创造力的人?我的喜悦是在你的自由,而非在你的服从。

尼:好吧,你说我对我目前的金钱状况不满意,是因为我对自己目前的金钱状况不满意,是什么意思?

神:你是你认为你是的东西。当思想是负面的时,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你必须找到一个方法去打破那循环。

你目前的经验有这么多是建立在你先前的思想上。思想导致经验,经验又导致思想,思想又导致经验。当“发起思维”是喜悦的时,就能产生持续不断的喜悦。当“发起思维”是地狱般的时,它也就能确实产生持续不断的地狱。

诀窍在于改变“发起思维”。我会描述该如何做到那一点。

尼:请吧。

神:谢谢你。

第一件要做的事,是逆转思——言——行的范型。你记不记得一句老格言:“三思而后行”?

尼:记得。

神:那么,忘了它。如果你想改变一个根本思想,你必须先行而后思。

例如:你正走在街上,碰见一个老妇在乞讨零钱。你了解到她是个流浪者。过着过一天算一天的日子。但你立刻就又想到,虽然你钱很少,但你显然有足够的可分给她。你的第一个冲动是给她一些零钱。部分的你甚至准备伸手到口袋里去拿些纸币——一元,甚至五元。管它呢,让她有片刻的惊喜吧,让她开心吧!

然而,思想进来了。什么,你疯了吗?我们只有七块钱撑过这一天!你想给她一张五块?因此你开始四处摸索,找那张一元的。

思想又来了:嘿,嘿,且慢。你并没有那么多钞票能让你做散财童子啊!看在老天份上,给她一些铜板,让我们赶快走开吧!

你很迅速的伸手到另一个口袋,试图拿出几个硬币。你的手指只摸到五分和一毛的硬币。你觉得很窘。瞧瞧你,吃饱穿暖的,而你竟想给这一无所有的贫苦妇人五分和一毛的零钱。

你想找一或两个两毛五的硬币,却找不到。哦,在你口袋的深褶里有一个。但到现在你已无力地笑着走过她身边了,而走回头已太迟了。她什么都没得到。你也什么都没得到。没享受到认识你的富足和分享之乐,你现在反而觉得和那妇人一样的穷。

你为什么不就给她那纸币算了!那是你的第一个冲动,但你的思想阻挡了你。

下一次,决定先行动再思想。给她钱。去做啊!你有那钞票,而从它所来之处还有更多的钱。那是分隔你和那流浪妇人的唯一思想。你很清楚从你得到钱的地方还会来更多的钱,而她却不知道。

当你想要改变一个根本思想时,按照你有的新想法行事。但你必须赶快行动,不然在你知道之前,你的头脑便会杀掉那想法。我是指真的杀掉它。在你有个机会知道它之前,那想法,那新的真实便会死了。

所以,当机会升起时,赶快行动,而,如果你能够常这样做,你的头脑很快便明白了,那想法将是你的新思想。

尼:哦,我刚想到一件事!新思潮运动(New Thought Movement)是不是就是那个意思呢?

神:如果不是的话,也应该是。新思想是你唯一的机会。它是你唯一真正的机会去进化、去成长、去真的变成你真正是谁。

你的脑子现在充满了旧思想。不只是旧思想,而且还大半是别人的旧思想。现在是时候了,现在去改变你对于某件事的想法是很重要的。这就是进化的整个意思。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8NpT3542SUOn8s9xdsdL1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