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5

让经常来看我。他第一次来时,我们做了个功课。他借此让我与圣光层面和星光界层面联系上了。

那时我懂的不多。我承认:由于童年时在感知到不祥存在体的那个房子里有过一些不愉快的经历,我有点儿害怕星光界。

与圣光存有们第一次相会后,祂们让我在一所尽可能僻静的房子里隐居七天。我没料到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为了这件事,朋友们借给我一所非常僻静的度假屋。这房子位于树林边缘,离他们自己的住所差不多有一公里。

我信心十足地动身了。当时天气很好,我状态极佳。

第一天和第一夜,什么都没发生。再后来,我听到一些可怕的声音。有几扇门自己打开了。我觉得像是有人在底层打碎了所有东西。我告诉自己:没有任何危险,我是受到保护的。可这没有用。三天后,我惊惶失措地逃离了那所房屋。

再一次与圣光兄弟们沟通时,祂们只是对我说:

“你没有信心。你得把已经开始的事做完,所以得回到那儿去。”

你们可以想像我的恐惧。但我是个敢于冒险的人,于是三个月后我又回去了。我下定决心不让那些敲敲打打的幽灵吓住自己。

可这一回,他们换了花样!没有了恐怖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闷的、令人恐慌的寂静。到第四天快结束时,我正在冥想,听到一个吓人的声音,仿佛有人要破门而入。

你们想像一下我有多么惊恐。我是独自一人待在这野外林间的屋子里啊!这时有个声音在我头脑中非常温和地对我说道:

“观想用圣光字母写出的‘圣爱’一词。”

我一这么做,所有声音连同自己的恐惧都消失了。(面临巨大恐惧的人都可以使用“圣爱”这个词。)

正如我说过的,我这个人有点儿胆大、冒失,有时甚至不顾自己的安危。我想要第三次在那房子里隐居,好进行冥想和休息。我以为一切都已完成,再没什么可怕的了。我太天真了……!

一天下午,我正在床上冥想,房间隔墙上的一扇窗打开了。我看见一个脑袋在做鬼脸,想要吓唬我。我没被它吓住,可能是无意识中做好了思想准备。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一个外表吓人的、死去的年轻女子出现在我身边,就在我床上。我多次请她离开,但她总是回答说“不”。

我非常害怕,只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对她说:“上帝是万能的。”她表示强烈反对。我没办法,摸了摸她的胳膊,想看看她是不是真实的。她确实比较结实,有点儿像人。

她什么都听不进去。万般无奈之下,我把她抱起来放到了屋外。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可怜的年轻女子经常在这房子里出没。我后悔没有把她送入圣光中、让她得到解脱。

这个经历也许听上去纯粹像我想像出来的,有些细节……让人难以置信,甚至有点儿滑稽。可就是这件事让我学会了不再害怕星光界的实体。

只要我们不打开自己的内在门户,星光界实体就拿我们毫无办法。我们越是提升自己的振动频率,就越会远离可能伤害自己的一切。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当我看到那一切时,我已经不在三维了,而是被投射到了星光界的某个层面。

读到以上文字的人也许会认为那都是编造出来的,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是真实的。我们绝不要忘记自己在面对着不可见的层面。曾有人亲身感知到这一点,而不是在意识投射(像我经常有机会进行的那种)中感知到的。

借给我房子的人事后向我透露说:这不是第一次有度假者被怪异的声音惊扰或吓到。

就这样,我结束了自己的第二项启蒙——克服对无形事物的恐惧。不过和所有人一样,我现在仍有一些恐惧要下功夫去克服。

 

 

【相关阅读】

《法国灵媒自传│简介》 

(1)《五岁时看到圣爱之光》

(2)《又见光之存有》

(3)《又见光之存有》 

(4)《在飞船上使身体再生 》

(5)《沉睡的圣爱》

(6)《学会在物质上彻底放手》

(7)《花园奇遇及开始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