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相为佛教专用术语。实者,非虚妄之义,相者无相也,指宇宙事物的真相或本然状态,又称万有本体之语。如果仅从这个词面上来理解,最终实相只有一个,宇宙万物的绝对本体!也就是那个唯一的、永恒的绝对真理!绝对真理有两种,一种是真正的绝对真理;另一种是为了沟通所建立的绝对真理模型,这种模型是相对的。我们能讲、能思考的,只有后面这种模型绝对真理,因为真正的绝对真理超越一切概念,而我们却局限于概念之中。中国的道家采用了自己的语言对此进行了表达:真正的绝对真理用“道”、“无极”或“ O” ;模型绝对真理采用了“太极”或“一”。由于真正绝对真理不存在认知的可能性,所以,几乎在绝大部分的宗教经典中,所谓的终极实相指的是“一”,而不是“一”之外的“ O” !以佛法为例,基本确定不存在认识之外的实相,即实相并不是一切的根源。实相只是万事万物的本来真实面目,而不是万事万物来自实相。不论我们喜欢与否,接受与否,至少佛陀是不承认有一个万事万物产生的根源或第一因的。所有的实相还是空性,都终极于宇宙处画上句号。这一点连现代科学也不例外,全息宇宙乃宇宙的根本,但离不开运动,因此尽管是根本,仍然还属于相对论的范畴。如此而言,所谓的实相,其实是和对真理的认识一样,从理论上存在一个绝对真理,除此之外的真理都是相对真理。

在佛法中,和实相的运用同样频繁的还有空性,可以说,实相和空性,是同一样事物采用了不同的表述方法。绝对的空性指的空间之本性,也即宇宙万物之本体。而我们能认识的只能是一如之空性。

由于佛教众多的门户和派别,大师们总要酝酿出一套属于自己与众不同的认知理论,和实相、空性相同内涵的概念层出不穷,如:法性、自性、法身、法界、真如、真谛、第一义、涅槃、圆觉、心性、缘起、无我、如来藏、菩提等等不下数十种,这一方面成就了大藏经丰富的来源,另一方面又演变为繁琐的知识门槛。

我们还是以实相兼顾空性来作进一步地阐述。实相的“实”可以看作是本体,“相”为形式,空性则是“空为体,性在用”,这差不多可以看作是大乘佛教经典的浓缩了,故有称为“诸佛之母”。依本人的经验,搞懂了这一块,差不多可成半个佛学大师了。当然,这里仅仅指理论意义的大师,我们只是从认识上理解了实相的真理。“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要做一个真正的修行人,觉悟的修行人,更多的是强调做人的道理,从生活中一点一滴做起,从当下做起,从身边做起,最后的成就是体悟实相、空性的究竟,体悟大圆满的真理。

释迦牟尼佛是伟大的人类导师,他一贯倡导的是修行人经由一系列的方法自我揭示终极实相。那么,现在问题又来了,了解终极实相究竟有啥用?在现实世界,我们建立了幸福的家庭,有车有房,有事业,这些跟终极实相有啥半毛钱的关系?正是这些想法,造成了一部分人对佛法,对某些宗教的误解,在他们的世界里,终极实相一丁点的位置都没有。即使是修行人,难道对实相的理解,有比诵经念佛更为重要吗?我们下面的揭秘,将有助于让大家明白佛陀所以对实相的重视,有其深刻的意义,亦是修行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首先,宇宙的终极实相究竟是什么?是空性!只有空性才是唯一的真实,空性即实相,实相即空性。实相所以为空,是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处于运动之中,变化之中。佛法有“一切皆空”名言,这个“空”最切入的注解就是“变”,一切“无限”、“无尽”、“无常”的变化概念,本质就是“空”。

终极实相对于大多数的修行者来说存在那么遥远的距离,为什么会成为佛陀传法反复要求要首先搞清的问题?实相代表的是修行者确定的方向!在修行界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即修行的目的是为了解脱成佛,只是在佛经中有这样一个道理,不管你是修行还是放下、舍去,做功德,前提是已经有了一个目的,是针对这个目的(成佛)去的,这就是“我执”,“因为你在要求得到”。“我执”会成为修行的障碍。方向和目的则不同,方向不存在人为制造的距离感,也就摆脱了“我执”的存在。方向的根本用意就是避免修行者误入歧途。

其次,通过理论上对实相的认定,不仅从物理方面肯定了宇宙和生命是从初始的高级逐渐走向低级,即缘起于最终实相的世界和生命并不像进化论所认为的由宇宙的粉尘走向高级社会、高级生命。唯物进化论的观点仅仅只是对物质世界,形体生命进化的描述,反映的是生命的形式而不是生命的本质。生命实相理论的解说,是证明有神论、生命层次论强大的理论基础。宇宙的实相只是一种存在,虽存在,我们却感知不到,故本性为空,性虽空但其无限的运动又表现出无限的作用,这就有了宇宙的万事万物,即空性中能显现无限的事物,无限的事物又在永不停息地无限的变化,从而显现无限的作用。

再次,万事万物虽能显现无穷无限的作用,但它是空性中变现出来的一种假相。因为“实”与“相”本来就是一不是二,是不可分割的。万事万物既然都内涵空的本性,因此,万事万物也是空。正是由于万事万物都是空的显相,空性决定了万事万物实不可得的特性。人们只能用万事万物的各种作用,但实际却得不到它。这正是《金刚经》告诉我们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的真言。不管是怀念年轻时谈恋爱的甜蜜回忆,或是过去曾经风光一时的辉煌时光,都是人自己心中的假象,眼睛一闭,这些东西都消失不见,但许多人却一直活在过去的记忆里,一再迷失、堕落于假象中,难以从这幻梦中醒来。

人都因为有我执的存在,才会以我为主,以我为本位,也才会有“你”的出现,如此就有人相、众生相。我们心中一旦有了其他人的存在,就有了分别心,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只要每个人坚持自己的立场、看法,这个世界就不会有各自相安的一天。这里由实产生的虚相,构成的就是我们的二元次世界。现在是否可以领悟,表面看来容易理解的实相内含深奥的道理。其实,实相一直想告诉我们的不外乎是:我们的所有期待和想法都是梦。当一个人真正觉醒地活在这世间,就不会执着任何东西,就不会为了你我的差别斗的你死我活,因为他觉悟到,人世间一切的好坏苦乐,都只是梦。

最后,实相揭示了二元世界的梦幻,这给很多人带来了困惑,人生即梦,那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再说既有梦自然也有梦醒之分,梦醒之时的人生又会是怎么一回事呢?这里要说到实相的另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秘密。

实相作为“一”,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本体,又可以称作相对的不变体。当实相一分为二时,形成了实为本质、相为形式的二元世界,生命的变化过程也是如此,如果说相为梦幻世界,实自然就是梦醒之时了。我们以生命为例,其创造过程经多层次的分化才到达人类,按佛经的解释,至少要经历 7——10 次的分化,这也就是十法界生命世界的由来。可以认为,生命的创造是一个从上到下的单向运动。从上往下看,层层世界都是虚相。可是,事实上没有人会认为我们的现实世界是个梦,眼前的一堵墙如果你把它视作梦境,必然让你撞得头破血流!是的,我们所看到的真切世界,是因为它和我们发生着同步的变化,就像我们观察固定卫星一样,相对同时在变化。这可以认为,实相往往取决于观察者和被观察者间的同频互动。

由于二元的无常变化,故没有永恒的存在,一切如过眼云烟。可是,我们的另一半灵性生命,尽管看不见为空,却是永恒的存在,这就是实。可以说,我们除了面对二元的虚幻世界,还有个处于灵性的实相世界!这个实相世界来自源头,高于物质世界,这样就构成了除二元之外,三元层次论的诞生。有了层次论,生命就开始了双向运动,如果顺为创造的话,逆就是发现、回归,对生命源头实相的追寻。过去没有层次论说法,其实它一直隐含在实相佛理之中。

实相不仅提供了生命修行的方向,也告诉了一切修行的方法,那就是从形式走向本质,最基本的成佛方法——生命实证。天下学佛者众多,成佛者却凤毛麟角,为什么?因为照搬佛说易,证悟实相般若难!即使通读本篇实相秘密,理解十分透彻,若未证悟即无成佛之可能。证悟的秘密很简单,物质世界的眼见为实就是证悟,只不过是低层次的人性证悟。高层次灵界的证悟就是生命灵性和灵界的同步,

原来无形的空世界就会在你的面前展现出它的实在,证悟层次的不断升华,就是色空不断轮换,生命层次的进化,假以时日,当证得佛世界,你就成了佛!

不要把揭秘实相当作仅仅是佛学问题的探讨,有心人应该已经意识到,追究实相再明显不过的警示,就是发现当今人类的物质文明发展趋势,其实依据的完全是终极实相向下创造世界的惯性,和佛陀倡导的回归修行是一种颠倒,这可能也正是所有经典反复“啰嗦”实相、空性的真实用意,“同志,难道你们还看不见走错方向了吗!”也正是同志们的颠倒思维,在创造了不断供给形体生命物质享受的同时,生命的本质却始终处于相恶、相斗之中。每天的主导舆论是寻找假想敌,人类精英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制造差别,对付他人。难道非要在二元对立中一路黑下去,不看一眼三元层次论透来的曙光吗?在选择还是抛弃对实相的认知方面,究竟谁才是人类中的疯子呢?      

            张工/文

http://ztg126.blogchina.com

如是說痞客邦: http://russ999.pixnet.net/blog

( 圖文 转自网络 , 版權歸屬原作者)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