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8

 

 

在英国和美国,一些学校已将冥想引入课堂。提倡者认为,在上课前先进行几分钟的意念力训练,可以让学生更加集中精神。尤其对一些经历过不幸和处于困境中的问题学生而言,这种方式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纽约贫困学生的冥想课

 

纽约布朗克斯区的英语老师阿尔戈斯·冈萨雷斯,努力在伸出的手掌上保持着一个圆润的金属物品的平衡。他的课堂里坐满了非洲裔和西班牙裔的学生,多数来自纽约最贫困的社区。这些十几岁的青年已经习惯了这个不寻常的物件:西藏冥想钟。

 

 

“今天我们要讨论情感的意念。”冈萨雷斯说话时带着一丝委内瑞拉口音。教室后面的海报上写着几周前他带学生进行“头脑风暴”得出的意念定义:“专注”、“能意识到周围的环境”。冈萨雷斯提出:“我们要了解自己的感觉和情绪,并知道它们如何发挥作用。”

 

阿图罗·奇姆伯格卫星学院是纽约的一所过渡学校,这所小型高中设立的目的是让辍学或跟不上的学生重新走上学习轨道。这个教学机构所在的双层灰色建筑还容纳着另外两所公立学校。冈萨雷斯透露,来这里的学生多数希望获得一张高中毕业证,却无法保证出勤率。

 

我去访问那天,冈萨雷斯的学生中,一人刚从牢里被放出来,一人刚刚堕胎,还有一人眼睁睁看着朋友在枪战中失血过多而死。这些学生的脑子里通常装着比功课更让他们有压力的事,比如弄到钱填饱家人的肚子,或者应付情绪失控的家庭成员。冈萨雷斯会给缺席的学生发邮件,询问他们为何没来学校。他的学生和他很亲近,甚至对他直呼其名。

 

身材瘦小、笑容温暖、胡子邋遢的冈萨雷斯第一次知道意念力是通过他当瑜伽老师的妻子。“首先,坐直,把脚平放在地板上,闭上眼睛。”冈萨雷斯一边指导,一边演示。

 

15名学生多数在认真照做,也有人应付了事。冈萨雷斯敲了一下手中的冥想钟,浑厚圆润的钟声在教室里回响。“腹部深吸一口气,随着呼吸,感受你的气息在身体某部分加强,也许是腹部,也可能是胸口和鼻腔。我们试着呼吸10次。”

 

这可能不是开始一堂英文课的传统方式,但冈萨雷斯的学生对这样的5分钟冥想练习早已习以为常。他们学会了在呼吸之间让想法和感受变得可视,进而训练他们的注意力,静下心来,稳定情绪。

 

被西方社会接受的“意念力”

 

最先创造“意念力”一词的,是美国生物学家乔恩·卡巴·金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