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过度介入别人的事情!

 

在我们的心理治疗中,有一种方式叫“陪谈”。所谓陪谈,是针对个案的情绪,针对他的家庭情况,针对他如何对自己建立信心,而不是针对他的疾病。

 

比如,治疗一个精神分裂的人,我们要考虑他的吃饭问题、亲子问题、婚姻的问题、自信心不足的问题。但是,给他陪谈不是针对疾病开药,而是针对这个人的自信心,针对这个人的亲子或婚姻问题,针对如何给这个人以鼓励和信心,而不是针对疾病的问题。

 

很多癌症的病人到基金会来上课、学习,你们觉得他是在治疗癌症吗?以传统西医的方式,那不是治疗,而是在学习赛斯哲学思想的概念。有不少人通过学习这些概念,不药而愈。可是,许医师还是要强调,从正统医学的角度,那是一种陪伴、学习、成长和打开潜能。

 

我一直在强调身心健康的三大定律:身体天生是健康的;身体有伟大的自我疗愈力;身体是心灵的一面镜子。假设你有自杀倾向、忧郁症、躁郁症,或者在服用药物,你可以学习赛斯哲学思想,但是我们不涉及药物,不涉及医学的治疗。

 

 

许医师是精神专科医师,很多病患来许医师这里询问:“接下来我要吃标靶药吗?我要继续做化疗吗?”许医师的回答是:“我不是开标靶药给你的医生,也不是帮你开刀动手术的医生,也不是帮你做化疗的医生,你要和你的医生去讨论这些问题,而且,最后要做决定的人,是你自己。”

 

一些病患看精神科的门诊,问许医师:“我到某精神科看诊,你看我在精神科开的药,还要继续吃吗?”许医师最常讲的一句话是:“别人开的药,我不能给你意见。他是你的精神科医师,他开的药,你来问我要不要吃,我怎么可能建议你减别人开的药?这是对专业的不尊重。”

 

在我的认知里面,药当然是吃得越少越好。不过关于你是不是真的要停这些药,你要和你的专业医师做讨论。你要为你自己做决定,我的意见只能对你当参考,纵使是同行,人家拿着处方来问我,我都会说:“这是人家给你开的药,这是他的专业,我是不能给你意见的。”

 

可是,如果这个个案告诉我:“原来那个医师给我开的药,我已经停掉了,已经不打算再吃了,我想请你这边帮我处理药物的问题。”这种情况许医师可以接受。许医师是医生,病患需要什么药物可以评估。你已经和你之前的医疗团队解约了,也不回诊了,你希望许医师这边来协助你,这样许医师才可能会协助你。

 

医生是以服务病人为专业,如果你来问许医师要不要吃别人的药,可以打个比方,许医师不能决定你要不要嫁给谁,许医师也不能决定你要不要嫁给许医师,许医师只能决定自己要不要娶你。至于你要嫁给谁,你来问许医师的意见?这会让人觉得怪怪的。

 

 

我们很多学员,学了赛斯哲学思想,你们会彼此帮忙彼此关怀,这是赛斯哲学思想很重要的一种爱和精神。但是,这不代表你要过度地介入。比如,人家的婆媳问题,你去指责人家的婆婆,你去告诉人家婆婆:“你儿媳妇有忧郁症,这样对待她不行。”人家婆婆一听就会很反感:“你在说什么?这是我们家的事噢。” 我们不要去做头脑不清的人

 

专业的陪谈、专业的辅导和专业的心理治疗是有界限的。学员彼此的关心当然是可以的,可是,如果你们过度介入,给别人很多意见,如果哪个学员有身心疾患,比如,有忧郁症,有和家人相处的问题,有自己人生过不了的难关,因此而自杀往生了,这个责任,你们恐怕要担当。

 

助人要知道界限,对于有身心疾患的人,或者有癌症的病患,你可以给对方意见,比如:“我听说这个方法不错,你自己去了解一下;我不知道这个方法好不好,你自己去了解,去调查,去接触一下,如果你自己觉得好,再采纳。”

 

你不必帮对方保证,否则对方会要你负责。比如,如果你们要跟别人介绍许医师,不要说:“那个许医师很厉害,讲三句话你就好起来了。”如果有个个案,许医师讲十句话还没有好,对方说:“许医师,你不是讲三句话就可以好起来吗?”许医师问:“谁和你讲的?”你们可以这样说:“有个许医师,听说还不错,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自己去试试看,你自己去了解。”

 

 

现在的社会越来越成熟,每个人要为自己承担和负责。助人和关心他人是很好的,但是如果你过度介入,造成不良后果,会让你自己“吃不完兜着走”。当你自己“吃不完兜着走”,你会想拉别人下水,让别人为你负责。你会觉得为什么别人都不帮你,别人都不承担?

 

人和人之间的关心当然是对的,不能是怕承担责任、怕害死人、怕给错意见,就过度地保守,这样,人和人就越来越疏离了。可是,人与人之间,也不要过度地给予意见,要客观、尊重界限。比如,你可以这样说:“我知道某一个东西不错,但是这是我个人的意见,对我个人不错。如果你觉得对你可能有帮助,你可以去了解一下,可以去接触一下。”

 

你可以带着一种关心,去分享你的个人经验,但是你不能把你认为好的、对的东西,都强加在别人身上。佛度有缘人,再好的东西,也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

 

总之,我们要客观地尊重界限,不要过度介入别人的事情。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我就是生活冒险王》

文字整理|机器猫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