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8

现在我要讲讲彻底改变了我和我家人生活的那个经历。

那时我是一家协会的成员。在那个协会召开全体大会时,我遇到了我的启蒙者——让。我们以前素不相识,从未见过面,但他当时径直向我走来,就像认识我一样。他也许得到了灵界的启示,多半是有某项与我相关的工作要做。

他的博学多识让我深感惭愧。他是炼金师、犹太教神秘学家、占星家,还有好多别的专长。我猜他也跟银河兄弟们有联系,因为遇见他之后我的生活就彻底改变了。

和他相遇十五天后,我的生活改变了方向。那是在 1984 5 月初,我跟克劳德在自家花园里散步。当时树木披上了最美的春装,处处鲜花盛开。万物复苏,呈现出美丽、旺盛的生命力。

有棵苹果树花开得非常美。当我们停在这棵树旁时,我突然感到自己身体环绕着神奇的金光,被带离了地球。

我的意识是清醒的,还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好知道这是梦境还是现实。我被带向了一个非常明亮的白色大球。

当我回到现实中、回到克劳德身边时,我失去了部分记忆。我让他帮我回想起我们曾做过什么。奇怪的是,他没问我对这件事的看法。

生活又继续下去了,就好像我没遇到过任何事一样。

我要说明的是:银河兄弟可以消除时间。在他们生活的层面上,时间的存在与三维中不同。我觉得只过去了一分钟,但在另一维度中,这一分钟也许相当于我们的好几天。

八天后在朋友家吃晚饭时,我回想起了这次“被带走”的事(圣光兄弟们更喜欢我说“应邀登上飞船”)。那时我是个崇尚理性的人,想弄明白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我甚至接受了一次催眠,但一无所获,完全无法突破封锁。现在我明白:当时就得这样,因为那时我还不应当知道那些事。

没过多久,曾经对我讲过话的那些声音又出现了。我收到了第一个心灵感应讯息。我跟朋友们谈起了这件事。大家决定聚在一起,看看会发生什么。

我第一次作为灵媒进行了通灵。当时我很担忧,心烦意乱,深感怀疑。我觉得我接收到的一切都是来自于自己的潜意识。当我们还是孩子时,不会去思前想后,一切都似乎很简单。但当我们长大成人后,就不是那样了。

三十一年前的那个时期,我们每月聚会一次。命运再次把一个男人——让 - 皮埃尔——安排到了我的路途上。是他推动我继续进行通灵的。他在这件事上非常倔强、不屈不挠,因为他信任我的通灵状态。多亏了他,我们把那些通灵过程从头至尾录了下来。

后来在让 - 皮埃尔督促下,我们每十五天聚会一次。

有时我会拒绝通灵,而这总让我内在感到不舒服,直到我同意通灵为止。

在通灵时传导话语是比较容易的,听别人提问、再传导出答案则比较困难。

为了在我家的大饭厅聚会,我们得把一些家具搬到外面,再把一些家具推到墙边。这真的很不方便。

这样过了两年,我才准备好公开举办通灵会。这时让 - 皮埃尔离开了我们,搬到本省的另一端居住。他在我身边的使命暂时结束了。

我还是要说——我能看出与我相关的一切都是精心安排好的。我的生活就像一张拼图,每块碎片都在逐渐就位。

 

【相关阅读】

《法国灵媒自传│简介》 

(1)《五岁时看到圣爱之光》

(2)《又见光之存有》

(3)《又见光之存有》 

(4)《在飞船上使身体再生 》

(5)《沉睡的圣爱》

(6)《学会在物质上彻底放手》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