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媒

 

在這一章裡,我們會試著為你說明:

 

情緒所激起的思維如何引發「急性與慢性疾病」。

 

我們已經指出「乙太體回應思維」的方式

 

〜它立即調整自己,隨著思維投射的任何影像而變化。

 

但是,有一些創造乙太體〜我們稱之為「思想體(thought-forms)」〜的方式,

 

沒有人完全了解:這過程涉及「負面情緒」。

 

每當一個人執著於任何一種情緒,

 

他就創造了一種特別的乙太體或思想體,它與這種情緒具有相同的本質。

  

如果是怨恨的情緒,所創造的思想體就有一樣的品質。

 

如果是恐懼、貪婪、憂慮、或諸如此類的情緒,

 

所創造的思想體總是具有相似的品質和振動力。

 

人類的身體裡有許多不同的器官和系統,

 

每一個器官和系統都有不同的本質和振動力。

 

當一個人投射出負面情緒的思想體,

 

這思想體自動被吸引回這個人身體裡,與它的振動力最接近的部位或器官。

 

於是,這個思想體去到那個部位,安頓在那兒,

 

而且(如果它能的話,)開始改變那個身體部位的功能或架構來適應它自己。

 

這過程相當複雜,目前無法為你詳細解說,

 

但是,我們認為以上的敘述,對於你的理解力會是清晰易懂的。

 

讓我們試圖經由你自己生活中的例子,來說明這個過程。

 

幾個月前,你患了「單核白血球增多症(mononucleosis)」。

 

這個疾病是由一種思想體所引發的,許多年輕人都在投射它,

 

這思想體是因為「厭倦做某件事」的情緒而形成的。

 

通常,他們「厭倦」的是學校的活動(作業、考試、或各種學術活動)

 

但是,無論這種情緒被聚焦於哪裡,倦怠和疲乏的態度必然存在。

 

然而,身體最接近「厭倦」品質的系統是「淋巴系統」,

 

它包含了脾臟、淋巴管、淋巴腺、淋巴結、和扁桃腺。

 

這是因為「淋巴系統」是身體最懶惰的系統。

 

它依賴別的系統作為自己的動力來源〜無論是肌肉、血液、或呼吸的系統。

 

因此,就和你的情況一樣,

 

「單核白血球增多症」的思想體自然就侵襲了「淋巴系統」。

 

我們知道你記得當那個思想體位於你的脾臟時,你的肚子是多麼痛。

 

當那個思想體使得脾臟發炎和腫脹時,你就開始痛。

 

你身體的自然防禦功能迫使那個思想體上升至扁桃腺,

 

因此,你的喉嚨也痛了。

 

最終,當你的朋友庫克先生來探望你,

 

源自他惰性氣體設備的能量光束,使得那個思想體瓦解,

 

這就是他的治療法使你在幾天之內感覺身體好多了的原因。

 

不幸的是,你仍然對自己生活裡的特定人事物感到「厭倦」,

 

因此,你再次創造一個局部的思想體,它和之前被破壞的那個類似。

 

這就是為什麼你需要更長的時間痊癒。

 

 

 

許多醫生認為這種「單核白血球增多症」是傳染性的;

 

也就是說,它是可以從一個人傳染給另一個人。

 

從某個角度來說,他們是對的。

 

但是,他們並不完全了解兩人之間的傳染機制。

 

嚴格來說,傳染僅僅發生在「乙太」層面,因為,那是思想體存在的層面。

 

但是,只有當一個人本來就擁有相同的傾向,他才會被別人傳染。

 

換句話說,在「單核白血球增多症」思想體能夠控制他的淋巴系統前,

 

他必定也對自己生活裡的某個人事物感到厭倦。

  

「單核白血球增多症」與「厭倦某件事」的關連性的最後一項證明是:

 

它起初帶給你的感覺。

 

就像被這種疾病侵襲的每個人一樣,你們起初唯一想要做的就是:睡覺。

 

這是一個例子:

 

疾病的症狀可以被用來當作線索,找出「造成疾病的思想本質」。

 

在下一章,我們會說明更多有關能量場的不可思議特性,

 

庫克先生曾用它們來幫助你回復健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