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3

 

 

赛斯书《灵魂永生》里提到我的老师赛斯所活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不同在哪里。我的老师赛斯说:“我们的世界,是体验到一个精神事件的具体化版本。”

 

我们活在物质的世界。可是,其实,物质的世界,或在物质的世界发生的每一件事,刚开始都是一个精神性的事件。举例而言,你有想要到许医师工作坊上课的念头,这个念头就是一个精神性的事件,因为它还没有发生。当你真的采取行动了,这个精神性的事件就变成了物质性的事件。

 

所以,我的老师赛斯说:“我们的生活就是不断地遭遇到已经具体化了的物质性的事件。”比如说,你突然发现自己生病了,像我们有一位同学,在体检的过程当中,意外发现自己的胆囊里面有黑色素细胞瘤。又比如,一个健康杂志的记者要来采访我,后来却取消了,因为他被车撞了。我们在物质世界都是遭遇到事件的实质版本。

 

 

我的老师赛斯也常常要我们想一个问题:“每一件事还没有发生之前,它是在哪里?”每一件尚未物质化了的事件它在哪里?它是否是以一个精神形态存在,只是我们还没有遭遇到?比如,你们明天早上会发生的事情,你们遭遇到了吗?它还没有发生在你身上对吧?那么它在哪里呢?它在精神性的世界里,它在心灵时间的现在,但是它是在物质时间的明天。所以,你们还没有遭遇到的人生事件,不是不存在,它存在于精神性的世界。

 

所以说,我们是遭遇到精神事件的一个具体化版本。但是,在赛斯老师的世界,不需要把它物质化。他直接在精神的层面,就能够直接遭遇与面对了,不需要把精神性的事件转译成在时空当中的具体事件。

 

也许很多同学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继续解释下去,你们就完全明白了。

 

 

我讲一下我自己的生活。某个礼拜五的下午,我坐车到台中,开了一个下午和晚上的会议。礼拜六早上,我们开董事会,开到中午。礼拜六下午,我在台中县立文化中心演讲。礼拜六晚上是《未知的实相》读书会。上完了就坐高铁到高雄。礼拜天早上,是《灵魂永生》的读书会。礼拜天下午是高雄的大演讲。礼拜天晚上是到高雄凯旋医院的忘忧草协会,为忧郁症病人讲《心能源》。这就是我礼拜五六日三天的行程。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

 

这也是我接下来要讲的重点。这么多年过这种生活我累不累?但是,像我这么好强爱面子的心灵导师,我能够说我累吗?不容易对吧?所以,我们会忽略了我们累积下来的负面能量。不管这个人再怎么强,能力再怎么高,他都会在日常生活当中累积负面能量。我也不例外。

 

大家知道我学习赛斯哲学思想已经三十几年了,练成了上乘的赛斯内功,但是也还是会得“内伤”。礼拜六的晚上,我好累。我一边躺在床上休息,一边喊:“我好想休息!”当真的累的时候,却是越躺越累。所以我完全可以体会很多忧郁症的人,在床上躺了好几个礼拜还在喊累。因为他之前累积了很多负面能量。

 

 

我就开始思考到,这么多年来自己东奔西跑所承受的辛苦,不得休息。自己的所有这些内心的感受,我就开始把它们宣泄出来,就好像我们喝完酒宣泄负面能量。我同时觉察到:我真的累好久了。我躺在床上呻吟,辗转反侧,一直重复:“好累好累好累好想休息……”不由自主地呻吟出来,把一股很负面的能量逼出来。我觉得我如果没有把它逼出来,我恐怕要大病一场了。

 

你们了解这个含义吗?比如说乳癌、胆囊癌、肠胃道直肠癌、肺癌......是不是都是负面能量没有逼出来?以赛斯哲学思想来讲,当然是啊!我们许多的内脏问题,我们许多的身心疾病,都是负面能量没有出来的结果。

 

请问,你们的婚姻辛苦吗?赚钱辛苦吗?工作辛苦吗?不工作在家有没有更辛苦?有小孩辛苦吗?没小孩更辛苦吗?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我希望去表达,帮大家一起表达。我们内心经常不知不觉累积很多的不快乐和负面的能量。

 

 

所以,那时候我就好像要把毒逼出来,我就觉察到我内在累积了好几年的负面能量。所以,我一边呻吟,一边感觉到我一定要做这样的一个处理。这才是健康的。

 

因为每个人在世界上有太多的委屈、太多的负面能量。可是平常我们要见人、要上班,我们哪有那么多机会去自怨自艾?我们哪有那么多机会去诉说自己的委屈?我们哪有机会躺在床上呻吟?后来,我自己发现:原来宣泄负面能量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

 

我希望大家能够在负面能量集结、凝固,并形成具体的肉体疾病之前,把它化解掉。觉察和发泄负面情绪,真的很重要。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归零,重新开始》

文字整理|SHELLEY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