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自:EXOPOLITICS.ORG

编译 | 马克兔文

  2017-06-22

 

 

Michael Salla

 2017.06.19

  

新发布的MJ-12简报文件“形势评估”包含了许多关于1948年阿兹特克飞碟事件之后,美国政府与类人型外星人建立外交关系的信息。本系列的第一部分讨论了文件的内容,介绍了在阿兹特克着陆过程中幸存下来的外星人是如何开始这个外交过程的,并留下了三个婴儿给我们的世界以表示善意。

 

 

我们可以把泄露的简报信息与公开的阿兹特克着陆案信息进行比较。如果在信息的对比中发现了两者高度一致,这将有助于建立信心;即简报文件是基于事实信息,这的确是1989年国防情报局为总统办公室准备的机密简报的一部分。

 

 

第一个写作阿兹特克案的是一位备受尊敬的记者弗兰克·斯库利,他在1950年写作这本书时就告诉读者他的两个信息来源人士,一位是所谓的科学家Gee博士(后来被揭露是一位名叫里奥·基保尔的当地电台维修店老板使用的化名)和钮顿·西拉斯(一位著名的石油勘探者)。斯库利的书名字叫《飞碟的背后》,很快成为全国畅销书,他描述了1948年飞碟的“首次”登陆。

 

这个叫Gee博士的人告诉我们第一个在美国登陆飞碟的全部故事...两个望远镜捕捉到这艘身份不明的飞船进入大气层。他们观察它的位置并估算它将降落在什么地方。在着陆后的数小时内,空军军官抵达科罗拉多的杜兰戈机场,并开始搜寻目标。当他们找到它的时候,它位于新墨西哥阿兹特克东部高原地区的一块陡峭悬崖...[《飞碟的背后》138-39]

  

请注意,斯库利说的是一次“受控着陆”,而不是一次罗斯威尔式的飞碟坠毁事件,后者于194778日经美国空军新闻发布之后受到了全球媒体的关注。

 

 

这是MJ-12简报文件中引用的这次发生在1948325日阿兹特克附近的“受控着陆”:

 

受控着陆发生在小的沙漠峡谷中一个当地农民和农场主的私人牧场上。位于新墨西哥的阿兹特克东北部12.2英里的位置。这艘船的直径为99.983英尺。[“形势评估”P.C-1-of-10]

 

关于飞碟的直径,斯库利给出了以下信息:

 

人们发现这艘船的整体尺寸略微小于100英尺。精确的测量值是99.99-100英尺之间。[Behind the Flying Saucers138-139]

 

值得注意的是斯库利报告中精确测量的飞碟直径,与1989年简报文件飞碟着陆的尺寸和性质的数据相吻合。

 

斯库利透露了这次调查飞碟科学小组的重要细节:

 

Gee博士和他的七个地磁科学家小组被派去调查这艘奇怪的飞船。当到达地面时,他们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先不要触碰和试图进入它。他们花了两天时间远距离研究这艘船,用盖革计数器,宇宙射线和防护装置炸开它。[《飞碟的背后》138-139]

 

斯库利被告知有八名科学家参与进入飞船进行初步分析。根据新的MJ-12文件,参与回收小组的成员有四名新成立MJ-12指挥部的科学家,以及另外六名科学家聚集在阿兹特克镇哈特峡谷附近的着陆点:

 

为了全面跟踪在阿兹特克的研究进程,我们需要详细说明新墨西哥的调查和回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UPI/MAJICOPS团队成员的背景和姓名,然后再回到哈特峡谷事件的年表。这些当中有四人是MJ的负责人,他们是罗依德·伯克纳博士,德特勒夫·布朗克博士,万尼瓦尔·布什博士和杰罗姆·亨塞克博士…以下是由MJ-12挑选陪同参与UPI/MAJICOPS哈特峡谷着陆点回收团队的其他人员:

 

约翰·冯·诺依曼博士……他在阿兹台克飞碟上的工作最终导致了现代电子计算机中使用的二进制计算机语言……

 

罗伯特·奥本海默博士…接替他尚未到达阿兹特克的朋友布什博士,他挑选了大部分的回收团队成员,并将飞船临时安置在他洛斯阿莫斯国家实验室里的海军仓库,直到永久存储地准备妥当。

 

约翰·冯·勒斯勒尔博士,一位氮气化学家…最初是作为一个强行进入盘状飞行器的爆破专家,最后他与德特勒夫•布朗克博士一起研究飞碟液氮冷却船员[原文]的悬浮系统。

 

摩尔·图夫博士…高层大气无线电传输方面的顶级开拓者,后来成为贝尔实验室团队的一员,他们开发了激光物理学的原理。这项发明是通过对阿兹特克飞碟的系统研究而得出的。

 

霍勒斯·范·瓦肯伯格博士是科罗拉多大学冶金学院的院长。[《形势评估》P.C-3&4-of-10]

 

 

 左一:罗依德•伯克纳(Lloyd Berkner

 左二:德特勒夫•布朗克(Detlev Bronk

 左三:万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

 左四:杰罗姆•亨塞克(Jerome Hunsaker

 

 

 

 左一:约翰•冯•诺依曼(John von Neumann

 左二:罗伯特•J•奥本海默(Robert J. Oppenheimer

 左三:摩尔•A•图夫(Merle A. Tuve

 左四:霍勒斯•范•瓦肯伯格(Horace van Valkenberg

 

根据以上MJ-12文件,一共有十名科学家参与阿兹特克的回收。可是,布什博士到达现场的时间比其他人晚。斯库利被告知有八名科学家在现场,这非常接近最初的实际人数(九名)。如果MJ-12指挥部成员曾陪同布什的另一位科学家也迟到了,正好符合斯库利在飞碟降落的调查开始时有八位科学家在现场工作的说法。

 

斯库利接着描述了回收小队是如何进入飞船的:

 

显然看不出哪一部分确切属于船舱的门,除了一个外表没有任何标记的破碎舷窗。我们的第一个考验出现了…最后,我们用了一根很大的杆子撞出了一个洞才进入飞船的破损部位。[《飞碟的背后》139]

 

这个描述与MJ-12文件中回收小组如何进入里面的情况非常一致:

 

后来才发现,原来的破口就在一个大矩形窗户和舷窗的下角,这些舷窗在外面是看不见的,但是它围绕着整个矩形船舱结构的四周,而且只有很薄的结构在它们之间支撑着,这个唯一的裂纹让小组找到了进入的突破口。[《形势评估》 P.C-6-of 10]

 

MJ-12文件也提到利用“很长的细杆来探测里面是否有操作按钮或杠杆”,与斯库利描述的用一根“大杆子”伸进舷窗相对应。

 

下面我们来看看Gee博士告诉斯库利阿兹特克事件中乘员的人数:

 

我们往里面看,经过仔细检查我们一共发现16具尸体,身高从36英寸到42英寸不等…我们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尸体。他们从各个角度来看并不像被我们所称的这个星球上的侏儒。他们的进化完全正常。唯一的麻烦是,他们的皮肤像烧焦了似的一种深巧克力色。[《飞碟的背后》139]

 

现在我们可以对照一下MJ-12文件中有关斯库利所说的死去的16名乘员是怎么描述的:

 

在上层船舱内,研究小组发现有两(2)个小人型种族的身体,大约4英尺高,像在飞机驾驶舱里一样被绑在座椅上...外星人已经死了。[《形势评估》P.C-6-OF10]

 

简报文件称,外星人由于与附近的悬崖发生撞击引起的气压泄露而死亡。报告接着描述了他们发现了14个低温管道,其中有12具身体,四名在后来被抢救成功:

 

仔细观察这些密封的管子,看上去就像洗衣店里的衣服烘干机的门,发现它们是一种复杂的制冷系统。其中两个是空的,有12具很像人类模样的身体,有成年人、小孩子和婴儿。所有的身体都被冷冻,就像保存标本一样...最终医疗团队成功复苏了一名类人型的成年男性,和三(3)名类人型婴儿,他们大概6个月大,两男一女;其余的婴儿和一个身材矮小,灰色皮肤的大头外星生物全部都死亡了。

 

根据斯库利的报道,阿兹特克发现了16具尸体。简报文件上说有2个小人型的外星人尸体(在上层船舱中发现),外加14个低温管(发现在下层船舱),其中12个管路中有被冻结的外星人身体。

 

但是,斯库利并未被告知,在低温室的外星人还活着。显然,他的信息来源Gee博士并不知道有四个人被成功复苏。简报文件解释了为什么在现场的人员不知道内情,他们得到所有外星人都死了的信息只是被掩盖的故事:

 

这个故事很快就流传开来,是的,尸体已经被发现,所有身体都已经死亡,而且这些尸体将被搬走便于以后的研究。这两具小人型“飞行员”的尸体被展示给只知道这两位乘员的回收小队成员看,然后装在密封的干燥室内。而其他外星生物的身体则在货舱内解冻。这个大范围的展示是在其他团队的视野下进行的,在这之前,整个小组把其他的低温管道设备秘密装满泥土和石头,载入一个被称为“运输烈性炸药”的卡车上运走。[《形势评估》P.C-3-of-10]

 

这表明回收小组看到的是2个小人型的外星人,和为14个低温管道准备的16个干冰胶囊(其中12个中有身体),然后他们看到2个小人型外星人的尸体从上舱室搬下来装进两个干冰胶囊中,而不是空置的低温管道。所以斯库利很自然地认为,发现了16个小人型外星人尸体。

 

显然,以上所暗示发生在阿兹特克的事情正是一个高度机密行动的运作方式,相互隔绝得非常到位。关于活的外星人复苏的信息已经被多个保密回收行动所分割掩盖。所有人都被告知,16个在干冰胶囊内的外星人都已经死亡了。回收人员彼此并不住在一起,官方的造谣误导行动从阿兹特克着陆就已经开始了。

 

斯库利的两位消息人士钮顿和Gee(基保尔)博士显然已经被周围的阿兹特克着陆的造谣信息所误导。根据斯库利的说法,Gee博士是一位医疗小组的地磁专家:

 

1949年的夏天,他(钮顿·西拉斯)遇到了Gee博士,他是一名地磁工程师。刚刚从历时七年零七个月各种顶级保密项目的政府劳役中被释放。他被称为是一名地磁学界的大师…[《飞碟的背后》72]

 

钮顿和基保尔声称他们掌握了基于阿兹特克着陆案的飞碟技术,不断地吸引投资者参与各种石油勘探计划。最终于195210月被一位叫赫尔曼·弗兰德的石油投资者起诉,美国联邦调查局以欺诈罪将他们逮捕和定罪。

 

 

1956年真相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由J.P.卡恩撰写的“飞碟骗子”文章详细说明了基保尔和钮顿的事件背景。

 

这使得斯库利阿兹特克飞碟着陆案的描述完全颜面扫地,他被两名所谓飞碟着陆案有关的犯罪嫌疑人欺骗了。阿兹特克的案例现在仍被认为是一个骗局,尽管斯库利到死都一直坚称这是真实的。

 

新的MJ-12文件中包含了一段这件事情中钮顿、基保尔和斯库利三人到底哪里出了差错的内容,它提供了这个事件真实而有价值的见解,以及这三个人怎么被卷入官方的造谣污蔑中去的:

 

我们拜访当时的牧场主和当地无线电修理店的老板(Gee博士/基保尔),他正准备在他的土地上打猎,并且他还是一位失业的石油勘探者,以及一个发明家(钮顿·西拉斯)。最后这两个人聚在一起商量,向一位名叫弗兰克·斯库利的综艺杂志的专栏作家讲述了他们的故事。这位作者在1950年出版了一本书,详述了阿兹特克故事的部分内容。这是一种明显违反规定的行为…为UPI/MJ-12工人掩盖身份的故事是无效的,他们决定将阿兹台克竭力伪装成一个虚假的钻井公司的石油勘探,而作为失业的石油勘探者所具备的知识应该知道该地区没有石油,这显然与事实不一致。后来MJ执法部门的秘密特工把这两个独立石油勘探者和专栏作家斯库利的名声扫地的事泄露给真相杂志作家(卡恩)。这一行动让这三个人成了倒霉蛋,但由于阿兹特克的发现具有耸人听闻的性质,所以这一行动非常重要。所幸的是,斯库利在他的书中把这个寻找石油财富的家伙描述成一名科学家,而且在这本书上市期间,那个冒险家因为兜售他能够找到石油的设备而被判欺诈罪。主要是靠运气,MJ-12只花了少量的工作就弥合了这个安全漏洞,这本书很快就被人遗忘。[《形势评估》P.C-2-of-10]

 

从本质上讲,这份MJ-12简报文件显示了造谣行动已经成功地诋毁了斯库利和他的两个主要消息人士:钮顿和基保尔。斯库利犯的失误是他错误地认为基保尔是地磁学家,这才是针对他的造谣行动成功的关键。

 

鉴于斯库利关于阿兹台克飞碟事件的报道和新的MJ-12简报文件中所描述的信息有广泛相似之处,我们可以非常自信地得出结论,他们描述的是同一事件。这就引出了关于简报文件的两个可能结论,以及它与先前被认为不可信的阿兹特克飞碟着陆案之间的关系。

 

第一个结论是,它是故意释放斯库利的阿兹特克飞碟事件是假信息而设计的文档,用这种方式再次迷惑UFO/外星政治研究界或者为他们提供虚假情报。事实是,这份文件是由国防情报局的反情报办公室出具的,证明了它确实有这种可能性。

 

结论之二,简报文件是真实的,它证明了斯库利在四十年前的阿兹特克事件中所讲的大部分内容。重要的是,这份简报文件证实斯库利并不是被两个骗子所骗。钮顿和基保尔实际上准确透露了被MJ-12认为是重大安全漏洞的飞碟着陆信息。斯库利的书成功地揭示了最大的飞碟秘密之一,即国家安全机构的行动细节。

 

至于这两个结论哪个更准确,对1989年简报文件内容的进一步研究是必要的。

 

未完待续

 © Michael E. Salla, Ph.D.

 

 译自:EXOPOLITICS.ORG

 编译 | 马克兔文

 http://mp.weixin.qq.com/s?timestamp=1498144609&src=3&ver=1&signature=j6jKao9ntxQyGSnxd34*EsMa0QemD3LrHa3vtI4sdStsJeWJl2HnrOpxtzPFptjlrtq4sn99NIDzLkWBUlPtTfttQPHpEp9PteInXLhXMuLbZ5qpFDo*j9Rp4yCKxHQSEcaZp-Jdz-t7zgTveT6HGTfSLs5j7BfsE4PVcUNqAGw=

 

 【相关阅读】

【新】【迈克尔·萨拉】20170616《劲爆!最新MJ-12文件显示我们与外星人的外交关系》(上) 

【新】【迈克尔·萨拉】20170619《劲爆!最新MJ-12文件显示我们与外星人的外交关系》(中)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