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5

 

 

问题:什么是对痛苦的执着?为什么快乐这么难?

 

奥修 OSHO

 

痛苦能给你很多快乐给不了的东西。

 

事实上,快乐会拿走你很多东西。快乐会拿走你的一切,你拥有的一切;快乐会摧毁你。

 

痛苦滋养你的自我,而快乐基本上是一种无我的状态。

 

这就是问题所在,这是最棘手的。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发现要快乐非常难。所以世上很多人不得不活在痛苦之中……他们决定活在痛苦之中。它给了你一个非常非常强大的自我。

 

痛苦,你很强大。开心,你就啥也不是。在痛苦中,你变得强大;在开心中,你开始四散。

 

如果你明白了这一点,事情会变得很清楚。痛苦让你觉得你很特别。快乐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树木很开心,动物很开心,鸟儿们很开心。整个存在都很开心,除了人。变得痛苦,人就会变得很特别,很不一样。

 

痛苦能让你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每当你痛苦,你就会被爱人关注、同情。每个人都开始照顾你。

 

谁想要伤害一个痛苦的人?谁会去嫉妒一个痛苦的人?谁想去反对一个痛苦的人?这样做太小气了。

 

人们会关心、爱护痛苦的人,关注他。人们对痛苦做了巨额投资。

 

如果妻子不痛苦,丈夫就容易把她忘了。如果她痛苦,丈夫就没办法忽略她。如果丈夫痛苦,那么整个家庭,妻子,孩子都会围着他,担心他;这让人非常舒服。你觉得不孤单,你有家庭,你有朋友。

 

当你生病了,抑郁了,很痛苦,朋友们会来看你,慰问你,安慰你。当你很开心,同样的一帮朋友就会嫉妒你。当你真的很开心,你会发现整个世界开始反对你。

 

没有人喜欢一个开心的人,因为开心的人会伤害别人的自我。别人开始觉得,“所以你开心了,我们还在在黑暗中、在痛苦和地狱中爬。我们全都这么痛苦,你竟然敢开心?”

 

当然,世界充满了痛苦的人,没有人有足够的勇气让全世界反对他;这太危险了,风险太大了。最好执着于痛苦,这会让你继续是大众的一部分。

 

开心,你就是单独之人;痛苦,你就是大众的一部分——印度教教徒,伊斯兰教徒,基督徒,印度人,阿拉伯人,日本人。

 

开心?你知道开心是什么吗?它是印度教的,基督教的,伊斯兰教的吗?开心就只是开心。

 

一个人被送入了另一个世界。他不再是这个人类的头脑创造出的世界的一部分,他不再是过去、丑陋历史的一部分。他不再是时间的一部分。当你真的开心、喜悦,时间消失了,空间消失了。

 

爱因斯坦说过,过去科学家认为实相只有两种:空间和时间。但是他说它们并不是两个——它们是同一实相的两个面向。所以他把它们融合成了一个单词“时空”。

 

爱因斯坦不是一个神秘家,否则他也会提到第三个实相——那个超越的,既不是时间也不是空间。那个也在,我称之为观照者。

 

一旦这三者都在了,你就有了三位一体。你有了三位一体的整个概念,上帝的三个面相。于是你就有了所有的四个层面。实相有四个层面:三个是空间层面,第四个是时间层面。

 

但还有别的,无法称之为第五层面,因为它其实不是第五,它是整体,那个超越的。当你是喜乐的,你开始进入那超越的。它不是社会性的,它不是传统的,它跟人类的头脑、心智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的问题很有意义,“什么是对痛苦的执着?”

 

有很多原因。看进你的痛苦,观照,你就能发现原因是什么。接着看进那些片刻——当你偶尔允许自己喜悦时的喜悦,然后看看它们的区别是什么。

 

有几件事:当你痛苦时,你是一个墨守成规之人。社会喜欢它,人们尊敬你,你受人敬仰,你甚至可以变成一个圣人;所以你们的圣人全都是痛苦的。

 

痛苦在他们脸上,在他们眼睛里写的清清楚楚。因为他们痛苦,他们反对所有的喜悦。他们把所有的喜悦都谴责为享乐主义;他们把每一个喜悦的可能性都谴责为犯罪。他们痛苦,他们想看到整个世界也痛苦。

 

事实上,只有在一个满是痛苦的世界里,人们才会认为他们是圣人。在一个快乐的世界里,他们必须住院,接受精神治疗。他们是病态的。

 

我见过很多圣人,我一直在看你们过去的圣人们的生活。99%的圣人都很变态——有强迫症,甚至有精神病。

 

但是他们受人尊敬——记住,人们因为他们的痛苦而尊敬他们。

 

有些圣人每天早上用皮鞭抽打自己的身体,人们会围过来看这伟大的苦行,禁欲,自罚。而其中最伟大的是那些全身是伤的人——这些人竟然被认为是圣人!

 

也有圣人自毁双眼,因为通过眼睛他能意识到美,欲望的升起。他们受人尊敬,因为他们自毁双眼。神赐予了他们双眼来看见存在的美;他们却自己决定变瞎。

 

还有圣人挥刀自宫。他们倍受尊敬,原因很简单,他们自我摧毁,对自己暴力相向。这些人心理有病。

 

还有圣人受尊敬,是因为他们能够长时间的断食,他们是断食专家。这是一种技能,你需要一点点训练。这不需要多少聪明才智;训练很平常,任何笨蛋都能通过并学会。

 

你必须能享受痛苦——只有有病的人会享受痛苦。如果你能断食10天,12天,只是一开始的四五天会困难。接着身体的新陈代谢会开始适应断食。事实上,身体在自食(吃自己)。

 

身体有一个内置的二元机械装置,为了应对紧急事件。你吃饭,你从外界获取能量,因为每天你都需要一定量的能量来存活。

 

如果你不这样做,身体也有储存能量来应急;这就是肥肉的用处。肥肉是应急食物,是身体储存的食物。如果一个人正常、健康,没有食物他也可以存活3个月;身体含有足够多的肥肉。

 

在远古时代,当身体还在进化,人类从树上下来,开始狩猎,每天都能找到食物是不可能的。有时候你能找到,有时候你找不到。人类开始在身体里存储食物。身体学会了这一点。

 

你对未来越害怕、担心,你身上的肥肉就越多。这就是为何女人有更多赘肉。

 

从古至今她们有更多的害怕和担心——是男人们让她们变得更害怕的。她们积累了更多赘肉。

 

女人比男人更有能力断食。女人之所以需要更多肥肉,也是因为她们要怀胎,在怀孕期间进食变得困难。她们需要食用身体储存的食物。

 

事实上,断食只是自噬而已,他吃自己。所以当你断食时,每天你都会少掉一两斤。这些重量哪里去了?你把它吃了;这是你的需要,日常所需。这些能量被你的机器,你的身体使用了。

 

伟大的圣人们进行长时间的断食,只是折磨自己而已。但这不是一件多聪明的事。断食前几天,断食的第一周会有些困难;第二周开始就非常容易了;到了第三周进食会变得困难。第四周你就把进食忘得一干二净了。

 

身体享受自噬,身体变得轻盈,很明显,因为不需要消化。持续用来消化的所有能量都会进入头脑。你能思考更多,你能更专注,你能忘掉身体及其所需。

 

然而这些事只会创造出痛苦的人和一个悲惨的社会。看进你的痛苦,你会发现有一些基本的事情在那里。

 

首先:它给予你尊敬。人们会对你更友善,更同情你。如果你痛苦,你会有更多朋友。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世界,有一些事情从根本上是错误的。不应该如此,开心的人应该有更多朋友。

 

但一旦开心,人们就会开始嫉妒你,他们不再对你友善。他们觉得被骗了;你有一些东西,但他们没有。为什么你很开心?

 

所以自古至今我们学会了一个微妙的策略:压抑幸福快乐,表达痛苦。这已经成了我们的第二天性。

 

我的门徒必须扔掉这整个策略。记住,你必须学习如何快乐,你必须学习尊重快乐的人,你必须学习把更多的注意力给快乐的人。对人类来说这是一项伟大的服务。不要对那些痛苦的人太过同情。

 

如果有人痛苦,帮他,但不要同情他。不要让他觉得痛苦有价值。让他清楚的知道,你在帮他,但是“这并非出自尊重,只是因为你很痛苦。”

 

你并没有做什么,你只是在试着把他从痛苦中带出来,因为痛苦很丑陋。让那个人觉得痛苦是丑陋的,痛苦一点也不道德,“你并不是在为人类服务。”

 

开心起来,尊重开心,帮助人们了解,开心才是生活/生命的目标——SATCHITANAND。东方的神秘家说神有三个品质。他是sat:他是真理,存在。他是chit:意识,觉知。最后,最高峰是anand:极乐。

 

哪里有极乐,哪里就有神。

 

每当你看到一个极乐的人,尊重他,他是神圣的。每当你在一个集会的地方感到极乐、欢喜,把它视为圣殿。

 

我们需要学习一门全新的语言,唯有如此这老旧陈腐的人类才能得到改变。我们需要学习健康、完整、开心的语言。这不容易,因为我们做了大量的投资。

 

这就是为什么要开心是这么难,痛苦却如此容易。还有一件事:痛苦不需要任何天分,任何人都可以做到。开心需要天分、天才和创造力。唯有有创造力的人是开心的。

 

让这个深入你心:唯有有创造力的人是开心的。开心是创造力的副产品。创造出一些东西,你就会开心起来。

 

创造一个花园,让花园盛开,你内在的某些东西也会盛开。创造一幅画,随着绘画你内在有些东西也开始成长。当绘画来到结束,当你画下最后一笔,你会发现你也变得不一样了。

 

写一首诗,唱支歌,跳支舞,你看:你开始开心起来了。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的社区,创造力是我们对神的祈祷。

 

这个社区不是那些悲伤的、拉着长脸、什么也不做只是坐在树底下或小屋子里过着单调乏味的生活的人的社区。这个社区是艺术家、画家、诗人、雕塑家、舞者、音乐家们的社区——有很多事情要做!

 

神只给了你一个变得富有创造力的机会:生命是一个变得富有创造力的机会。如果你富有创造力,你就会开心。

 

你有没有见过,当胎儿在母亲子宫里成长时母亲双眼里流露出来的喜悦?你有没有看到,当女人怀孕后她的改变?发生了什么?她内在有些东西在开花,她现在富有创造力,她将要生出一个崭新的生命。她开心极了,非常喜悦,她的心在歌唱。

 

当孩子出生,女人第一次见到孩子时,看一看她双眼有多深邃,她整个人多么喜悦。为了这份喜悦,她穿越了很多疼痛,但她没有掉进疼痛里。

 

她受苦了,但她的受苦价值非凡;这不是苦行,而是创造。她受苦是为了创造出更多喜悦。

 

当你想要爬到山顶时,这是最辛苦的。当你爬上山顶,躺在地上,跟白云低语,看着天空,你的心里充满了喜悦——每当你到达任何创造力的顶峰,这份喜悦都会出现。

 

要开心需要聪明才智,而人们被教导不要聪明。社会不想聪明开花。社会不需要聪明;事实上,它很害怕聪明。

 

社会需要笨蛋。为什么?因为笨蛋容易控制。聪明人不一定顺从——他们可能会服从,可能不会。但笨蛋无法不服从;他总是准备好让别人发号施令。

 

笨蛋需要别人命令他,因为他没有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他想要别人引导他;他到处寻找自己的暴君。

 

政治家不想要世人变聪明,牧师不想要世人变聪明,军队将领不想要世人变聪明。没有人真正想。

 

人们想要所有人保持愚蠢,这样每个人都会服从,默守陈规,从不越界,永远是民众的一部分,可以控制,可以操控,可以管理。

 

聪明人是叛逆的。聪明是叛逆。聪明人自己决定说不或者说是。聪明人不因循守旧,他不会敬奉过去;过去没有什么好敬奉的。聪明人想要创造未来,想要活在当下。他通过活在当下,来创造未来。

 

聪明人不会执着于已逝的过去,他不会扛着尸体。无论过去有多美,无论过去有多珍贵,他都不会扛着尸体。他跟过去已经结束了;结束了的,永永远远的结束了。

 

但笨蛋因循守旧。他已经准备好跟随牧师,准备好跟随任何愚蠢的政治家,准备好遵守命令——只要是权威,他就准备好下跪。没有聪明,就不可能有开心。

 

只有当人聪明,绝对的聪明时,他才会开心。

 

静心是释放你的聪明才智的工具。你越静心,你就会越聪明。但是记住,我所谓的“聪明才智”(intelligence)跟“知性”(intellectuality)不一样,知性是愚蠢的一部分。

 

聪明才智是完全不同的,它跟脑袋没有任何关系。聪明才智来自于你的中心。它从你内在泉涌而出,很多东西也随之开始在你内在成长。

 

你变得开心,变得富有创造你,你变得叛逆,你变得冒险,你开始爱上不安全,你开始进入未知。你开始危险的活着,因为没有其他活着的方式。

 

成为门徒,意味着决定“我要聪明的过我自己的生活,”“我不再是一个模仿者,”“我会活在我内在,我不会跟随和听命于外人,”“我会冒一切险来做自己,但我再也不是大众心理的一部分,”“我会独自前行,”“我会寻找我自己的路,”“在真理的世界里,我会开辟我自己的路,”通过迈入未知你创造出了路。

 

对于笨蛋,有很多高速路,很多人在这条路上走。千百年来他们一直在高速路上走——只是原地转圈,到不了任何地方。你会很舒服,因为你跟很多人在一起,你不孤单。

 

聪明才智给予你单独的勇气,聪明才智给予你富有创造力的洞见/远见。你内在升起一股巨大的渴望,想要去创造。只有那时候,作为结果,你才能开心,你才能活的喜悦、极乐。

 

译自:奥修《智慧之书》From: OSHO The Book Of Wisdom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