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9-05-16

  编译 | 马克兔文

 

乔治 · 斯坦科夫

 2019.5.12

 (上):更高维度世界的使者

(中)《语言原始功能的发展和扭曲》 

(下)《诺斯替认知角度的语言》

 

选自《西方哲学的诺斯替传统》第三章, 244   由作者从德语翻译成英语

由于感官感知的局限性和在思维中过分强调恐惧维度,化身人格对他人当前的思想、感觉和感官感知没有直接的了解。基于前面提到的原因,在认识、理解和交流自己的思想和感情方面,化身的人甚至有相当大的困难。

这两种情况,导致了她必须依赖于以口头语言、比喻或手势来交流自己的思想、感觉和感官印象,但在这个讨论中我们不涉及手势的问题。在缺乏心灵感应能力的情况下,语言是沟通和交流信息知识的最重要媒介:没有语言,人类的灵知和哲学是不可想象的。

因此,人类的灵知与语言的本质密不可分:语言作为信息媒介所带来的所有实质、可能性和局限性都决定了人类知识的范围、方法和形式。因此,在这一章中,我将把注意力转向语言的结构特征,并从新的灵知的角度来分析它们。

在展开讨论之前,我必须首先声明,现代语言学理论不知道这种新颖的方法。虽然我们目前所发现的许多语言理论在某种程度上非常模糊,但它们在新实证主义的影响下,几乎毫无例外地宣称自己的依据是结构主义,但是它们对语言结构的研究只涉及到历史方面,和构词、语义和语法的解释学方面。正因为它们是新实证主义的精神分支,而且正如已经讨论过的那样,这种哲学方向只是因放弃了形而上学和先验的洞察而产生的,当代语言理论忽视了语言的认识论、诺斯替维度,而这些方面只能在哲学和物理学中才能充分讨论,如果他们声称是科学便会受到嘲笑。

与大多数当代科学一样,现代语言学最早出现在20世纪初,当时索绪尔(日内瓦学派)从历史发展的意义上扩展了语言的历史比较观(比如,青年语法教师学院、新语法学家),包括同步维度(语言学的历时性和共时性)。他的观点是语言存在于特定的时间点,是一种一切都在的系统,一种其元素相互依赖和相互解释的结构。他把语言比作国际象棋。索绪尔(Saussure)用他的著名公式语言是一种形式而不是实质,为结构语言学奠定了基础。

注:

法语原文système où tout se tient

法语原文La langue est une forme et non une substance

瑞士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 1857-1913),是现代语言学的重要奠基者,也是结构主义的开创者之一。

 

 

 

索绪尔的语言观,阐明了他直觉正确的语言观不仅是构成概念和范畴体系的一个公理系统,这个体系是U集,相互包容,相互制约,而且结构语言学认为,语言脱离了其认识论的维度是根本错误的。无论语言工具在生理学上如何活动,结构语言学都认为语言是一个声音符号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唯一重要的是意义和声像(语义)之间的联系,因此,结构语言学并不理解语言首先是一种特殊的能量信息媒介,灵魂领域的超验灵性知识通过它转化成三维时空的物质现实

诺斯替知识是一种星光能量现象,而语言则代表着一种能量转换,并将这种知识稀释为三维时空的物理性。虽然7F创造领域的先验知识是同时的、直接的和包罗万象的,但是通过语言传递的知识是顺序的、间接的、有限的,因此能量上被稀释。把这种先验知识的转化成人类头脑随时可用的知识,是由语言的结构带来的:

语言是一种三维能量媒介,用于传递灵魂为了与处于失忆症状态和没有心灵感应能力的化身进行交流,而特别发展的信息。

只有从这种能量的物理角度出发,才能对语言的结构性进行有意义的研究,从而突出其认知的局限性。

我将在下面展示,从这个更高的角度来看,人类语言充分具备将7F创造领域的先验知识转化为物理三维时空的所有能量条件,并且灵魂有目的地建立了结构特征,这些特征保持了人类独有的三维时空的假象。让我们从允许语言作为一种物理信息的媒介,与7F创造领域是有组织的能量和有组织的思想(无所不知),两者之间能量一致性作为条件开始讨论,并确保将词语指定为人类思想的声音符号,而这些思想都是星光能量现象。

根据终极等价原理,从所有语言中产生的基本术语,都与包括时空和7F创造领域在内的所有术语相同,尽管我们一开始不能有意识地感知到后者。所有语言的这种共同起源,使它们能够成为在化身状态下交流、翻译和传播诺斯替知识的合适媒介。

从基本术语开始的语言实际结构,是根据整体与子集相同的原则构建的,在新公理体系中,这些子集被定义为能级:例如,质子能级由类似的质子组成,具有恒定的静止质量(能量)和康普顿频率

时空能级是由相似系统形成的抽象范畴,尽管实际上没有两个系统是完全相同的。对于任何结构来说它是一种协议,首先承认外部世界是可能的。在第一卷我通过详细讨论封闭实数和开放先验数的性质,对这一基本的认知方面进行了广泛的讨论。

现在,对语言概念的表述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它们的形成方式与基本术语的的U子集大致相同,因此在现实的物理世界中总是有关联的。这样,就保证了星光思想(思想)与之相应的三维现象之间的能量一致性,让化身人格可以通过有限的感官感知到语言的主题是有保证的。

人类术语来自原始的星光能量,而人类存在的起因来自星光能量,明确指出这一观点需要从认识论的角度进行详细讨论。虽然我在创立新物理学和数学公理体系时,已经在第一卷和第二卷中广泛讨论过它,但不是从语言学的角度。

我已经证明语言是一个范畴系统,每个语言的术语都有数学背景。这一点在我所发展的新时空象征主义中得到了明确的表达:基本术语时空的语言描述性表达也可以用数学方法表示,如下所示:

[时空] = [空间]x[时间] = s f = s/t = v.

这个方程(终极等价)证明了数学和语言的共同起源。数学是一个由数字、关系符号等抽象符号组成的公理化范畴系统,可以用词来表达,不会改变数学的本质。这一事实解释了数学化语言的基本可能性,反之亦然:将数学表示为一个语言的术语系统。

尽管罗素(Russell)曾经指出数学是抽象符号的逻辑延伸,但语言的数学本质只能随着新公理化的发展而清晰、全面地展现出来。我已证明了我们所理解的外部物理世界时空,其本质是数学的:所有已知的物理定律都是数学方程,是宇宙法则的衍生物,其中作为基本术语数学外壳的宇宙法则是三位规则。

时空,宇宙,是有组织的能量——它是精神。

那么,我们如何解释人类语言内在的逻辑,和导致了无数错误的洞察和结论,产生过无数相互矛盾排斥的哲学、宗教和科学理论和缺陷观念的语义弱点和错误?换言之,假设人类的知识只能通过语言来表达,是什么样的语言结构特征导致了目前人类知识的混乱?这一哲学和语言学史上重要的认知问题,现在第一次需要得到清晰而彻底的解决。

主要有三个错误来源,它们扭曲了星光能量知识的明确分类并伪造了语言术语:

1.N术语的形成。

2.科学思想体系的形成,或立足于个别事物(基本术语的U子集)的琐碎自然,既不知道也绝不考虑基本术语的本质。

3.恐惧,以一种无意识且无所不在的方式扭曲和歪曲逻辑思维。

此外,语言的基本结构特征源于时空的本质,是人对时空产生幻觉感知的前提,人将其视为一种因果关系和时空顺序现象分离的对象和事件。我们从逻辑、语义和认知错误的主要原因开始,这些错误作为一种普遍的信息媒介,悄悄进入当前的语言应用中,阻止人们彼此之间任何真实的交流。

由于目前在地球上化身的大多数人都是年轻灵魂,生活在一种对他们星际起源完全失忆的状态中,他们把自己视为独立的、不同的存有。这种存在感导致了思想和概念的形成,这些思想和概念是N集,是一种彼此排斥的元素(N概念)

我已经证明了这些概念阻碍着逻辑思维,也阻碍了公理化思维的发展。概念既存在于普通思维中,也存在于科学推理中。作为思维方式,它们对人们的行为有着持久的影响。

N概念的普遍观念是一种匮乏状态(稀缺)的生命:爱太少,钱太少,幸福太少,地球资源稀缺等等。这导致了各种行为模式,决定性地塑造了生命。钱太少了,所以你得存点钱养老;健康太少,所以你得把钱存起来治病。因此,养老金和医疗保险基金等多余的系统得以建立和合理化。地球的原材料储备太少,所以我们得维持庞大的军队和军事联盟,比如在伊拉克发动战争,使我们获得积极的保障等等……

如果你分析了这些机构的建立所依据的心理观念,你会很快意识到它们只不过是以恐惧观念为基础建立起来的。N概念的形成是恐惧的表现:你不能把第一点和第三点错误的原因分开,它们彼此都是U集,是包含它们自身的一个元素。

N概念最初的心理是对死亡的恐惧,唤起了把自身排除在元素之外的观念。人死后人格和身份的短暂性,也是人类现阶段精神进化的基本N思想。只有当人类头脑认识到灵魂和个人人格永恒存在并把它内化,才能从所有的N思想中完全解放出来。

因此,新公理体系和宇宙法则理论的发展不足以使人实现逻辑思维和行为。只有通过证明灵魂的不朽,也就是说,通过人类的扬升及随之而来的所有现象,比如世界经济危机,他们才能相信这一点。只有到那时,人们才会准备克服他们的恐惧,让自己从许多受人追捧的分离观念中解脱出来。这就是人类即将发生的进化飞跃的真实能量背景。

在我们讨论了第一点和第三点之后,只剩下第二点。正如我在《四部曲》中详细解释的,所有已知的科学、哲学和琐碎的思想体系都是从术语和类别开始的,这些术语和类别是基本术语的子集,目的是引入和证明其他的思想和观念。这一点在物理学中特别明显,所有的物理量都是由任意引入的另外物理量定义的,而不是由基本术语定义的。这就导致了前面提到的物理学对术语和研究对象方面的盲目认知。

这种方法不仅在科学上占主导地位,而且在日常思维中也占主导地位。在世界经济危机最严重的前夕,我们沮丧地看到政治家们如何发展和宣扬最模糊的思想,如何重组陷入困境的国家财政,以及如何总是从一些个别的次要问题开始,按照他们有限的感知范围来改革社会,以期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改革被赞誉为可持续性的呼声越高,其持续时间越短,效果就越差。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概念上的不可知论,在科学、商业、政治和媒体中表现为语言的不和谐,不会成为现代语义学和语言学的研究对象,更不用说现代逻辑了。

在对人类错误概念的三大原因的讨论中,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将星光诺斯替知识统一翻译为人类语言的前提是,能够建立起一个公理化的范畴体系,其概念可以无一例外地从基本术语中导出,因此也是其U子集。我们在这里遇到的问题是,我们必须解决已经存在的语言,它们发展出的历史结构充满了认知、语义和逻辑错误,并且对任何逻辑性质的修正都极不敏感。

这种顽疾并不是因为语言本身,而是这些语言背后的人的思维混乱。因为我精通德语、英语和保加利亚语三种非常不同的语言,可以证明原则上所有语言的完全公理化是有可能的,而且非常简单。

语言的完全公理化,并消除上文揭示的所有逻辑和语义错误,首先需要对人类概念的对象进行深入的分析,因为这些人类概念的对象将自己表达为语言。有三个主要的领域是人类语言的对象:

1.一个人用感官感知到的对象、过程、动作等外部物理世界的现象

2.心灵,即感受和冲动的总和,它们既是纯粹的星光现象,又与外在物理世界的现象紧密联系在一起。

3.头脑中所有抽象和具体的想法和念头,用它们来安排、解释和连接外部世界及灵魂的感知,并建立起整体联系。

这些人类概念和术语的对象首先被翻译成声音,然后用书面符号记录下来,这样它们也可以被那些没有直接接触声音的化身灵魂获取。这也解释了口语到书面语言的发展,这种发展表明人类物种在整个历史中出现了智力进化。

将声音指定为各个术语和它们的书面表达,实际上只有次要的不可知论意义,虽然它们构成了语言学的主要研究领域。原则上,任何声音都可以指定为任何术语,它们彼此是同义词。这就解释了我们地球所有语言的一个基本的认知相同性。如果存在差异,那么我们将无法学习或翻译外语,在各个语言民族之间也就无法进行交流。

一个概念所有声音的基本相同性,来自终极等价原理——来自新公理体系中的基本公理,其中也引入了基本公理。我们再次认识到基本术语不仅是数学和科学的起源,也是所有语言的起源

从更高的视角来看,所有语言的认知相同可以用更高领域中所有灵魂的能量统一来解释,这些灵魂虽然在地球上不同的语言地区中化身,但彼此之间保持着心灵感应联系,因此它们的概念在星光能量层面上具有信息交流的普遍特征。

下面我们可以用计算机领域的例子来说明这个过程。所有的计算机程序都是基于二进制代码,它由基本的电磁信号组成。这些信号可以反过来进一步处理,以便在需要时显示为声音或光学信号,而光学信号可以在屏幕上依次表示为字符、数字、图形或其他三维形式。然而,所有这些显示都有一个共同的能量来源:电磁二进制码。

它与语言很相似:术语的共同星光能量起源,都由特定的频率模式组成,遵循各种各样的声音、光学字符和语法规则,取决于该语言的设计。从本质上讲,所有语言最初都是与星光能量频率模式相一致的公理化表示,因此也是等价的、可互换的诺斯替范畴系统。这种见解大大简化了我们的语言方法,并将当前这种纯描述性教学的语言学发展为严格的公理化学科。

在语言的结构设计中,在不同的语义和语法水平上出现了区分和强调诺斯替独特方面的各种具体可能性。我将在这里讨论语言的一些显著的结构特性,但并不会断言是绝对的,尤其是因为我有一顶吹毛求疵的语言学家的帽子。

我们已经看到,所有概念的来源都是人类思维的基本术语——时空。时空被分为两个子集,空间和时间,在头脑中以一种先验和无意识的方式人为地捕捉时间。正是由于这个过程,我们才形成了所有的概念,这些概念都是基本术语的U子集。通过应用二元的、静动态的世界观,形成了静态的概念,这就更突出了基本术语U子集的空间和拓扑的方面,或者动态的概念优先于观察到的时间和能量转换的方面。

将概念分离为基本术语的静态和动态U子集,是在构词和语法的层次上完成的。

大多数动词都表示能量转换或运动的动态方面,作为能量交换的普遍表现。我们说:地球与太阳引力相互作用,围绕在这颗恒星的椭圆形轨道上旋转。在这里,相互作用旋转这两个动词捕捉了能量相互作用的具体现象。

我们现在可以从这些动词中形成名词(实物substantives)。注意,基本术语“substance”在语法层次上是静态实体(the static-substantial)视角(因为substance=matter物质)的缩影:从动词或从动作“interact”建立名词“interaction”,从动词“rotate”建立名词“rotation”

这两个名词现在都不是捕获动态的过程,而是捕获这个过程的结果,表示为一个静态实体。我们说相互作用是大还是小;它是一种可以动态测量的力,其静态值为20牛顿。例如,我们问,电机旋转了多少圈?不是将旋转视为运动,而是视为封闭的数量实体。这同样适用于以下陈述:“The water flows水流“Only one river flows through this valley只有一条河流流过这个山谷。水的流动不是可数的,而是一个运动;这个动词的名词“the river”,另一方面,它又被记录为一个具体数量的东西,所以我们现在可以问:“How many tributaries does the Rhine have?莱茵河有多少支流?

我们可以从这些例子中看到,在构词的层面上,我们多么强调时空现象的静态、空间或动态、时间方面,从而形成了无数的新词和概念。这些例子说明了语言的可塑性及其创造新词的无限潜力。在这种能力下,语言就像万物一体,是一个无限的创造实体。整体,基本术语,是有组织的创造性能量——它是精神。

概念细分在语法中以多种复杂的方式不断进行。我们将挑选几个例子,同时说明各个语言之间的差异。有些语言,如意大利语(遥远的过去式)、法语(简单过去式)和所有斯拉夫语(过去完成式)都有动词时态,这些时态描述了曾经完成的一个独特过程。这样形式既不存在于英语中,也不存在于德语中;在这两种语言中,我们只知道动词的过去形式,而不管这个过程只发生过一次,还是在过去完成了,或者动作是重复发生并一直到现在。我们可以从这个例子中看到,概念的动态方面如何通过特定语法的形成,而一步步地区分和具体化的。

这种区分也发生在句子的形成层面上。在德语中,你可以把杯子放在桌子上”(eine Tasse auf den Tisch stellen),但把叉子放在桌子上”(eine Gabel auf den Tisch legen)。作为名词对象的外形决定了动词的选择。这种表达的精确性在英语或斯拉夫语中是不存在的:你可以把杯子或叉子放在桌子上”(you can put a cup or a fork on the table)

德语也非常精确地区分了动词所捕捉到的过程是一个有方向的运动,还是在没有任何方向发生的运动,或是有轮廓的空间内可见的移动:你把盘子放在桌子上,宾格(Man legt den Teller auf den Tisch, Akk.),但是盘子放在桌子上,与格(der Teller liegt auf dem Tisch, Dat.)

在变格的帮助下,德语对时空过程的动态方面作了进一步的规定。另一方面,在英语和保加利亚语中,对象作为名词运动还是静止之间没有区别。比如英语说:“I put the dish on the table”“The dish lies on the table”;保加利亚语说:“Az slagam chinijata na masata” “Chinijata lezi na masata”

德语语法的这些特点需要精确的空间和静态的思维,而英语、意大利语和保加利亚语等其他语言则不需要这种思维。由于这个原因,德语促进了德语人口的静态观角,它更注重外部形式、准确性、秩序、外部设计和清晰性。这些特征在德国人中非常明显,这绝非巧合:母语的结构决定了人口的集体行为。

语言的时空功能作为人类行为的一种形成力量,还没有被传统语言学通过这种形式所承认,因为这门科学不知道物理学和心理学的真正内涵是——精神(情绪体)和理则(心智、心灵和心理体)——是星光能量现象。

当然,我们可以继续分析语言结构的认识论,例如比较合成语言的时空方面,对拉丁语和古代保加利亚语(教会斯拉夫语)进行语言分析,比如把英语和保加利亚语,法语和德语,与混合语言联系起来,从中我们可以领悟到新的、有价值的诺斯替语言。但是这种研究将超出本文的范畴。我的目的并不是像我对物理学和生物科学所做的那样,将语言学改写为一门科学,而仅仅是展示一些新颖的观点,来启发语言学家,使他们摆脱目前的心理包袱。

因此,我们已经看到,一方面人类语言具有充分把握星光能量现象,并忠实地将其转化为物理世界三维空间的内在潜力,另一方面,它也包含着急迫的结构性障碍,这些障碍阻碍了通往先验灵知的道路,并维持三维时空排他性的假象。

 转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5/language-as-the-limit-of-gnosis/

    【全線閱讀】《乔治·斯坦科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