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很害怕“执着”,

事实,执着从未发生过。

每一样事物都想拉住心,但它们都失败了。

 

坐在那里,你想着你的钱,想着你的钱

可不一会儿,你的心跑了,它开始想爱情去了——

想某个女人。你想着她,想着她,

可不久,心又开始想其它……

 

心是不停的,谁也别想抓住它。

你怎么可能是执着的呢?执着从来没有发生过。

 

存在着的某些事物,想一直留住心,它尝试了再尝试,

可是,仍然失败了。

就连“疼痛”、“恐惧”也拉不住、收摄不住我们本性不住的心。

 

你长了癌,身体很疼痛,

疼痛的身体似乎想留住心,

它用“疼痛”告诉心:“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心回来了。可过不了多久,

心又跑到别的事情上去了。

 

即使头脑用“癌症”来提醒你——

“我长癌了,我长癌了”——头脑似乎要用身体来拉住心,

可一天大部分时间,除了你想到“癌症”的时刻,

你根本没想到它。心到哪里去了呢?

 

心能对什么执着呢?

什么也留不住心。以为心会产生执着,

这是个纯粹的幻象。

你自己骗了自己。

 

死亡能够拉住心吗?

仍然不能。身体用死亡来吓唬心,

它告诉它“我死了,看你住在哪里!”

心一刹那间似乎害怕。

可在不注意的时候,心又绕开“死亡”,

去想你的小孩、你的老婆、你的情人、你的钱、你的房子

或者你的坟墓去了。

 

什么也别想拴住一颗心,

因为不停地“跑、跑、跑”是它的本性。

对于一颗从未半刻停息的心,

它能“驻”在哪上面呢?

它能对什么产生执着呢!

 

以为心是执着的,是个幻象。

根据我的经验,生命从没对什么执着过。

让心对一种事物执着,比让它攀登喜玛拉雅山更困难。

除非你处在幻觉当中,否则,从没有人认为他的心执着过。

 

我认识到我的心从没执着过,

它像水一样流过山涧的石头,水流怎么可能在某块石头面前停留下来呢

即使那是一块很美的石头,一块玉石也无法让水改变它的本性停下来。

即使一股水看起来流进了低洼,看吧,只要找到机会,它立马就会跑开。

让心对某一事物产生执着,就像用一块鹅卵石拦住一股流水一样的困难。

 

你真的对什么事物执着过吗?除非你透过模模糊糊被烟熏了一样的头脑看事物,

否则,没有人认为他是个执着狂,生命中执着从未发生过!

执着从未发生过,执着是个幻象。你不必担心你欲执着,更不必害怕会执着,

一切因为不清晰故,一切因为错觉故,你在对并非真实的起反应。

 

智者不教导你去掉执着,也不呵令你放下,

他只教导你一件事儿:看清。

看清……仅仅是“看清”,就能让你一切解脱!

“看清”,是智者的引领。

 

记住这个洞见:

生命中执着从未发生过,

执着——不可能。

有的仅是心不停、不停、不停……

 

带着觉知,跟随你的心吧,

这生命是个美丽的旅行——

无所住而生其心,

瞧这绝对仁善的心灵、生命!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