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3

 

 

对你的行为,对你的关系,对你的举止和动作更加警觉。无论你做什么——即便像走在街上这种平常事——试着更加警觉,试着带着完全的觉知迈步。

 

佛陀常跟他的弟子们讲,“当你迈出右脚时,记住,现在是右脚;当你迈出左脚时,记住,现在是左脚。当你吸气时,记住,’现在我在吸气’;当你呼气时,记住,’现在我在呼气。’”你不需要讲出来。你不需要说“我在吸气”,只要对吸气变得警觉。

 

我跟你说这件事,所以我必须使用语言,但当你变得警觉时,你不需要讲话,因为话语就像烟雾。不要使用话语——只是感觉空气进来了,充满了你的肺部,然后又排空。

 

只是观照,很快你就会发现,你会有一个极大的发现:并不只是呼吸在进进出出而已,而是生命本身。每一次吸气,都是生命将其能量注入你。每一次呼气都是一次短暂的死亡。随着每一次呼吸,你死了,你重生了。每一次呼吸都是死刑和复活。

 

当你观照呼吸时,你会知晓信任的美妙。当你呼气时,没办法确定你是否还能吸气。哪里有确定?谁能保证?谁能保证你还能吸气?但某种程度上来说,有着一份深深的信任在,你知道“我还会呼吸的”。不然呼吸会变得不可能。

 

如果你变得这么害怕,“谁知道,如果我把气吐了,如果我经历这个小小的死亡,谁能保证我还能再次吸气?如果我不能呼吸,那最好不要呼气,”,这样的话你立马会死掉。

 

如果你停止呼气,你会死。但存在着一份深深的信任——那份信任是生命的一部分。没有人教过你。

 

当孩子第一次开始走路时,他心里有着极大的信任——他能够走路。没有人教过他。他只是见过别人走路,仅此而已。但他是怎么得出结论,说“我也能走路”的?他是如此渺小。人们又高又壮,跟他比起来他们是巨人,他知道每次站起来,自己都会跌倒——但他还是继续尝试。信任是内建的。它在你生命的每一个细胞里。

 

他尝试,他会跌倒很多次;他会继续不停的尝试。有一天,信任赢了,他开始走路。

 

如果你观照你的呼吸,你会意识到生命里有着深层、微妙的信任——没有怀疑,没有犹豫。

 

如果你走路,警觉的走路,渐渐的你会意识到不是你在走路,你在“被走”。那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生命透过你在行进,而不是你在行进。当你觉得饿了,如果你有觉知,你会看到,是你里面的生命觉得饿了,而不是你。

 

变得更加警觉,这会让你意识到一个事实:你只有一样东西,你能说它是你的,那就是观照。其他一切都属于这个宇宙,只有观照属于你。

 

但是当你觉知到观照,甚至“我”这个想法都会消融。那个也不属于你。那是聚集在你周围的黑暗的一部分,云雾的一部分。

 

在清晰的光里,当天空是晴朗的,云雾消失了,太阳很明亮,“我”这种想法一点都不可能有。只有观照如是。什么也不属于你。那份观照就是旅程的目标。

 

如何开启旅程?——开始变得越来越是一个观照者。无论你做什么,带着深深的警觉做;那么即便小事情也会变得神圣。做饭或打扫卫生也会变得神圣,它们成了敬拜。

 

(注:本文摘自于一个门徒问奥修,“如何开启旅程?超越性到底是什么意思?”奥修所给予的回答。)

 

问题不在于你做什么,问题在于你怎么做。

 

你可以像一台机器人一样打扫地板,一件很机械的事情;你不得不打扫,所以你才打扫。这样的话你就错了一些美妙的东西。你把这些片刻浪费在了只是打扫地板上。

 

打扫地板本可以是一次伟大的体验,但你错过了它。地板是干净了,你内在本该发生的某些东西却没有发生。如果你是觉知的,不只是地板,你也会感受到一次深深的大扫除。

 

带着完全、明亮的觉知打扫地板。工作、坐着或步行,但有件事必须贯彻始终:让你生活有越来越多的片刻散发出觉知的光辉。让觉知之烛在每一刻、每一个行为举止里燃烧,燃烧在你的每个行为举止里。其累积的效果就是开悟。其累积的效果,所有的片刻加起来,所有小小的烛火加起来,变成了巨大的光源。

 

摘自: OSHO The Beloved, vol 1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QQh4tu-a-w9EpEHqBGgGj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