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觉得你现在正在做的是什么,仅是移除界限?你想过以其他途径去达到无限吗?你怎么去达到无限?不要指望原地不动,你等着一切都变,就是自己不变。我所说的就是你必须让自己的眼皮稍微睁开一点,看更多的东西,不要只会盯着熟悉的东西看,看那些恰好在你眼皮下发生的事物。现在你愿意瞥一眼那无限处,你害怕你看不到多少,担心有些东西离你而去,当一切成为现实时,你将看到很多很多。

无限处没有围栏,要不然也不叫无限了。你曾经习惯于围栏,就是这样,那就是你的境况。当你看到超越于你自己编织的防御网的范围后,你担心做什么以及会发生什么。他们并不能让你安全,他们让你渐行渐远。

对于安全的需求只是你的一个错觉。

你竟然把安全做成一种产业了。

你制作了警报,天天向你报警。

我告诉你不需要警告,我告诉你只要稍微抬下你的眼皮你就能看到很广阔的区域。

哥伦布是怎么做的?因为地球没有边界,他断定任何人都到不了地球的边缘。他消除了恐惧,恐惧是想象出来的。

我要告诉你,所有的恐惧都是想象出来的,所有的危险也是想象出来的,你为何不想点比危险好的事情呢?

你脚下的地球是我的光做成的,你脚下地球上的光一点也不比天堂上的光少。如果没有上,也没有下,你行走天堂的感觉就象在地球上一样,因为你一直被误导,这种理解还是需要一点胆量的。

实际上,你一直呆同一个地方也够胆大的,我说的地方是指意识。与其说是避免危险,还不如说你的生活就是那样。你太需要抓住机会了,如何抓住你看不到的机会?那只有靠不断舞动的臂膀。一旦你能看见了,你还抓不住吗?有哪棵葡萄树是你摘不到的?

当你的视野能覆盖挣个葡萄园的时候,为什么只满足于你手上的一个葡萄藤呢?

无论你怎么认为你用双手抓住了生活,你抓住的实际上只是你计划中的一点点。无论你怎么认为你以双手抓住了生活,尽管它让你觉得坚实……就象我们常讲的,它实际上还是脱离了你的掌控。事实上,只有眼睛可以去获取,眼睛受用了,心也就接受了。

手实际上并不能持有任何东西,在运动中除了我们的合一性外,没有什么可以存在于运动和相对性里。无论你的手抱得有多紧,手里的东西还是要从你怀里跑掉。

葡萄成熟了,就被摘了,或者还未被摘,但是从葡萄树上落了,它们被吃或者还未被吃,葡萄都是转瞬即逝的事情,甚至是葡萄园对于那产权人都是转瞬即逝的,因为葡萄园主不是所有者,他是位创造者。不管他对土地拥有多少契约,他的产权证书仅是一张纸而已,什么都没拥有,所有的都是借来的,或者是个短期的礼物。

但是葡萄园从哪里来,它是永恒的。

你从哪里来,那也是永恒的。

葡萄园的本质和你的本质,依然是同一本质,那个本质永不改变,它是永恒的,难道你不想多看点有关你的真理?难道你不想看运行于全部生活的本质?

难道你不想给个名字吗?难道你不想给出不可名状的名字?事实上,你是有名字的。

我被称呼为上帝、爱和永恒。

那就是葡萄园的本质。

那也是每个人的本质,你被定义你的名字所称呼,但是那名字并不是你的本质。你个人的名字只是个代号,你务必要知道这一点。你是一,你们的名字也是一,掌握这一点就够了。

原文地址:http://www.heavenletters.org/the-boundless-does-not-have-boundaries.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