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没有任何一种尺度的一头是怀疑而另一头是清白。清白不是盲目,清白看起来很清楚。怀疑源于警惕的眼睛,只局部开放。

怀疑象一只准备好发动袭击的猛虎。

清白是纯净的流水,没有一丝杂质。

清白不需过滤,

它本已纯洁。

纯净的光不需要任何过滤,

没有什么需要过滤,

纯净的光知道前进的路没有终点,它可到达任意地方,没有它去不了的地方。

纯净的光不仅普照你,而且它也自你那里发射。

在你之内的纯净之光反射出天堂的纯净之光,纯净的光只反射自己。当你的双眼目睹了纯净之光,你并不能看到其他东西。当你的双眼目睹了纯净之光,也没有其他东西可看。当你的双眼目睹了纯净之光,然后你就知道你与你的造物主是一。光是完整的,它不能分离。光是无限的,你是无限的光,就象我也是无限的光,无限是我们的光。

无论你的身体眼下身在何处,无论你是否身处黑暗的地牢,你都是我纯净的光。那是你的全部,那是你的扩展,但是你相信自己更甚于相信我。

没有光是件很糟糕的事情,那样就太没啥意思了。

拥有光但是不知道怎么整……这比没有意思还糟糕,纯属荒谬的浪费。

如果你没有光,你将不复存在。

你存在吗?你能说你不存在吗?你,我和你说,你从不知道不存在是什么概念。因为你从未失去过光,但是你把视线看往别处,有时让你承认你的光真的很难。现在你必须查看下你发光的心,你也许会问:为什么是必须呢?你那么做的话,你就能知道你是谁了。你必须知道你是谁,然后你才可能站出来大声宣告自己,你必须向你自己介绍你的本质。其他人知道你是谁无关紧要,你和我知道就已足够。

一旦你知道了自己的能力,你就能使用它。

如果你不知道你的能力,你是不可能使用它的。同样的道理,如果你不知道你拥有光,你是不可能将它点亮的。同理,你若不知道你诞辰于王室,你不能宣告你的身份。

你必须要知道些事情,

从知道你是谁,我是谁以及此刻你在地球要做什么的问题开始。你在这里肯定是要做些什么的,你在这里不可能白吃白喝。

站在天堂的高度,我看到你的光在闪耀,那是我从我所在的地方所看到的,那是我看到的全部,你那美丽的光。你就不能看到一点点的我所看到的光?想象你是我,现在到我旁边来,利用我的优势看,看所有美丽的上帝之光向你反射回去,你是观众,你是最初的上帝之光的反射镜。

原文地址:http://www.heavenletters.org/pure-light.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