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0

 

 

真爱被视为神的恩典礼物,通过这个恩典礼物一个人的灵性生命得以出生。真爱相当于唤醒的时钟,铃声一响一个人内在的神就会醒来,内在的神醒来就是永生和新生活的开始。内在的神一旦醒来就永远不会再次睡去。

 

神无法理解,所以神所恩典的真爱同样无法理解。真爱和世间的种种爱也有本质上的不同,真爱曾经是灵魂最深的记忆。一旦这种记忆被唤醒,一个人将伴随着真爱不离不弃直到永恒。真爱的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任何源自“我”的爱都显得微不足道,没有立足之地。

 

内在世界是纯爱的世界,所以没有真爱无法跨越门槛,不管一个人如何努力证明自己都将停留在外围。真爱通过对真理的爱、永恒的爱、神性的爱、一体的爱来逐渐培养之,在这里对真爱的寻求过程相当于寻找瑰宝。瑰宝需要一点点挖掘出来,直到真实看到它散发出本有的光芒,就是真正拥有它的时刻。也许从现实的角度这不比获得巨大财富更让人激动,但是和这个无形却具有永恒价值的瑰宝相比,亿万财富也不过是一堆尘土。

 

既然是真爱,那它就应该是永远真实和不变的,变化的就不会是真爱,而是情感。真爱就如同一场梦中的自我游戏。爱在对立面当中扮演分离的角色,分离的爱在不同人身上寻找自己的影子和完整。不过一旦发现真正的完整无法在另一个人身上找到,爱的热情便会冷却。因为有情感才会有痛苦和快乐的感受,也因此情感的爱总是充满着幻灭感。但是当真爱的力量注入情感,它就变成了对真爱自身的爱。一个人怀着极其深刻的情感爱上真爱,其实就是真爱同时扮演着爱者和被爱者。这就不再是虚假自我的游戏,而是真实神圣的游戏。

 

所以真爱并不幻灭,短暂、无常、抓不住。真爱既不在情感层面也不在理智层面,但是真爱可以进入情感和理智并融合两者。真爱创造着自己喜欢的游戏并享受其中。和真爱相比,世间的爱都是一种迷惑、一种假相。来自灵魂深处的爱无法抹去,它就是灵魂的本质。而来源自我的爱随时会被自我背弃。

 

如同一个人被富有的庄园主人邀请,尚未见到他本人就被他美丽的庄园所吸引,留恋其中,而遗忘了此行的真正目的。这就是真爱和世间假爱的区别,真爱是爱对了对象。爱真正富有的主人,创造者。假爱是爱错了对象,错把微不足道的暂时之物、创造物当做主人来爱。爱对了对象就有可能获得永恒财产,爱错了对象得到的也终会被夺走。真爱的追寻正如找到真正的主人,而非迷失在他的美丽庄园当中。一旦爱错对象,看似会经历很多丰富的人生体验,却终究一无所有。因为没有一样是真正属于自己。

 

爱永恒还是爱短暂,爱世界还是爱造物主,爱实相还是爱幻相,爱自由还是爱束缚,爱轮回还是爱解脱,爱真爱还是爱自我。爱的选择方向和不同程度决定了一个人是否拥有真爱,以及真爱的层次。

 

一旦建立起和庄园主人的情谊,自然也会对他的美丽庄园欣赏有加。如果一个人内在拥有真爱,他也能够爱一切似乎和真爱相对的事物,因为在他眼里一切都是真爱的显现,他不得不去爱。就象一个坠入情网的人会感觉周围人都是那么可爱,而一个融入真爱的人世界也会在他面前变得明亮。他会通过真实的眼睛去看世界,而不再象过去那样带着有色眼镜。

 

一个人内在的真爱让世界变得无限宽广和完整。而内在的真爱将产生灵魂层面的连结,跨越时间和距离带来的分离。一个人还是会在这个假相世界建立朋友间的爱,伴侣间的爱,每一个心灵之间的爱。借助情感扮演好该扮演的角色。但是那种爱将不会象过去那样,携带着执着和痛苦之身。

 

真爱并不象出于社会或个人需要的博爱、大爱、慈善那样,靠着道德感的强烈冲动也许会带来某种帮助,但是终究无法触动灵魂。真爱有时就象一朵平凡无奇、却具有生命力和香气的路边野花。简单而朴素的存在,比任何艳丽无比的塑料花更具有真实意义。因为它会带来生命,另一个世界的气息。它也会让懂得欣赏并靠近它的人感受到同样的内在生命。这样的真爱表面平凡,内蕴丰富。从不吝啬地散发光辉,并不在意别人是否能够理解或接受。

 

真爱的渴求是灵魂深处的渴求。这种渴求不断从现实的对立游戏中累积。因此一个人不应拘泥于过去的形式和经验,把真爱当做某个遥不可及的对象。要直接从内在感受真爱,直接从内在连接真爱。就好比当真爱当做最圣洁、最纯真、最喜悦那一部分精神来想象、来深爱。爱离得越近越能体现真爱的完整性。

 

真爱需要专一的力量。在真爱道路上,要么不爱,要爱就要爱得深刻、深入。虚伪和假装是没有市场的。在这个世界上为爱而沉沦或痛苦的大有人在,但这些都是自我的游戏。鲜有人为真爱付出真心和全意,一旦付出真心和全意,他将拥有真爱的力量,这种力量将一直伴随自己,跨过艰难险阻、毁灭重生。渴望真爱越强烈,合一过程就越短。所以渴望必然会在最关键的时刻,成为一种毫无退路的破釜沉舟之时,才能发生灵性命运根本性的转折,也就是神圣恩典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