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業障的方法

 

偉大的上主恩許一個方法,可以讓惡業清除,讓汽球自由向上飛揚。

這個方法就是:讓那些累積惡業的眾生,用自己的身體來抵消惡業。

讓我們以電學的術語來解釋。

造成他人痛苦的行為所累積的惡業,可以比喻為蓄電池的充電,

而這個蓄電池就由應當對行為負責的靈魂來背負。

越多的惡業,電池充得越滿。

除非電池裡的電能可以被釋放,否則電池不能被丟棄,

而這會妨礙靈魂的靈性成長。

 

除了極少的例外,為這些惡業電池放電的唯一方法,

是讓電流通過自己來釋放,即蓄電池本身發生短路。

實際上,這種象徵性的放電,

是透過讓這個靈魂承受同樣或同等的痛苦和苦難來完成,

這些痛苦和苦難是他過去帶給別人的,也因此累積的惡業。

任何人經歷的每一個這類的痛苦,都是在消除惡業。

從因果的角度看來,沒有一個痛苦的經驗是白費的,

因為整個人類的惡業負擔是如此龐大,

即使現在靈界也不能確定在這世紀結束之前,

人類的惡業能否全部被釋放;

就算是即將席捲地球的混亂、動盪、和戰爭,會讓無數的人遭受極大的痛苦,

人類所有的惡業能否因此全部消除,還屬未知。

不過,即將降臨的苦難時期的目的,比僅僅只是釋放人類的業障還要複雜得多,

本書稍後將談及這個苦難,由於它是人類需要經歷的五大關鍵體驗之一,

而靈界希望這個「大災難」能為人類帶來靈性、奉獻、和兄弟情懷的復甦,

這一切是銀河系中其它星球上的眾生從未體驗過的。

 

因此,所有人類經歷的痛苦與苦難的經驗,

無論是身體、情感、或思想上的痛苦,對整個人類的靈性成長都有深遠的重要性;

這些經驗確實是完全必要的,它是人類攀登靈性高峰的唯一希望。[5]

這個比喻非常真實,人類的朝聖之旅,就好像攀登一座高峰。

峰頂是他的目標,但道路是艱難的,

途中危險重重,而且停頓和放棄的誘惑也很強烈。

他身上背著一個重擔,步步維艱,這是他的惡業壓身。

但藉由每一個痛苦或苦難的體驗,肩上重擔變得更小,他的步伐也變得更輕盈。

這也是為什麼等待投生的靈魂如此渴望再次投生的機會,

渴望去經歷在地球上才能提供的受苦體驗!

靈魂在那情況下,清楚的看到自己身上的重擔,

也不惜一切代價的去釋放這些業障。

 

通常消除業障的方法是:由造惡業的人直接去體驗痛苦和苦難,

但我們也提過,有少數的例外。

在兩種情況下,業障的消除可以由別人,而不是當事人自己承受。

第一種情況是,當事人完全明白因果律法,

但為了讓其他人可免去必須造惡業的行為,而犧牲自己去執行。

 

我們可以舉一個發生在亞特蘭提斯中期的事件為例。

大約在二十多萬年前,那時人類所成就的科技與目前的水準相當。

人類已掌握了原子融合與分裂的技術,

惰性氣體的技術被廣泛的應用於飛行和產生無限的免費能源,

而當時的通信技術甚至比目前的更進步。

 

在那遙遠的時代,人類遭遇了一種在地球上演化的奇異生命體的威脅,

這種生命體會侵佔許多土地,而最終人類將無處可去。

這種生命體是一種巨大的思維體,

在當時的條件下,它們可以自己物質化而擁有形體。[6]

數百個巨大的生物體出現在地球上,而且為了生存,它們必須消耗大量的植物。

我們可以將它們想像為巨大如山卻沒有形狀的生物,

有的長度超過半英哩,在陸地上慢慢的爬行,

它們經過之處,所有的植物與樹木都被吞食,

只留下裸露的荒漠石頭,毫無生機。

 

當時的人類了解,覆蓋大地的美麗樹木提供了大氣層中的氧氣,

若沒有樹木,氧氣會迅速的消耗掉。

人類擔心,這些巨大的生物體不停的吞食森林和樹木,

最終會對氧氣的供應造成威脅,

為了保護地球上的其他生命體〜包括人類,因此決定,必須採取手段消除危險。

一個鋌而走險的解決方法似乎是唯一的選擇,

那就是透過引爆原子彈,來炸掉那些巨大的怪物。

 

雖然當時人類已了解原子融合與分裂的原理,

但這個技術從未被用來觸發連鎖反應的爆炸。

之前唯一的應用是在高度安全掌控的條件下,就像目前的核電站一樣。

由於在原子層次上的爆炸反應毫無經驗,

也就不可能去估計多少放射性物質將產生多少爆炸力,

也無法評估放射的污染區會有多大。

原子彈試爆的計畫也不得不放棄,

因為有證據顯示,這種怪物對於敵對的環境具有高度的適應力,

人類擔心,即使是遠距離的試爆也將造成它們對於危險的警覺,

因此讓怪物有機會適應改變,而在人類所計畫的核爆中存活下來。

 

儘管爆炸可能會對地球帶來巨大的衝擊和輻射廢料,

但為了確保可完全摧毀這些龐大的怪物,設計者故意把爆炸裝置做得很大。[7]

 

當時的人們明白因果律法的完整意義,

而且他們知道,故意去摧毀那些巨大的生命體,

即使那些生命體是初階的而且沒有理性思維的能力,

將會為全體人類帶來極大的業障,

尤其是那些去安置和引爆核彈的人,將會擔負沉重的惡業。

當然,沒有人想要處於這決定性的位置,

因為摧毀那些生物時,一定會造成業障的。

但有極少數人因為對人類弟兄們的愛,大到足以鼓勵他們自願接受這些關鍵任務,

正是這些人承受了最多的業障。

 

當時讓地球上幾乎所有人懊惱的是,那核爆不僅消滅了那些巨大的動物,

同時也摧毀了每個爆炸點半徑一百英哩內的所有生物,這已經是夠糟糕的了。

然而在爆炸後的兩天內,爆炸的可怕衝擊削弱了地殼,

在脆弱的區域地殼開始移動和彎曲。

其中一個脆弱區穿越亞特蘭提斯地區,隨之而來的地震和洪水平息之後,

五分之一的亞特蘭提斯大陸沉入海中,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口滅亡。

 

在這個計畫中執行重要任務的志願者所承受的業障,

突然間已經遠遠超過先前所想像的。

一些志願者因無法承受「他們的行為導致了毀滅性災難」的想法而自殺,

還有一些人發瘋了。

極少數人禁得起那可怕的想法和感受,但他們已大不如前,

在他們所有後來的投胎人生中,他們都被驅動著去設法彌補自己所造成的大災難。

這些靈魂有許多個投生到當代地球上,過著為他們的弟兄犧牲的生活。

有幾位曾經擁有偉大典範的人生,比如甘地和史懷哲,

他們都試著去償還在那個可怕災難時期所造成的業障。[8]

 

我們並不希望被當成是編造故事的人。

前面所描述的傳奇故事主要是為了顯示,在某些情況下,

一些最高貴的靈魂會自願去執行某些必然會承受惡業的任務,

同時也透露了,在什麼情況下,業障可以從受業者的肩上卸下來。

明確的說,這正是發生在那些出於對弟兄們的慈悲而自願執行任務的那些人身上。

談到業障被卸下來,我們並沒有說業障被減免了。

業障永遠不能被減免或抹掉,

只能透過眾生的身體來承受痛苦而得以消除。

在亞特蘭提斯這個案例中,有幾位非常偉大的高靈,

他們在靈性和高貴的本質方面遠遠超過人類,

他們同意分擔那些落在自願者身上的業障。

因此,那些自願者就不必承受原本應當承受的偌大苦難。

 

同意讓業障轉移,是因果統御者的職責和權限。

如果他們否決了那些偉大高靈自願分擔業障的請求,

那麼,那些參與爆炸計畫的自願者,就不得不承受全部的業障。

如果讓這些自願者去消除這麼巨大的業障,他們很可能在靈性上被摧毀,

他們的靈魂將消逝,無法以獨立的個體存在。

 

還有一個例子,一位高等眾生消除了人類業障的一大部分,

不過,在這個案例中,這位眾生與其他人類一樣也是人。

我們說的就是,來自於加利利的大師〜耶穌,

他在十字架上的殉難,消除了當時每一個人類靈魂所攜帶的惡業的一部分。

因此,聖經上所說的「基督為我們的罪而死」確實是真的。

允許耶穌自己承擔人類一部分業障的決定,超越了因果統御者的權限,

因為當耶穌在十字架上受苦時,

基督的靈/聖子也與耶穌的靈魂一起,駐在他的身體上。

因此,基督的靈本身也承擔了消除部分人類業障的責任。[9]

 

以上的例子都屬於同一類別,也就是為了一些特別的原因,

一位已進化的眾生去承擔一個或多個較未進化眾生的業障。

 

第二類,消除業障的另一個例外情況,

發生在兩個靈魂之間的愛是如此之深,

以致其中一個為了減輕另一個的負擔,願意去承擔另一個的業障。

不過這一類的請求不常被准許,

當這種請求被恩准時,通常是因為那個提出分擔業障的靈魂,

已經為他的弟兄們做過許多無私的奉獻,

因此,在高等靈界的委員會裡更有發言權。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