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偶然听你说:谢谢你,神,你让那么多人聚到了一起。

这就是我要做的,我把所有人带到一起。我肯定不愿意我的任何一个孩子相互分离。

我理解并尊重你的独立意愿。我从未遗忘我们的一体性,我是每一个人是每一件物,你也如此。没什么可代替我的爱,你也正向着这一目标迈进。

即便是怒火之中,你也在寻找这种一体性的状态。要不然,在你心灵和头脑的缝隙中,在你觉得毫无意义时为何还要大惊小怪?

你苦恼时,你寻找一个空档,以横向或者交叉的方式来逃避爱。你其实是一个爱的试验员,你进入生活这一实验室,你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关于爱的体验。

你提出诸如此类的问题:

爱到底有多少种表达方式?到底有多少种保有爱的方式?什么可以扩展爱,什么可以阻塞爱?什么会分裂爱?爱到底是什么?爱到底有多危险?自我要如何处理才会象爱那样肆意挥洒?如何才能让相爱的两人远离爱并且在他们的生活中相互分离?友谊的中线在哪里?仇恨到底从哪儿来?

心碎之前哪种程度算心痛?

爱能粘到一起吗?

我和你讲:

爱该当自由的时候,爱需要花费多少?你呼吸空气的时候,你花费多少?爱不该自由吗?爱该感激涕零吗?爱被拐了,爱再也找不到了?赎回爱需要多少钱呐?谁来支付赎金?赎金支付给谁呐?爱可以出卖吗?对于爱,这般大惊小怪干什么?

生活在无人岛上意味着什么?世界能迷失自己?人怎么可能忘记爱?爱如何能逃脱人们的注意,哪怕一瞬?

没有人类,世界还能存在吗?世界会是什么样?如果到处都是知更鸟和冠蓝鸦,世界看起来会象什么?没有你,世界看起来会是什么样?生活的意义会是什么?

你一直想的是什么?

你如何分享世界?

你如何能不分享世界?

我为何问这么多零碎的问题,谁来回答我?如果你不答复我,你为何不愿意呢?

那就是答复你自己,亲爱的。

你担心什么?有什么不让你担心的?

为何你低声呢喃,为何你大喊大叫?你打算朝谁喊叫?

放心吧,我不是盘问你。我是爱之神,除了作为我的爱之子,你还能期盼自己是其他什么吗?诞生于我的心,除了作为奉献爱和收获爱的存在之外,你还能是什么?

我要求你光临地球,你不可能隐形。你提供什么样的计划书?你想收获什么?

今晚你孤独吗?那么在星星上舞一段吧。点亮你的心,再次开始梦想。

梦着你的梦,做个崭新的梦。离开架子,自己走上你梦想的舞台。我要看你旋转个不停,我要看你翩若惊鸿,我要看你双脚跳离地面,谁告诉你说你不能飞?

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你:

展翅翱翔,飞上月亮飞上太阳飞上星星!找到我。现在就开始攀爬,就象爬个葡萄架,爬棵树,放轻松,用一种适合你的办法。

我在这儿,这儿有我。你在哪里?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dance-floor-of-your-dreams.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