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0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爱在很多方面都可以有破坏性,因为爱未必是开悟的,未必。

 

母亲爱自己的孩子,但世人皆在受苦,因为母亲爱自己的孩子。你去问一问精神病医生、心理学家。他们说所有的神经症都可以归结为母子母女关系。

 

精神病院里很多人都在因爱受苦,没别的。父亲爱自己的孩子,牧师也爱,政治家也爱。每个人都在爱,但爱未必是开悟的。

 

当爱开悟了,它就是慈悲,接着爱有了完全不同的品质,它带给你自由。它的整个作用就是给予完全的自由。它不光是谈论自由——它竭尽所能的让你自由,它竭尽所能的摧毁自由之路上的一切阻碍。

 

所以爱可以但未必很警觉,那么它就具有破坏性。爱加上觉知等于慈悲。光爱不够,否则人间早成天堂了。

 

你爱你的女人,你的女人爱你,但最后发生了什么呢?什么也没发生,除了毁灭。你的爱OK,你也OK。但你无意识深处一直在制造你意识不到的东西。所以一个人可以非常有爱——那是爱的危险。

 

要爱,一个人不需要是个佛,那就是问题所在。人能爱,但有时候爱比恨更伤人,因为在爱面前你无法捍卫自己。

 

如果我爱你,你如何捍卫自己?即便捍卫自己这个想法也会让你内疚。你会变得脆弱,因为我爱你,我是主导。爱能变成非常微妙的政治,确实是。爱变得非常独断、专横。

 

所以爱未必是自由。它应该是,那是理想状态。所以永远记住,如果你带着觉知爱别人,只有那样爱才会是祝福。否则,没人知道,你或许会谈论,你或许甚至会渴望,你或许会假装它是祝福,但那无所谓。总的结果会出错,因为你在某些地方错了。

 

一旦你明白,通过爱一个人很容易就能变得强势,一旦你明白了爱的政治,在爱里你就变得高效了,你很有手腕,人们成了牺牲品。他们不知道如何逃脱,因为光这样想就会让他们内疚。那个人这么爱你——你要去哪儿?

 

你找不到一个比好妈更糟糕的妈了,你能吗?这是不可能的。一个好妈太好了,她把你彻底扼杀了。即便坏妈也更好点,因为至少跟坏妈在一起,你还能抗争,你能通过抗争成为自己。跟一个好妈在一起没戏,跟好好父母在一起没戏。你完蛋了。

 

所以爱未必是祝福。100个情况里有99个,爱是诅咒,甜蜜的毒药。如果毒药是甜的,一个人会倾向于忘记那是毒药。

 

最重要的是觉知。一个有觉知之人的临在,即便他没在爱,也会是一项祝福。他或许对爱完全不在意。他或许根本不爱,他或许极为严厉。禅师非常严厉,几近残酷。他能揍你,他能把你从窗户里扔出去。他一点爱也不献出来给你,但他会献出觉知,他的觉知是祝福。

 

我没说爱应该被否定,但爱不应该是最重要的。觉知应该是最重要的。爱应该如影随形。

 

每当你吃东西时,营养应该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色香味。如果色香味俱全,很好,但人不应该认为,让食物有营养,只要色香味俱全就够了,或者说色香味才是关键。合成食物、错误的食物就是那样越来越流行的,因为现在人们知道消费者喜欢什么样的色香味。但那些不是关键。

 

你不食色,你不食香,你不食味。色香味俱全很好,但如果你吃的东西没有色香味,但有生气,食物的活力,食物的有机……那才是关键。

 

所以最重要的是觉知,其次才是爱。如果一个师父能做到有爱,他的爱不会成为其觉知的替代品,很好。否则最好放下爱,只是保持觉知,因为那样你不会伤害任何人。

 

西方人现在错过了爱。你必须了解这一点。家庭生活几乎消失了。旧日里爱的氛围不见了。冲突和暴力,孩子与父母之间的争斗,丈夫与妻子之间的争斗,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争斗,阶级之间的争斗,白人黑人之间的争斗随处可见。冲突、挣扎、暴力、侵犯、愤怒随处可见。爱已经消失了——爱是人的基本需求。

 

所以只要有人献出一点点爱,人们就会疯狂的追随他。现在会出现很多献爱心、控制你的人。爱正变成未来的政治,因为人们如此渴望爱,随便一个人把手放你头上,你就觉得颇为兴奋。

 

在西方,大师们就是那样变得这么突出、杰出的。东方人像车水马龙一样涌向西方。在这里毫无价值的人,到了西方成了大师…他们全是笨蛋。但他们全是大师,因为他们对你献出了爱心。

 

西方处在极大的混乱里,缺少了一些基本的东西。得有人满足它,很多人在满足它。我看到很多毫无价值的东方人在西方成了大师。他们一无是处,但你的需求很强烈。

 

当人饿了,他啥也能吃。当人渴了,脏水他也喝得下去。在沙漠里,有时候一个人不得不喝自己的尿液。没水,怎么办?尿液通常是不能喝的,可当你都快死了,谁还在乎是尿是水,啥都行。人们会杀死他们的牲畜,他们的马或骆驼,喝它们的血。

 

那就是正在发生的:爱缺失了,人们在寻找爱。任何屈尊待你的人,任何知道你需要的人,都能让你觉得他是父亲或母亲……你缺少母爱,你缺少父爱,所以任何人都能走到你面前,跟你说“我是你爸”。

 

所以父亲形象出现了,母亲形象出现了,但他们都是替代品。他们帮不上多大忙。他们都是暂时的安排,如果一个人对他们执着太久,就会有破坏性。

 

所以当你看到真实的对方,你就开始找另一个大师。你还会再去找别的大师,但好好看看你在寻找什么。如果你在寻找爱,那么爱必须在你心中升起。无论你的需要是什么,它都必须出自于你的内心。

 

找一个人,找一个社区,那里的人不给你爱,而是给予方法,好让你自己活出爱。你不会得到安慰。安慰很简单。我可以爱你,可以安慰你,但这没用。唯一有用的是能帮助你成长的东西。

译自:OSHO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