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9

 

 

搬到新家后我意识到:这个世界上不只有圣爱。这个时期我必须面对祖父那不由自主的粗暴行为。他以自己的方式爱着我,可酒精使他有时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或许我必须学会了解:在这个物质世界中存在着痛苦和暴力。它们存在于这里有时是为了让我们进化并教会我们原谅。

我不喜欢这个新家,感觉到一些让我害怕的存在体!它们有时会碰我一下,而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由于这个原因,我只要有可能就宁愿待在外面。

我不那么经常听到头脑中的那些声音了。我问它们是否一直都在那儿,得到的回应是接收到一阵巨大的圣爱热流。这时我的各种恐惧便立刻消散,欢乐和信心又回来了。

我多么幸运啊,能在头脑中有这些朋友!当然,这些朋友和那棵橡树不同。我很想念那位高大的密友!不过我内在的这些存在体可以使我的心因圣爱而震颤、激动。

我在这个新家勉强度日。我意识到自己很难融入孩子们中间。我和他们不太一样,而他们感觉到了这一点,常常笑话我。我既不喜欢他们那些粗暴的游戏,也不喜欢他们的尖声喊叫。

我总是想要安静。只有在大自然中、在树林里或山里,我才能重新找到安静。

一有可能,我就在田野里蹦蹦跳跳,尤其在家后面那座不太高的山里。大自然的各种气味让我觉得很好闻。我感到自由自在、幸福快乐。

我也会躲进自己心里,躲入我曾见识过而将来还会见到的圣光与圣爱中。有时,我眼前会闪现出一个我没见过却觉得非常熟悉的世界,会在瞬间看到一些淡蓝色皮肤的存有。我以为那是个美丽的梦。

有一天,那些声音又回到了我头脑中。那是个下午,我没有课,只是在玩耍。我听到头脑中有声音说道:

“去小山顶上。在一块草地中央有棵单独的树。坐在那棵树下。我们会去看你。”

我很吃惊,但是照做了,因为我知道这是圣光朋友们在对我讲话。我走得非常快,因为我很好奇,也很高兴再见到他们并听到他们说话。

刚一坐下,我就觉得自己睡着了。我什么人都没看见,但感到自己被抱在无形的手臂中飞了起来。我来到了一个非常明亮的圆形房间里,看见身边有许多位存有。他们很像人类,却又有点儿不同。

他们中一位淡蓝色皮肤的向我走来。这时我幼小的身体感到一阵强烈的振动,重又感知到了圣爱。

“你们是在我头脑中讲话的朋友吗?”

“没错!现在我们要给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和我们一起待在我们的大飞船上!”

他们把我带向一个发光的台子,让我躺在上面。我照做了。这时,光浸没了我的身体。有些光是金黄色的,也有些光接近白色,仿佛有种强光放射出来。我没害怕,感觉全身到处都麻酥酥的,然后好像睡着了。当我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站在那些朋友身边。他们对我微笑,说道:

“我们刚刚更新了你的身体和细胞。我们还会像今天这样来找你,会找很多次。你的物质身体需要保持良好的健康状态,因为正如我们告诉过你的——你要在这个世界上执行一项使命。”

一阵困意又向我袭来。过了一会儿,我在树下醒来了。

那一切都是我做的梦吗?我向天空看去,看见一个光球渐渐消失了。这么说那不是梦!

回到家时我常受责骂,因为我没法告诉祖父母我去了哪儿、遇到了什么事。对我来说,从山中回家常常很难受,但每次通过心灵感应被推动着去那里时,我总是很高兴那样做。

 【相关阅读】

《法国灵媒自传│简介》 

(1)《五岁时看到圣爱之光》

(2)《又见光之存有》

(3)《又见光之存有》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