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来自Allen的一个问题:"John,你能讲述一些关于Datre是如何出现的信息吗?我知道这个名字包含了各种组成这个"传导灵魂身份"的振动体,但我还是很好奇你们是如何遇见他们的.我想知道这个故事背后的故事."

 

JOHN:首先,"灵魂"这个术语并不适用于宇宙存在体.那只是各宗教在发展过程中创造出来的地球术语,用来试图解释"自我的本质",却没有真正"理解"它到底是什么.

 

为了回答你的问题,我想简单介绍我与Aona相遇前后的一些简略背景资料.

 

,John,50年代早期就参与了这种"新时代/灵性"的学习.当时我在学习圣哲曼(The Saint Germain)"我是"资料 (I AM material). 同时做为科学家,我曾参与了一些关于UFO推进系统的可能性学说的研发.在那时和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接受了有飞碟UFO的可能性.

 

70年代早期,我在新英格兰地区一个较大的"新时代"中心担任研究总监.在那里,我们帮助拥有"灵媒"天赋的人更好地开发和更准确地使用他们的潜能.70年代中期,我住在苏格兰芬德霍恩的新时代社区,也在印度的奥罗维尔居住数月,并为这2个地区的合并做出了努力.在那些天的美好体验中,让我接触到了地球能量与它们的自然规律.

 

早些年,我在美国和欧洲发表过很多新时代科学方面的文章,也在很多国家演讲 - 主要关于地球能量网与"前世回溯".到了70年代晚期,我开始第一次直接与来自这个宇宙另一部分的存在体交流.这些冒险过程都撰写在了书籍"On a Slide of Light"(我是那本书中的"红胡子科学家").到了1980,我搬到了凤凰城的亚利桑那州地区,仅在到那儿的一周后,就遇到了Aona.

Aona见面后,我们彼此认识对方后就结婚了.那时我们住在房车中,跟随内在的指引到处旅行.到了80年代中期,爱丁堡大学答应为我提供研究经费 - 如果我们能马上搬到苏格兰的话.于是我们卖掉这里的一切搬到苏格兰,可惜最后那笔经费却没有实现.然而在苏格兰,大概快一年时,Aona开始拥有第一次与赛斯和Ramtha接触的经验 - 包括视觉与触觉感知.1985,我们又回到美国,并被要求前往拜访在耶姆华盛顿的JZ Knight(Ramtha的传导者) - 因为Ramtha提到了我对地球能量网的研究工作.我们在华盛顿呆了大约一年- 也拜访了其他几个当地的通灵者.

 

在华盛顿期间,我们的朋友给了我们一个占卜板(Ouija board) - ,Aona,第一次玩占卜板,就是与非常精通占卜板的Jane Roberts.

 

至于我Aona的背景,非常简单.从小在一个"教会"背景下长大.高中毕业后就工作,结婚,丈夫14年后去世,留下一个要打理的生意.我经历过2场手术,同时在2个不同的主刀医师下进行.当时医院中充满了很多"感染源",我在一场手术中受到了感染,被安置在重病护理区.

 

某个白天或晚上,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飞出身体来到天花板上,直接站到几个""面前(这是我的头脑对他们的转译).我好像与那些人谈论了很久,然后就感觉到自己滑回了身体.在身体中,体内的疼痛难以置信.我的身体已经变成紫色,从肘部,膝盖再至下巴. 对我来讲,那些天的生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最后某天,他们给我带来午餐,一个汉堡包和炸薯条,就要求我回家了.

 

我无法站立或走路,还有复视(双重视觉).我的一个"精神导师",一位老妇人,她陪我呆了3天后就离开了.然后我试着教自己走路,写字等等.就在那次出体后,在接下来的5年或更长时间内,我的头脑中总是出现2种不同的思维模式.

 

现在我已经能够控制我的思维模式了,能以2种不同的方式看待问题.我能理解那些来自宇宙观点的角度,同时也能理解地球人的角度.那儿有很多事情让我感到困惑,甚至现在也同样如此(而且到目前为止,这已经有21年了).

 

我想知道并理解很多很多事情.我阅读了各种不同类型的"**""**主义"书籍,并进入各种灵修团体中探索.我做了很多事,但其中一个无法做到的就是冥想.在冥想中,我会睡着(至少我不记得自己去了哪里或经历过什么).同样的,在睡梦中,我也不记得梦境.我还剧烈头疼过很多年.当我开始与宇宙存在体工作时,被告知那是因为头部在进行"重新连线/布局"的缘故.

 

我并不想成为一个"通灵者",因为有很多人都在通灵.,就像Jane Roberts一样,不断被质疑.当真正的工作终于开始时,我不得不学会完全离开身体.因为身体不愿放手,所以花费了一些时间进行训练.同时,能量进入体内调节,产生热量,有时我甚至觉得自己都要"燃烧"起来了.最后,他们在通灵板上问我,问我是否愿意把一生奉献给宇宙信息传导.我考虑了很久,知道这将涉及到什么.一直以来,我都"知道"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

 

最终,我决定以网络的形式公布这些信息,我觉得这是人们能得到它的最好办法.我只认识2个传导宇宙信息的人,包括我自己.我们的一个朋友借给了我们"另外"一个传导者的录音带,我们对那些相似的传导内容印象深刻.(这个传导者同样经历了很多不同时期的"重新连线/调节")当我们与这位传导者第一次接触后,我们都得到了确认的答案.我们很高兴遇到她与她谈话,因为我们的体验是别人都没有经历过的.

 

我们都惊讶彼此能从同样的存在体中获得相似的传导信息- 因为在当时那是不寻常的.后来我们发现,那些存在体对我感兴趣的原因之一是:当通过我进行传导时,我对他们的"声音"模式或传导主题没有限制.而另一个传导者却制约了"所有"这些存在体 - 使他们传导出的内容都听起来相似,除了极少数的例外.我们还被告知:因为我来自这个泡泡之外,身上携带的"垃圾"较少,所以与那些存在体工作相对容易.因此从那时开始,我们之间的合作就开始加速 - 直到成为今天我们称之的Datre.

 

我喜欢当一个普通人,喜欢通过网络的形式发布这些内容,因为这能减少不必要的批评或质疑.这些信息都在这里,不收取任何费用.那儿有很多很多人都无法支付昂贵的"心灵"课程.所以...这些信息都在这儿,你可以看,也可以不看.

 

我不是一个喜欢"加入团体""群聚"的人.也许这就是其中一个我为什么会传导Datre的原因.我的朋友非常少.在我所有的朋友中,只有2个朋友知道Datre,我唯一的妹妹除外.

 

Datre是一群很棒的混合存在体.他们严肃,认真,信息量大,有趣并充满着爱.他们有的能走路,吃东西;有的还能看电视或帮我粉刷墙壁.当粉刷厨房的橱柜时,我用右手尽量粉刷右边,""就会等着帮我粉刷左边!因为我太习惯使用右手了.

 JohnAona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