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5-01

 

 

第二十二章降神术

 

「降神术(spiritualism)」这个术语在现代被用于表示通过通灵媒介与星光世界许多不同种类的交流。

 

降神术运动的起源和历史已在第二十一章中描述过。令降神术现象有可能发生的以太机制也已在以太体一书中描述过,推介学生去看一看。

 

现在我们仍然需要考虑这种与看不见的世界进行沟通的方法的价值,以及通信可能来源的本质。

 

在证道学会的早期,H·P·布拉瓦茨基写了一篇关于降神术的相当激愤的文章,并且非常重视整件事的不确定性,以及虚假人物优于真实外表的问题。毫无疑问,这些观点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证道学会大多数成员对整个降神术的反对态度。

 

另一方面,利德比特主教断言以他自己个人的经验看,对降神术是比较赞同的。他花费了几年时间用降神术来实验,并相信他自己已重复见到了几乎在相关课题的文献中所读到的现象。

 

在他的经历中,他发现绝大部分的亡灵都是真实的。他们给出的信息往往是无趣的,而他们所描述的宗教教导通常是「基督教与水」:然而,就其而言,它是自由开放的,并且领先于偏执的正统立场。

 

利德比特主教指出降神术主义者和证道学家有许多重要的共通点,认为

1)死后的生活必定是真实的、生动的、永远存在的;

2)对于每一个人,无论好与坏,也是必然有永恒的进程和终极的幸福。这两点具有非常巨大和至关重要的意义,因为它们都大大领先于普通的正统立场。

 

但有些遗憾的是,目前降神术主义者和证道学家无法携手于这些广阔的问题,并且达成共识,在小问题上就有分歧,这情况直到至少整个世界都认识到真相才会转变吧。在这项工作中,两方寻道者的体系在真相后都有充足的空间。

 

那些希望看到现象的人,以及那些只相信眼见为实的人,自然会倾向于降神术。另一方面,那些想得到比降神术中通常所提供到的更多哲学的人,自然会倾向证道学。因此,这两种运动都迎合了自由主义和开放的态度,但却适合于不同类型的人。与此同时,考虑到伟大的目标,两个运动之间的和谐与共识似乎是很理想的。

 

必须要说的是,有赖于降神术实现了它的目的,将大量的人从完全不相信转变为对某种死后生活的坚定信念。正如我们在上一章所说的那样,这无疑是一个伟大的结果,尽管有些人认为它是以巨大的代价获得的。

 

带着情绪化、紧张和容易受影响的本质进行降神术无疑是危险的,而且为了现在学生必定明显知道的原因,建议不要调查得太深入。但是,除了尝试一些实验之外,没有更容易的方法来打破不相信物理层之外有其他东西的信念了,为了实现这一点而冒险或许是值得的。

 

利德比特主教无惧地断言尽管在某些情况下无疑发生了欺诈和欺骗,但任何愿意花费必要的时间和耐心去进行调查的人都可以发现降神术背后的伟大真理。当然,关于这主题有大量且在不断增长的文献。

 

再者,类似于看不见的帮手(看第二十八章)完成的好的工作,有时是透过通灵媒介或在出席降神会中的人代理完成的。因此,虽然降神术经常拘留灵魂,但他们会因而迅速获得解放,而它也为其他人提供了脱出的手段,从而为他们开辟了前进的道路。

 

已经有过世的人在没有通灵媒介的协助下,都能够出现在亲朋戚友面前,并向他们解释自己的愿望的例子。但这些情况是罕见的,在大部分的情况下,留恋俗世的灵魂只有通过通灵媒介或有意识的「看不见的帮手」的服务,才能从自己的忧虑解放出来。

 

所以,只看到降神术黑暗的一面是会有所误差的:人们一定不能忘记给予突如其来死去的人去安排他们后事的机会,这种工作所带来的大量善意。

 

这几页所说的学生应该不会感到惊讶于,在降神术主义者中的一些人甚么都不知道,例如转世,尽管有一些降神术学校会教导它。我们已经看到,当一个人去世后,通常会寻求在俗世所认识的人的陪伴:他在物理生活中与同一类人一起交往。

 

因此,这种人更有可能比以前知道或认识到死后轮回的事实。大多数人都因一系列偏见而无法接受新思想,因为他们将这些偏见与他们一起带入星光层,并且在那里,理性和常识不比在物质世界中更容易接受。

 

当然,一个真正思想开放的人可以在星光层上学到很多东西:他可以迅速熟悉整套证道学的教导,并且有死去的人会这样做。因此,经常发生这种教学的一部分会在灵魂交流中被发现。

 

而且必须记住,有一种更高等的降神术,公众是对此一无所知的,并且从未就其结果发表过任何说明。最好的圈子都是严格私密的,仅限于少数人参与。在这样的圈子中,同一群人会一次又一次地会面,并且不会因为外人而令磁性发生改变。

 

因此,所建立的条件非常完美,所获得的结果通常是最令人惊讶的。通常所谓的死者就如同生前一样与家中还活着的人照常一起过日常生活。这种降神会隐藏的一面是优秀的:围绕他们的意念形体是好的,并会提高该地区的心智和灵性水平。

 

在公开的降神会中,由于磁性的混杂紊乱,就会出现完全是较低类别的死人。

 

其中一个对降神术的一般使用最严重的指控是,普通人死后,意识会稳定地从本质的较低部分提升到较高的:正如我们不停在说的,自我是从低等世界稳定地回收自己:因此,将低等的部分从在经历中的自然和理想的无意识中唤醒,然后拉回俗世以便通过通灵媒介进行交流,这明显地对他的进化一点帮助也没有。

 

被拉回地球的人的低等末那识在欲乐得到满足后依然有所憧憬,因为它延迟了他向前的进化,并且中断了本应是有序的进展,因此,这是好心做坏事。于是,在欲乐世界的时期延长了,星光体受到喂养,并保持了对自我的掌握;因此,灵魂的自由被延期了,「不朽的燕子仍然被俗世的鸟胶紧抓着。」

 

特别是自杀或突然猝死的情况下,重新唤醒Trishna或有情存在的欲望是最不理想的。

 

当人们回想起由于自我正在收回自己,他变得越来越不能影响或引导他意识的低等部分,然而,直到分离完成前,都会有力量产生业力,在这种情况下更有可能增加邪恶而不是好的进入其记录。

 

此外,那些过着邪恶生活和充满对他们所留下的对俗世的渴望,以及他们再也无法直接品尝的动物欲望的人,倾向于围着通灵媒介或敏感人士,努力利用他们来获取自己的满足感。这些是在他们不假思索和好奇的无知中,去轻率面对的更为危险的力量之一。

 

一个拼了命的星光实体会找上敏感的在座者并附身于他,或他甚至可能会跟随他回家,再找上他的妻子或女儿。这种情况早已发生过不少,也通常几乎不可能摆脱这些附身的实体。

 

我们已看到过俗世中的朋友热切的哀伤和再见的渴望也会倾向吸引过世的实体再回来地球,因此,对过世的人引致极度痛苦以及中断了正常的进化进程。

 

现在转为介绍可以通过媒介进行交流的实体种类,我们可以将它们像以下般分类: -

 

在星光层上已过世的人类。

在天堂世界上已过世的人类。

阴魂。

灵体壳。

活化的灵体壳。

自然精灵。

通灵媒介的自我。

行者。

应身。

 

当中大部分都在第十四章星光实体中描述过,在这里需要再说一下。

 

理论上,是有可能通过通灵媒介去联系到任何已过世的人,不过联系低等类别的会容易得多,实体提升到越高的副层面,就越难联系。所以相同的条件下,自然预计到绝大部分在降神会中联系到的都会是来自低等类别的,因而来自发展程度相较低的实体。

 

学生会回想起(看第十五章)从完全的物理生活中断的自杀者和其他突然死亡的受害者,包括被处决的罪犯,特别容易因要满足他们的Trishna或渴求生命的希冀,受通灵媒介吸引。

 

因此,通灵媒介是令他们发展出新一系列的五蕴(Skandhas)(看第二十四章),也就是一具比他们之前失去的,有着更低劣的倾向和激情的新身体的起因。这会为他的自我产生出无尽的邪恶,令他重生时成为比在这之前更低劣的存在。

 

与神灵领域(译注:心智层),即天堂世界中的实体联系,需要多一点进一步的解释。一位本质纯净和高尚的敏感人士或通灵媒介,他自由的自我可以提升到神灵领域的层面,而在这里会接触到神灵领域中的实体。人们的印象经常是来自神灵领域的实体找上通灵媒介,但真相是反过来:通灵媒介的自我提升到神灵领域实体的层面。

 

由于神灵领域中实体的意识的特殊情况(我们无法写在本书中),因此不能完全依赖这样子获得的信息:充其量只有通灵媒介或敏感人士才能知道、看到和感受到神灵领域中该实体知道、看到和感受到的东西。因此,如果只是一概而论,则存在很多出错的可能性,因为神灵领域中的每个实体都生活在他自己的天堂世界中。

 

除了这种出错的源由之外,虽然神灵领域实体的意念、知识和情感形成了实质,但通灵媒介自身的人格和固有的想法很可能会影响了联系的形式。

 

阴魂(看第十九章)经常在降神会中出现和交流;披着与已过世的实体完全一样的外观,拥有他的记忆、特质等等,它经常被误认为是实体本身,尽管它本身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冒充。事实上它是没有灵魂且该实体最低等品质的集合体。

 

灵体壳(看第十九章)也完全类似于离世的实体,不过它只是该实体的一具星光尸骸,所有心智粒子都已离开了它。通过触及通灵媒介的光环,它可能会被激活一段时间,演出一场如真实实体般的滑稽戏。

 

这样的「幽灵」是没有良知的,没有良好的脉动,倾向于解体,因此只能为邪恶而工作,无论我们把它们视为透过在降神会吸取生命力来延长自己的生命,或用一种完全不良的星光连结来污染通灵媒介和在座者。

 

活化的灵体壳(看第十九章)也可以通过通灵媒介交流到。正如我们见到的,它包含了被人造元素操控的星光尸骸,而且它总是带有恶意的。明显地,它在降神会构成了巨大危险的源头。

 

作为低等吸血鬼的自杀者、阴魂和活化的灵体壳会从它们能影响到的人类吸取生命力。所以通灵媒介和在座者经常在物理层的降神会后都是虚弱和疲惫不堪的。神秘学的学生被教导过如何防范他们这些对付自己的意图,但没有这些知识,人就很难有方法或多或少避免被他们为所欲为。

 

就是在降神会上使用阴魂和灵体壳的关系,令很多降神交流都成为没有智慧的交流。明显它们当中的智慧就只是带出翻版:非原创性的印记将会存在,根本没有新的独立思想的迹象。

 

自然精灵。在降神会上,这些生物所参与的部分早已在第十九章描述过。

 

显然可以认为很多降神会的现象是棘手而变幻莫测的副人类力量所为,而不是身处身体中而当然无法做出这些愚蠢行为的「灵体」所为,会更为合理。

 

通灵媒介的自我。如果通灵媒介是纯净和认真的,并且努力追随于光,那么这种奋力的向上就会会合更高本质的下达降临,来自更高的光会向下流并照亮低层的意识。然后,低等心智在一定程度上与其父母,也就是高等心智联合起来,并传递尽可能多的高等心智的知识。因此,有些透过通灵媒介的交流可能是来自通灵媒介自己的高等自我。

 

吸引到降神会的实体类别当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通灵媒介的类型。低级别的通灵媒介无可避免地会吸引到非常不良的访客,它们消退中的生命力会在降神会中得到加强。

 

这一切也不是这样:如果在这种降神会中,在场有一个发展程度相应较低的男人或女人,那么这个幽灵就会被这个人吸引并可能依附于他或她,从而在活人的星光体和死人的正在死去的星光体之间建立出流动,并产生一种糟糕之极的结果。

 

行者或大师在不用普通的联系方法下,经常与他的门徒交流。如果通灵媒介是大师的一位学生,就有可能将从大师而「来到」的讯息,误以为是来自一个较普通的「灵体」的讯息。

 

应身是一个完美的人,衪抛弃了自己的肉体,但保留了其他较低的原理,为了帮助人类的进化而与地球保持联系。这些伟大的实体可以在极少数情况下通过通灵媒介进行交流,但只有通过有着非常纯净和高尚本质的人才行。(看第十九章)

 

除非人在通灵上有非常广阔的经验,否则他难以相信有这么多在星光层上的普通人,被要摆出伟大的世界导师的姿态的欲望燃烧着。他们通常都忠于自己的意图,真的认为自己有将会拯救到世界的教导带出来。他们意识到世俗物件是毫无价值的,并非常正确地感到,如果他们能够给人类留下自己的想法,那么整个世界将立即变成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

 

让通灵媒介相信他或她是一些独家而超凡教学的唯一渠道,并且适度地宣称自己有任何特殊的伟大之处后,其中一个在交流的实体经常被在座者想像成,至少是一位大天使,或者甚至是神灵的一些更直接的显化。

 

可是不幸地,这个实体常常忘记,当他在物理世界中还活着时,其他人通过各种通灵媒介也在进行类似的交流,而他没有丝毫的关注过他们。他没有意识到,仍然沉浸在俗世事务中的其他人将不再关注他,并将拒绝接受因他的交流而有所行动。

 

有时,这些实体会采用伟人的名字,如乔治·华盛顿,朱利叶斯·凯撒或大天使迈克尔,这可疑的动机是值得原谅的,他们这样给予的教导总比以那个谁的约翰·史密斯或托玛斯·布朗给予的更容易为人所接受。

 

又有时,这些实体看到其他人的心智对大师的崇敬之情,将会个性化这些大师,以便令人更容易接受他们希望宣扬开去的想法。

 

还有一些人试图通过假扮大师的形体并影响他的学生来损害大师的工作。虽然他们可能能够产生几乎完美的肉体外表,但是他们没可能模仿到大师的因果体,因此有因果视力的人不可能被这种模仿欺骗得到。

 

在几个例子中,出身于降神术运动(看第二十一章)的神秘学家小屋聚会成员通过通灵媒介,他们自己就非常有趣的主题得到了宝贵的教导。但这一直是在严格的私人家庭式降神会上,从来没有在要支付金钱的公开场合进行过。

 

寂静的声音有智慧地叮嘱:「别在这些咒术师的区域(mayavic region)中寻求老师。」不应该盲目地接受星光层上自诩为导师的人的教导:所有来自那里的交流和建议都应该确实如同,人们在物理层上得到的类似建议来接收。应该在经过良心和智慧的考察后,去采纳教导之中有价值的东西。

 

人不会因为肉体死过而比在世时变得更万无一失。人可能在星光层上度过了许多年,而他并不会比在离开物理世界时知道的多。因此,我们不应该过于重视来自星光世界或任何更高层面的交流,而应该如同来自物理层的建议般对待。

 

一个显现出来的「灵体」通常正是它所宣称的:但也通常它不是自己所说的那种。对于普通的在座者而言,并没有办法区分真假,因为星光层的资源可以用作欺骗物理层上的人,严重程度去到即使是看来最有说服力的证据也不可靠。

 

暂时不是要否定真诚的实体在降神会上作出的重要交流:但只是想说明相当确定的一点,就是普通的在座者在六种不同的方式下,几乎没什么可能不会受到欺骗的。

 

由以上可看到,从星光世界接收到的交流的来源可以有多么参差。正如H·P·布拉瓦茨基所说:「现象的各种起因有很多,我们需要成为一个行者,并实际调查和检查所发生的事情,以便能够在每种情况下解释到真正在其背后的原因。」

 

总括而言,可以说普通人死后在星光层上能够做到的,他在物理生活时一样可以做到:通过书写、入定或利用在世的人和没在世的人的星光体发展出的和受过训练的力量,可以很容易获得通信。

 

因此看来,在自己内在发展自己灵魂的力量似乎是更为谨慎的,而不是无知地陷入危险的实验中。以此态度,就可以安全地累积知识和加速进化。人必须学会死亡并没有真正凌驾于他的力量:身体这幢监狱的钥匙就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他愿意,他就可以学习到如何使用它。

 

通过仔细权衡所有可用的证据,无论是赞成还是反对降神术的,似乎如果谨慎和慎重地使用它,而纯粹是为了打破唯物主义的话,它可以是合理的做法。要令它明智可取的话,一旦达到这个目的,就要停止,再去使用似乎会对生者和死者都造成危险。作为基本规则,虽然在特殊情况下,也可以安全和有益地实践它。待续。。。

 

翻译:Andy Chow

資籵來源: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u0uDEPF7SWo7sqlkMc2L2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1)《第一章 总体描述》

(2)《第二章 组成和结构》

(3)《第三章 》(星光体的色彩及表达)

(4)《第四章 功能》

(5)《第五章 脉轮》

(6)《第六章 昆达里尼》

(7)《第七章 意念形體 》

(8)《第八章 物理生活》

(9)《第九章 睡眠生活》

(10)《第十章 梦》

(11)《第十一章 连贯意识》

(12)《第十二章 死亡和欲望元素》
(13)《第十三章死后生活:原理》

(14)《第十四章死后生活:细节》

(15)《第十五章死后生活:特殊情况》

(16)《第十六章星光层》

(17)《星光现象杂项》 

(18)《第四维度》

(19)《第十九章 星光实体:人类》  

(20)《第二十章:非人类》 

(21)《第二十一章:星光实体:人造物》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