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9-05-17

  编译 | 马克兔文

 

乔治 · 斯坦科夫

 2019.5.12

 (上):更高维度世界的使者

(中)《语言原始功能的发展和扭曲》 

(下)《诺斯替认知角度的语言》

 

 

语言是一系列的声音信号,在线性时间内一个接一个地发出,并沿时间轴传递一种语音流的印象。语法还深化和巩固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观念。

因为在句子构成中,只有从所有事件的整体中找出一系列事件,才能有意义地向所有听众全面描述,因此根据因果关系原理,不可避免的,需要从语言上对这些事件进行选择。语法和句法迫使叙述者自动将所有术语分为两类:原因和结果。

主语是原因,宾语是效果,在能量转换的意义上由动词和介词连接。在语法中,因果关系的方向可以借助被动词来逆转,语言趋势设定的规则,有一种指向时空封闭的特征(基本术语)。

严重的逻辑和语义错误不会出现在构词和句子的结构中,而是会出现在语句与综合语言范畴系统的联系中。然而,这些错误是随着构词开始的,并随着口头和书面的阐述持续下去。

譬如,让我们用一个精神词汇为例,比如(关于爱的论述,下面有部分内容已经整理成一篇标题为《什么是爱》的文章单独发布)。从能量的意义上说,爱是所有心理模式的一种建设性的干扰,这些心理模式在人类的头脑中呈现为感受和情绪。爱可以与白光相提并论,白光是可见光谱中所有颜色的混合。这些颜色可以通过光学干涉从白光中滤除,甚至可以通过进一步定向的破坏性干涉从光谱中删除。我们现在将使用光学的物理模型,使心灵中难以想象的区域变得可以理解。

如果一种感觉被某个术语捕获,就不可能在所有人身上看到它的真实性和相似性。无法客观评估这种感觉,并证明这个术语始终适用于同一个的心理现象,就像用语言来表达可见的物质事物一样。显然,心灵包含着一种内在的不确定性,只用语言来表达会非常不完美。事实上,有很多不同的情感模式,就像每个人的人格一样,是在更高的领域中预先确定的,其独特的心理结构,是通过个人特殊的地球经历形成的。

让我们回到的概念。从能量意义上,这是一种7F创造领域的建设性干涉传递到心理和生理层面上的感觉。理想情况下,爱的感觉就像是一种欣喜若狂,它的能量打开并界定了身体的所有七个脉轮。这个描述已说明了用语言来表达人类的情感是多么的不准确。

狂喜是一种只有少数老年灵魂才能达到的能量状态,她们最密集的恐惧层已经被溶解。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年轻的灵魂,没有经历过狂喜,所以即使他们从理论上知道这个术语,也无法想象这个概念是什么具体的东西。

关于这一点,我记得海德堡有一位著名的教授,就柏拉图著作中“Eros”的概念作过为期两个学期的讲座,并且试图滔滔不绝地运用无数华丽的词藻来描述这个概念,就像他过去常常用这些词语来表达自己那些奇特而神秘的感觉,可是每个人都很清楚,他既没有经历过Eros的狂喜,也没有感受过灵与肉的扩展和界定,这种感觉会激发灵魂深处的创造力,会以一种强迫性的方式把这个讲座当作工具,纯理性地接近柏拉图的Eros,而他的爱、灵性和狂喜的中心(脉轮)似乎还没有被灵魂的神圣力量所触及。

这种精神上的痉挛和抽搐经常出现在那些信徒身上,试图用宗教狂热来弥补先验上和神灵狂喜体验上的缺失,但是在以智力为中心的人中却很少,这些人会用他们不切实际的思考来弥补他们的精神上匮乏,他们通常也不关心情绪。

爱也是如此。我们今天所说的爱,无论在文学艺术还是在日常生活中,大多数情况都与爱的原生星光能量现象无关,而只是与焦虑的各种依赖模式有关,在这种模式之下解释并总结这个词。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无数的爱情关系中有这么多的混淆和误解,也为无数的文学作品提供了素材。即使在本书中也不能避免这种异议。我经常使用无条件的爱这个词来区别这个概念和通俗的爱情观念,因此我犯了一个赘述:真爱总是无条件的。

如果一个人把爱看作是一种星光能量现象,而不是以其它现实的方式来看待它,那么这个术语就描述了一种在心理层面上极为先进的建设性干涉的状态,这种状态也能被头脑完全接受,而没有任何限制,并充分认识到它。这种状态只能是化身灵魂在她爱与启蒙之路的终点,也就是在她化身周期的末尾才能实现。因此,尘世的爱不是一种状态,而是一个过程。

化身灵魂必须经历由最崇高和最悲惨的经历所触发的所有情感范围;她不得不在她情感强度的刻度上反复上下移动,直到她学会以创造性的方式处理它们。很明显,在这个连续过程中,头脑必须不断面对控制着这些情感的星光能量带来的极大挑战。人的头脑必须一辈子扮演驯服者的角色,即便那些情绪似乎在沉睡的时候也是如此。

在一次化身中无法学习正确处理人类所有范围的情感。即便是70-80次生命的化身轮回也不足以体验和应付所有情绪和情感的强度。但是,一个人所能做的是对所有情感的深刻理解和一种非评判的接受,并认识到所有积极和消极的情感都是他在世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随着经验的累积而融合成一个和谐的整体,因为它们是能量的U集,不能相互排斥。

就像所有可见光谱的颜色融合在一起形成的白光一样,爱也是欢乐和痛苦所有情感融合的最终产物,即便是老灵魂也始终是分开体验的。爱是一切情感的建设性干涉,无一例外。这种融合体现在心灵层面上是无条件的爱。

在这个模型中,你可以想象每个光谱的颜色任意对应一种特殊的情感模式,例如:红色-愤怒、绿色-嫉妒、黄色-猜疑、紫色-悲伤等等

人类在尘世化身中经历了所有的情感和色彩,并把它们作为感情的记忆存储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化身人格将意识到精神能量就像所有其他能量一样,是不断运动的,因此,一个人不会一直生气、悲伤、嫉妒或猜疑,他还会经历知足、幸福、宽宏大量等等。随着经历的成长,人们在精神上学会越来越自信地处理这些易变的情绪状态,并接受它们作为他世俗身份的一部分,使他们彼此和谐,引导它们朝向希望的方向。通过这种方式,化身人格提升她情感和精神身体的振动,并消除低频的恐惧模式。

因为这个话题几乎是无穷无尽的,所以我们不再详述:从一个化身到另一个化身,人格发展协调了她各种的情感并将它们转化为爱的能力。每个人在化身过程中所经历的痛苦经历是他所不能否认的感受,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不会化解,而是变成能量的浓缩并深藏在细胞记忆中。只要有一点点机会,它们就会迸发出极大的暴力,并导致邪恶。

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美好时代是由小资产阶级田园诗的观念形成的,其中暴力、仇恨和侵略并没有表现出来,大多数出现在现代精神分析学这样科学所允许的形式中。最终,众所周知,第一次世界大战以令人难以想象的暴行,一举摧毁了这个田园。能量必须流动——特别是情绪能量。虽然有了这种历史教训,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错误之一依然是政治正确的信念,以颂扬空前的文艺复兴为名,它要求诸如仇恨、攻击、贪婪等消极的情绪,必须压制积极情绪的发展。

没有比这更荒谬的了!通过压制仇恨,人们不会创造爱,因为爱不是仇恨的反面。情感不是相互排斥的N集,而是U集,像可见光谱的颜色混合在一起产生爱的白光。只有当整个情感的光谱存在时,爱的白光才会出现。由此可见,情绪是极为动态、流畅和充满能量的条件,不能用固定的语言来表达。

这种认为情绪的本质是静态的观念,是无数畸变和错误的主要来源,如此顽固和执拗,无论有多少痛苦和多少的经历都无法抹去。两人的爱的共同错觉是,在理想情况下,它应该是永恒而牢不可破的——团结应该是抵御生命罪恶的堡垒,并给予永恒的幸福。在这种幻觉中,爱的概念作为一个给予和接受的过程起着核心的作用。人感到不快乐,并认为他必须被伴侣所爱,也就是说,为了快乐他必须从对方那里得到爱;或者一个人因为没有从伴侣那里得到足够的爱而不快乐。

爱被看作是一种物物交换,一种稀缺商品,在当前的社会文化条件下,大多数人把爱当作一种贵重的拜物教,在这种精神错乱的基础上发展出嫉妒、猜疑、自卑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一生中饱受煎熬。堕落就是爱本身。

爱是一种成熟的心理状态。人不需要为了快乐而被另一个人所爱,他也不能兼得。相反,人必须首先无条件地爱自己,带着所有积极和消极的特征把这种爱散发给其他人。当爱吸引了更多的爱,足够多的人会从一个智慧和快乐的人所发出的无条件爱中,发现自己被接受和欢迎。如果一个人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所撕裂,被低落的焦虑情绪所驱使,那么即便是最伟大的爱也终究无法使他幸福和满足。

因此,每个人都必须学会首先在自己的内心产生爱——使他心灵中的敌对情绪和谐起来。在这个地球上每个人都要有一个重要的观念,那就是,在一个肉体中不可能会有完美的双人之爱,因为人类在肉体的化身状态下,能量是分离的,不可避免地会感到孤独,即使他从不孤单:他脱离肉身的灵魂伴侣在不断与他进行心灵感应联系,向他传递一种超然的爱,这也是他在地球上经历的这些糟糕岁月中,一种对失去更高领域的天堂遥不可及的向往。

从这篇简短的爱的论述中,我们认识到大多数心理现象被误解得有多么深,用语言来表达是多么的不充分。如果把英语和意大利语这样最多词汇量的语言放在一起,检查所有反映感情和其它情绪状态和体验的词语,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即使是这样的文化语言也没有多少词语能涵盖人类心灵的范围,此外,大多数词语都不足以正确把握情绪的极端动态、转瞬即逝的性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人类的心智极为保守,害怕任何的变化,尤其是心理上的变化。出于这个原因,小我意识产生了各种基于恐惧的信念和如何驯服情绪并使它们更坚定的建议。

虽然这些努力注定要失败,就像生命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并在许多文学作品和艺术作品中令人信服地展示出来,但头脑仍然顽固地坚持其对情感的错误信念,对找出真正的情感是星光能量现象的任何探索都不欣赏。这种由恐惧引发的自我审查,也解释了为什么人类取之不尽的情感领域在所有语言中都以一种亵渎的方式被概念性地对待。这种心灵语言表达的诺斯替价值非常少

另一方面,头脑中的抽象领域提供了可以更精确翻译成语言的概念。哲学和科学的大多数概念都属于这一领域。在《四部曲》中,我全面地展示了所有的科学概念和术语是如何从基本术语中以公理化方式推导出来的,以及如何通过这种方式将先验的诺斯替知识充分地转化为三维时空。同时,抽象和科学术语的范围也超出了灵性领域和感官物质领域的词汇,即本体论上的旧词汇。

必须要指出的是,头脑的抽象概念最初在物质世界中没有关联;这些概念是由人类通过操纵物质而产生的。大多数科学术语都有这个功能。

一个是一个自然界中找不到的抽象数学术语(注:宇宙物体的所有自然旋转都是根据开普勒定律的椭圆轨道)。这个术语的唯一定义,是由一个或多个词定义的几何图形:一条从一个点随机选择的相同距离连成的线。如果几何图形在建筑上转化为建筑和农业形式的圆形,或通过科技加工转化为圆形物体,例如圆罐或机器零件,车轮和活塞,那么抽象术语则被赋予材料的具体化。

这个例子说明了,所有抽象的星光能量概念都是通过语言和人类的行为,在三维时空中体验物质化的。在这一点上,我们已经认识到语言和行为是相互关联,相互认识的。

此后,这个词的声音唤起了人们一种具体的视觉联想。孩子首先通过具体的物体了解了这个词,这个物体是以圆形制造的,然后在学校,他们会学习构成圆的抽象数学规则。当这一认知过程在三维时空中相继展开时,化身人格首先学会处理具体问题,然后学习抽象术语。它现在可以分为的抽象创造性定义和这个概念的很多具体物质。重要的是,这种学习过程只发生在日常意识水平上,并给人一种依赖年龄的智力发展的印象。

在现实中,人类心智作为灵魂的一部分,始终完全知道圆的含义,以及几何图形的具体物质化是什么。新生儿已经具备了完整的心理能力,能够辩证地形成具体的概念,掌握个人的物件和抽象的种类

这种辩证思维的能力似乎只能通过教育和培养,才能慢慢显现出来。虽然地球上有许多人不能辩证地思考和理解抽象的思维体系,但这并不能改变这一关键的论断。

化身人格的智力与全知全觉的灵魂不相干。

当灵魂载体自我探询时,个人智力是否有可能会发展,这取决于化身任务的选择。语言学习也是如此。这是灵魂捉迷藏游戏的一部分,让孩子学习母语是一个漫长而持久的过程,以保持健忘症的幻觉(当前化身的独特性),凭借早期化身在同一语言地区,促进了母语的快速学习。这种幻觉的实现,消除了通常被称为蠢东西(senseless stuff)的语言学和心理学主题(例如:皮亚杰理论)。

 

 

让·皮亚杰(Jean Piaget,生于1896年8月9日,逝于1980年9月16日),瑞士人,近代最有名的儿童心理学家。他的认知发展理论成为了这个学科的典范,

 

 

上面的讨论涉及到语言的一个重要的诺斯替方面,我已经简单地提到过。对于圆这样一个抽象概念,你选择哪个词并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它的几何定义。这个例子不仅说明了所有语言基本认知的等价性——多种语言和方言是语言研究的主要对象——而且也解释了整个历史中语言概念的语义转换。我们认识到,基本上可以将任何一个发出声音的词,指定为任何抽象的星光能量概念。

例如,通过引入新的同义词,或导向不同语言的组成,一种语言可以选择不同的单词作为声音。这种构词的等价性也包含在终极等价原则中:无论选择哪一个词作为基本术语,无论是时空、能量、上帝,还是万物一体、连续统或啤酒桶(希尔伯特),这些词都是等价的,可互换的。这种声音的内容等价性,是人们赋予的一个概念,并不是在语言层面上发生的,而是星光能量所有知识的前提。

人是心灵和心理的能量系统,在三维时空中显现为一个有机的身体。在星光层的高级能量实体是灵魂,而灵魂又将自己组织成更大的灵魂协会(灵魂家庭和部落,灵魂合一之丹)。三维实相背后的一切实相,都是7F创造领域的精神,是人类思想的自我展现;祂们也是星光能量现象,虽然祂们的参照点在物质实体上:首先是思想,然后是物质实体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说,人体和语言,只是身体的一个属性——它是肺、肌肉和整个中枢神经系统参与其中的一种通过声门发音的声学功能,同时也是一种重要的星光能量思想,在三维时空中以这种特殊的物理,和有机声学形式的发音体。

在更高的星光层上,所有的思想都被清晰地定义为能量现象,它们是万物一体的U子集,并且能在三维时空中以多维度的方式显现自己。这种将思想作为先验概念的清晰有力的归纳,使它们能够转化为声学符号——变成对所有人都有约束力的声音和词语。没有这种能量前提,通过语言进行交流是不可能的。这个论断非常重要,虽然19世纪的一些唯心主义语言学家已经指出存在这样一个前提,但是无论是结构语言学,还是唯心主义哲学或实证主义哲学,都没有这种清晰的理解。

最后,我们得出这一章的精髓:任何类型的人类知识,独立于应用的象征意义,只能分别通过口头和抽象口头语言传递。口头(verbal)指的是信息媒介的口头和书面语言,这是人类物种的一种具体生物学功能。人类灵知的定义包括了各种语言传播的知识:例如,形象、图像和信件、莫尔斯字母、数字、几何图形等等这样的抽象符号。从广义上说,作为人类交流、传播获取知识的表现形式,绘画、雕塑、电影和戏剧等视觉艺术是不同的多维语言手段。

语言作为人类知识的普遍载体,其无所不在的优先特性不仅是文学和科学,还是哲学的基础。图像始终是一种表现对象。例如,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描绘了旧约和新约的主题,这些主题最初通过传统文本呈现,后来以书面文本呈现。没有剧本,电影是不可想象的。我们知道,第一种书面语言是由图形构成的;它们的抽象程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如前所述,数学是逻辑语言通过引入数字和关系符号这样的抽象符号,逻辑延伸而演绎出来的。

随着宇宙法则的发现和普遍科学理论的发展,我证明了每一个概念和每一个词都可以用数学方法表达。所有物理术语,如能量、质量、电荷、力等,都可以用矢量、表面积分、数字、[时空]-符号等各种数学方式表示。因此,数学只是一种特殊意义上的口头交流形式,它使用的是抽象符号而不是文字。

我们的思维发生在术语和词汇上,这些术语和词汇根据一定的规则与句子相连。它们是知识的结构手段。但所有的电子媒体也依赖于语言,例如编程语言,这些语言被用来表示图像和其他光学语言符号。语言和认知是不可分割的,这一事实一直为哲学家所知,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中的许多人大量地使用了逻辑和语言学。

由此可知,哲学知识,或更确切地说灵知是人类头脑中一个形而上学的层次,在一般人目前缺乏心灵感应能力的情况下,必然会受到语言形式表达的束缚,因此也必然具有闪烁其词的特征。由于时空的所有现象都是U集和一个包含彼此的元素,作为媒介的灵知,语言和符号包含了时空所有交互作用的忠实表现,还包括人类认知的意识层面上无法感知的东西:

如果一个人正确地用语言来解释,或者如果一个人能公理化地使用语言,那么时空现象学就是一种星光世界的画像。

公理体系始终是超验性的,因为它产生的基本术语是超验性的:既包括了可见的三维时空,也包括它所浮现的7F创造领域。

人类的意识极受其感官感觉的限制。如果一个人要把任何一种人类的知识缩小到这个狭隘的经验领域,那么他就必须把哲学放进紧身衣里,或者完全忽视它,就像人们目前在科学领域所做的那样。这是科学经验主义必须面对的认识论困境。

经验主义教条对人类的集体思想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导致了彻底的不可知论,而且正在摧毁当今社会。我在我所有的书中展示了很多科学、商业和日常生活中盲目认知的各种症状。

如果一个人把普通的人类意识定义为所有感官知觉的总和,并假设任何即定时间里居住在地球上的大多数人都不会超越这一精神层面,那么哲学认知就是扩展人类意识并使其接受新知识的唯一途径。

本文是一篇超越诺斯替思想的陈述,与哲学本身一样古老,也是古代思想家的一个核心思想。由于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可知论和缺乏哲学的时代,大量的年轻灵魂在这个时代将他们的认知局限性和平庸的智力,提升到衡量所有事物的标准,因此值得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强调这一基本知识

本文以以下基本陈述作为结束语:

灵魂包罗万象的觉知,始终可以被人类的头脑作为一种潜能所利用。作为灵知的哲学知识,囊括了一部分通过语言来表达的精神意识。先验灵知包括了文字灵知和人类语言之外的所有媒介可获得的认知。

注释:

注①,所有微观世界的物理表现,例如借助电子显微镜,同样也是电子表面的光学表现。核磁共振(nuclear magnetic resonance)和正电子发射断层成像(PET)在医学上的图像也是如此。这种方法的基本原理是,将能量等效空间点的电磁表现为屏幕上的二维或三维几何表面。

注②,见第一卷,表1

注③,在这里,我明确选择了保加利亚语和其他斯拉夫语中,常见的颜色和感觉分类。这种分类不同于德语,在这种情况下,分类的类型与我的论证无关。

注④,确实,即使掌握了心灵领域术语的扩展、区分和提炼,也不可能用语言充分表达感受的内在心理驱动力。只有语言大师,和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约瑟夫·康拉德这样的老灵魂才能跟踪心灵的动态本质,并在文学中令人信服地将其展现出来。

注⑤,这一结论的背景是,新生儿的灵魂也是三维时空有意识的共同创造者,特别当她是一个老灵魂的时候。

注⑥,在这个问题上,我推荐读者阅读保加利亚哲学家鲍里斯·卡特施(Boris Kaltschew)写的《理性经验认识论》(S.Hirzel VerlagStuttgart1987),符号在获取知识中的作用,从传统的观点来看,其处理是非常精确的。

注⑦,奥特加·Y·加塞特(Ortega y Gasset)从哲学导向的老灵魂位置出色地呈现了年轻灵魂的群众起义及其社会文化特征。 我的朋友乔治·席斯科夫(Georgi Schischkoff)也通过他的书《Die gesteuerte Vermassung》(1964年,见第4卷)为这个话题做出了宝贵的贡献。

 

 转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5/language-as-the-limit-of-gnosis/

     【全線閱讀】《乔治·斯坦科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