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亲爱的,我再次听到你发自心底的话语。我听到你说:敬爱的神,今天你想带我去哪儿?从什么样的挫折中让我振作起来,到什么高度?

我好像一生都在沉睡。过去我不知道,也很难醒来。我不知身在何处,好像是处于某个中间地带,承受着痛苦,但试图不去理会。

我也会回想过去我认为的那些快乐的事,然而它们现在对我来说,似乎也不那么快乐了,过去的束缚也有些松动。那些快乐是拼凑的。我整个生活的组成,我并没真正的活过。我被动而冷漠,迷失在某个地方,其实根本就不在任何地方。我一直是在沉睡中生活。偶尔会睁开眼,然后再闭上。我曾认为的那些享受也并不真的让人享受。不是在高贝噪音里,就是停顿在中间。我被困在我自己选择或建造的笼子里。我想要过应该过的,应该去爱的生活。帮帮我,天父。

亲爱的,你走近我,然后再去指责生活,这过程多久会重复一次。你觉得生活只是从你身边绕过。

想让梦想成真,你就要重复同样的事,因为你发现,一直以来你只是个旁观者,一个始终站在旁边旁观其他旁观者的旁观者。还是只睁一只眼观察。

生活并没有从你身边绕开,亲爱的,是你在打盹儿,既不完全清醒也没完全睡着,还健忘。应该说是心不在焉,不清醒,但还不是完全没意识。对于不是你心之所愿的事,当然还是有意识的,只是选择忽略掉。真的,你并不知道你是谁。可以说你一直很茫然。

你在学校里呆过多久,排着队,却搞不懂自己在做什么,不属于那里,不知道学校是什么,而只是坐在那里。你一直等待,保持存在着。很多时候,为了勉强生存你会选择在沉睡中过活。你坐在那里,只是自己的机器人版本,像上了弦的玩具,听从着吩咐。你拾起其他人的想法,当成自己的,然后再传给别人。在一些不顾他人的竞争中,你几乎不敢去感受。

你是对的。你不知道在干什么,或着发现自己在个所谓的地方做着什么。你认为你的人生只是一座荒岛,看进去的时候,如万花筒般令人目眩,它的意义何在你茫然不知。你勉强混着日子,让自己过得去。你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不愿被理解,不想被理解。你也不想去理解。

你到处打发时间,散布你的想法。

你更多是活在想像中,或是书本的章节里,而不是去过好眼前的生活。你在外面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寻找能说服自己的理由,却没有找到。你自己是个谜。

现在你在沉睡中被唤醒,想要起来,不想再犹豫。你就像匹诺曹,现在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孩儿,一个想要走入生活的精心打扮的玩具,你要成为真实。

你曾经疏忽的生活,现在你要启动它,对生活是什么,以及活着该是什么样有了一些想法。

你愿意放下过去,进入到现在当下这一刻吗?是的,现在进入生命这一刻的时机成熟了,让自己沉浸其中,看看在你的生活中做一名参与者会怎样,去看看,你生命流逝的并不太多,它们只是在看着你,看你自己。你从躲藏的地方走出来,然后说:我在这儿,不是在生活的边缘。我就是生活,天父和我在一起。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living-in-some-kind-of-in-between-land.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