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集.入会秘密项目》

  2018-06-23

 

 

 

 内容提要:

当被录用为拥有与外星人及先进技术相关工作服务的秘密项目时,需要接受什么样的审查?史密斯填补了他早期军事生涯的细节,涉及他有机会去受到额外的培训和责任教育;这使他获得了深入地下的工作。他在医疗技术和技能方面的广泛培训给了我们洞察契机,其中大部分还没有用在民用领域。

 

 

大卫:欢迎来到"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我和埃默里·史密斯在一起。由于这些秘密计划中的信息是如此分散隔离且难以获得,你是如何能够在隔离项目中获得各种秘密的信息呢?需要如何获得这些安全许可?你如何通过这些不同的阶段和层级,来获取这些难得的信息呢?埃默里,欢迎你回来。

 

史密斯:谢谢,大卫。

 

大卫:我首先是要提出观众的问题。那就是,你是如何被训练成技术人员的?你的培训是怎样?你是如何得到这些培训?你能告诉我们更多有关这方面的信息吗?

 

史密斯:当然。这与任何其他人加入军队后,选择他们想要进入的秘密项目没有什么不同。

 

我接受了手术培训。从那里,你可以学习不同的分类学科,因为你可以完全继续你在空军小区学院里和技术人员计划中的原有教育,比如在基础训练之后,因为作为一个少年,我之前的军事训练只需要做几个星期。我立即被送到得克萨斯州,威奇托瀑布的谢泼德空军基地。在那里,我接受了广泛的外科技术培训和第一次手术辅助。在那里,你会被部署到另一个地区,比如我被部署到位于路易斯安那州,英格兰空军基地的一家空军流动医院。这是其中一个地方,只有几架C-130运输机,那里可以容纳整个医院,随时准备在24小时内,向世界任何地方出发。那是我的训练,仅仅是为了了解手术技巧的基础知识。在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并在许多杰出的医生指导下学习的地方。然后从那里,我去了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的柯特兰空军基地,并在那里的医院系统进行培训。我一直在训练。总有新事物出现。总是有新技术。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做心肺复苏法(CPR)。去年和前年的CPR都不同 -它不断在变化。也许是不同的呼吸量或不同的胸部按压量。因此,你必须进行分配,并让你的继续医学教育中获得医生,护士和所有医疗人员的认证。这是一个正在进行的继续教育计划。所以对我来说,这很棒,因为我的兴趣很浓。我想学习到越多越好。空军一直不停地在喂养我。

 

大卫:考虑到这显然是非常密集的训练,你是否也学到了一些,其他人在大学里不会学到的知识?

 

史密斯:这是绝对的。我通过军工复合体(MIC)及军队本身所学到的东西 - 因为我同时从事平民和军事工作,同时我也是现役军人 - 所得到的训练和教育类型有别于一般大学。这正因为我是在不同类型和划分的项目中。我必须得到额外的训练。我必须报读不同的课程,电磁学,科学甚至医学方面的东西,有些还没有公开的。而且我注意到,通常过了5-10年之后,这些东西就会公开出来,例如谐振波手术刀。他们在80年代初期使用了这种技术,直到90年代初才真正出现。然后它成为了主流。

 


大卫:在上一集中,你提到当你开始在军队中服役时,安排了一些高中课程。

 

史密斯:当然,是的。

 

大卫:那么你能向我们说明 - 你入伍时年纪有多大?服役了多久你才开始进入那些秘密项目呢?

 

史密斯:我首先加入的是13岁时的民间空中巡逻队。这是空军的一个辅助组织。它存在于许多小区中。这不是一个秘密。而且,在民间空中巡逻队期间,我也参加了陆军ROTC。这在大多数高中生当中,都很正常的。所以我对陆军也有非常好的亲和力,因为在这四年里,我很多次到军营里。其中一些是两个星期到一个月的时间。民间空中巡逻队的一些任务,可能会在世界非常荒凉的地区逗留长达一周。他们教你的东西 - 就像我说的,急救和搜救。搜救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如何利用紧急定位传输(ELT)装置,该装置位于每架飞机的尾部及每艘船中。

 

大卫:你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足够机密的信息,以至于所有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些信息的人将会被赶出去呢?

 

史密斯:可能是在我二年级时。我们都进行这些称为ASVAB的测试。它决定你在军队里所分配的工作。但是我进行了额外的ASVAB测试,我须要前往麦克迪尔空军基地,并在每个周末进行一次测试。我的陆军ROTC指挥官说,这是他们要求其中一些人的额外测试。我当时想,也许我在ASVAB上做得不好,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后来我发现这些测试是要衡量孩子们的意识及整体状态。

 

大卫:那么,如果你获得了良好成绩,那么这些测试会带给你什么?你最后是否会有一个简报?或有人递给你一堆文件吗?

 

史密斯:没有什么特别的,之后我去了英格兰空军基地,我的第一份任务,是在路易斯安那州亚历山大,紧挨着波尔克堡陆军基地。从那里,真的很有趣,哦,我的天哪。现在我被分配到柯特兰空军基地。其他人都去别的地方 - 所有其他同事和飞行员。这就是事情开始的地方 - 当我去了柯特兰。我对这个安排感到非常高兴。所以我很高兴能从沼泽中走出来,进入更高层次的山区中。

 

大卫:会有人给你另眼相看吗?或是眨眨眼,或者拍拍肩膀呢?

 

史密斯:是的。我在柯特兰空军基地的对待,比在英格兰空军基地要好很多。我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因为当我去那里时,我立即直接和间接地负责带领大约30名不同的技术人员或外科专家了,因为我已经有很多经验。接下来是当他们走近我说 - 那里的一位指挥官走近我说,嘿。如果你想要额外的培训和额外的学习,我们还可以安排其他工作给你。我们会允许你提早离开工作岗位,去做这些事情。所以我答应了。其中一些只是创伤训练,空中撤离训练,飞行医学,这样的事情。哇,我就是这样学习的。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不仅可以获得更多经验,还可以加快升级速度,并成为其他隔离项目的一部分。那是他们在我再次接受另一次训练后来问我的,你愿意参与这个与解剖器官有关的军队新项目"月光"吗?我当然非常愿意签署该文件加入,因为我当时希望能在财务上更加稳定。如你所知,你在军队中没有任何报酬。对我来说很容易 - 我有这么多精力。我很容易能从下午6点开始工作,一直做到凌晨1点,然后在凌晨4点恢复工作,并在下午5点下班,每天重复又重复地完成工作。那时我身体状况很好,因为我每天休息两小时。而单是训练已经很惊人了。许多出差都涉及这些事情 - 必须去不同的空军基地,如霍洛曼空军基地和白沙导弹靶场,以及其他一些我不能谈论的基地。我认为,它对我开放了,让我能够进入这些隔离项目中。那时,我意识到我进行的器官采集对象不是士兵尸体。

 

大卫:所以你在前几集中描述过,你做这些尸体解剖的最初九个月,是那些无聊的小方块样本或长方形组织。

 

史密斯:对。

 

大卫:有没有人曾向你介绍过吗?因为我跟很多内幕人士谈论过 - 让我只说要点。在某个时候他们要坐下来。给他们看奇怪的视频。或者他们被告知一些事情。或者给他们一大堆文件阅读。这是很多这些故事的共同点。所以我想知道,在你得到这些小方块组织之前,是否曾给与任何一些简单介绍,让你完全可以预料到这可能是一些奇怪的东西?

 

史密斯:直到大约六个月或九个月才开始上特殊课程,以及为了让你能在不同的手术室或不同的区域或不同的楼层工作,你必须通过这些培训课程。它会涵盖某些东西。我听到这个词是"非源于地球的生物组织"

 

大卫:他们用这个词?

 

史密斯:是的,他们用了这个词。这就是我后来知道这里真正发生着什么事情。无论是真是假,我所做的样本,看起来都绝对不像任何类型的人体组织或体液。

 

大卫:这些都没有工作要点简报吗?或者你是否能与指示你工作的人进行互动呢?

 

史密斯:每两周一次,你会得到一位首席科学家或指挥官的实际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