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3

 

 

 寂灭是无法期待和欲求的的一种心灭状态。基本上,快乐依赖感官对象和精神形式,包括生理和心理的总体条件。很难想象寂灭会带来喜乐,即便愿意相信,这种快乐似乎也不在正常体验范畴。但是实际上,相对于其它任何类型可体验的快乐,寂灭带来的喜乐不可思议。一切形式的快乐和寂灭的喜乐有如地上与天上之别。寂灭喜乐其深度和广度也具有无限扩展性。

 不管怎样,寂灭呈现了一种生命以外的可能性,就是在我们的有限身心范畴之外另有一种真实的极乐存在。这种极乐同样伴随着诸多美好事物的轮番显现,比如美、爱、力量和智慧。这些仅仅也是无穷无尽灵性宝藏的一小部分。

 这种无穷无尽也可以称作无极、无始无终的道体。寂灭就是个体心融入道的本体过程。心要如何才能达到寂灭,就象水滴如何才能融入海洋?心没有办法靠自己达到寂灭,因为任何心的作为都是在强化心。水滴也无法融入海洋,因为水滴本身就在海洋里面,对水滴(自我)的坚固分离意识本身就是幻觉。

但是如果不强化心,心也会变得软弱无力、缺乏完整、没有斗志。所以不能把在生活夹缝当中残喘的一时清闲快乐当作一种“有道”的表现,这样的心可能是清净寡欲的,但是也是经不起生活的风浪的。所以人不可能单凭生活的境遇和崇高的理想境界来达到生命的完美,人更需要了解和掌握极性的规则和运用,要善于玩一场在各种限制中打破限制的游戏。要在两种力量中寻找极致的平衡,因为只有平衡才有可能让心的冲突状态消失,这种平衡仿佛冰冻的湖水。这样才能毫不费力地进入寂灭。通过寂灭而融入道的本体当中。

 如果说这一部分是有为的,觉悟到“自我坚固”是一种意识障碍则是无为的智慧。对生活和自身命运的理解和寻求突破、加上无为的智慧就是真正的修行过程。世间的种种安全感看似重要,但是却无法掩盖心灵的种种担忧恐惧,不经历一番内在的奋斗,一个人无法想象还有更高的自由和喜乐状态。而一个人内在的奋斗起始则来自于心灵渴望终极的自由和解脱那一刻。

从感官对象的兴奋快乐中,从有所依赖的精神形式快乐中慢慢释放出来,无所依赖的心灵能够变得寂静,寂静的心灵能够进入一种无由的喜乐。

无由喜乐只会出现在一个人全然忘我之时。这种忘我既要有身心的放松,又要有对于单独的享受。身心的放松很容易做到,但是单独意味着没有任何外在的依赖,不依赖环境、气氛、他人、目的性。能够享受单独就能够从寂寞和孤独中升华出诗意。但这诗意又不是多愁善感,而是纯粹的灵魂喜乐。如果有依赖,一个人将无法理解和体验来自内心深处的无由喜乐。也将对一切有深度的未知事物充满恐惧。

喜乐其实是一种无浮华无雕饰的存在本身所散发出来的吟唱。进入到这种存在与之共舞,是内在行道的第一步。

正如一般人离不开各种形式的快乐满足,来确定生活的意义。而如果没有内在喜乐,一个人也无法确定在内在的行道是否有足够的吸引力和价值。喜乐也常常成为进步与否的判断标准。

在内在行道,一个人要控制好感官,不要成为感官放逸的牺牲品。释放掉对生活的各种顾虑担忧,并且有规律地进行自我训练,才有可能进入到无感官的世界当中。甚至对于思想的习惯依赖也需要被头脑寂静的喜乐所取代。无思想的感受同样会产生一种深刻的无由喜乐。

 通过任何吸收能量的方式而获得的喜乐是更高层次的喜乐状态,这种状态常伴有入定的效果。内在的意识固着在某种能量频率当中,从习以为常的思想状态进入到特定的专注状态。这种入定是借助精微感官的开启来累积和享受能量。

能量的层次就如同穿破很多能量气泡一样,每穿破一个气泡体验都有所不同,能量增长的同时伴随着身心的轻盈,因此喜乐程度也会增加一个层次,而对过去所经历的喜乐状态将不再有感。这就是为什么当一个人频率下降时是一件很令人不安的事情,因为一个人只会习惯处在最适合自己的频率当中获得滋养。

如果一个人的频率越来越高,那他对生活对象的依赖性就会越来越少,各种人为的思想限制得到消除。而且他必然会花很多时间去维持频率,因为在肉体中保持高频率非常困难,需要不断补充能量。其结果是在灵性上也越来越精进,一切无关、不必要的事物都要放手。只要是不再适用当前情况,一切因缘、喜好、追求也会象阵阵波浪卷走岸边的泥沙一样。

另外可能导致的情况是,身体将越来越难以维持这种高频率。一切劳身体、劳心的世间事务都会让人疲惫不堪。身体的能量已经全部向能量身体移动。能量身体在变大,肉体却在变小。能量灌满在内似乎已经达到了极点。到了这一步,如果一个人不能自悟,则非常需要一个过来人的点拨。

在这个阶段,将成为一个人获得证悟的跳板。如果不再执着于能量的累积,而是把能量释放到身体外在虚空当中,放弃任何带有个人意识的努力。那个无需努力的本然状态就会自然呈现。

在证悟当中会经历一些过程,这些过程在时间和顺序上不一定完全一致。可以用刹那来代表过程之连贯性,但是刹那之间依据个人情况所经历的时间长短不一。

在证悟的第一个刹那,内在专注达到极点并停止。

第二个刹那,心体短暂离开身体,融入到无边虚空;回来的时候完成心与无形的连接。

第三个刹那,代表神性门户的额头被恩典的能量灌入,顶轮三十二根脉完全打开,身体内的能量冲出与外在能量合一。

第四个刹那,无以伦比的喜悦状态。

第五个刹那,喉轮被振开,喉轮代表生死的玄关、出离。

第六个刹那,虚空消失,只有真空或光留下;主客对立消失,心消失。

第七个刹那,感觉不到苦感觉不到乐,入于寂灭。既是无苦的极致,也是无乐的极致。

第八个刹那,在寂灭当中无由升起无量爱和极乐,非世间所能体验的感受。强度是世间快乐的成百上千倍。

第九个刹那,一切生灭、有无、对立现象脱离心体,不再纠缠,形同虚设。既然是虚设就无需恐惧、改变、纠正。无二的智慧开始证得。

第十个刹那,经历一个下降的过程,过去有意被关闭的感官、知觉、情感重新开放。在证悟和普通状态之间进一步调和,有形和无形,天堂和尘世融为一体,就象水融于水。心只要愿意,随时可以享受寂灭喜乐,不再有人世间种种痛苦。

【全線閱讀】《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