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6

 

 

你有没有留给自己一个悠闲的空间?

 

 任何的身心疾病都是潜意识要透过这个疾病传达某一种非常明确的讯息给我们。了解这一点很重要。

 

所以,你一定要去破解这个密码,你一定要找出来到底你的潜意识要传达的讯息是什么,因为这就是你的潜意识。

 

本来我们的潜意识是可以很轻易地和自我意识沟通的,我们的自我意识本来是可以很轻易地收到来自内在讯息的,而随之在生活当中、在工作当中、在情绪当中、或者是在信念当中做调整。

 

但是,现代的人类,己经跟我们的内心太疏离了,我们的自我意识有着许多自我坚持的思想、自我坚持的生活方式,或者所谓的生活惯性,或是它被外在的、后天的、世俗的、环境或信念影响了。

 

所以我们的自我意识把自己独立成了一个王国,因此它听不进去我们的内心想要告诉我们的讯息。

 

举个例子来说,我本人在以前也发作过几次痛风性的关节炎,后来我就在探索,到底这个疾病它要告诉我的是什么。显然不是只是我们一般所知道的,需要在食物上做控制,或者需要做个怎样的调整,显然都不是。

 

我就一直在试着想知道我的内心要告诉我的是什么。我慢慢的破解我的内在要了解到的东西。

 

到目前为止,得到的一点想法是:

 

第一,我的行程表太忙碌了。目前我一个人在做着35个人的工作。

 

首先,我有个全职的工作,就是当医生看门诊。

 

其次,我需要负责联络全台湾的基金会,还需要去大陆、香港、美国、加拿大、马来西亚等地讲课,推广赛斯哲学体系,以及负责赛斯书的出版,我把自己安排得过于忙碌了。基本上当你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过于忙碌的时候,其实你己经迷失了。

 

因为,你没有留给自己一个悠闲的空间。所以,当我每次在跟你们讲你们没有自我的时候,原来我也没有自我了,我也没有自己悠闲的空间了,我也没有自己的家庭生活了,我没有了我自己生命的空间。所以这是第一个原因。

 

这个疾病的发作,它就是要瘫痪我的行动力,让我知错能改,因为我的内心在抗议了。

 

我的内心不想再过这样一个忙碌的,都只是向外在世界的生活,虽然这些事情都是我爱做的,没有人勉强我,我还是走火入魔了。何况大多数的人都是做着自己不一定快乐的事呢?!而且我做这些事情时很有成就感,这是我的兴趣,没有人叫我打卡,我是可以喊停的,我还是一样走火入魔了。

 

我内在有一个自己,在问我自己,是不是我的人生的每一件事情,到后来都变成是责任了?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刚开始是好玩,是有趣,后来随着同学在各地的投入,你要跟着加码,成了我一个人跟所有的人在玩。

 

当它们变成了行程表的一部分,时间到了你不得不去了,是不是它更多的变成是一种责任了?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我发现在我的角色当中,我永远是一个帮助别人的角色,我永远是一个承担者的角色。

 

虽然我在我们家里是最小的孩子,可是现在父母的生活费是我支付,我的两个姐姐的收入来源也主要依靠与我的合作。

 

所以这一次我到洛杉矶,我坚持不包红包给见了禅师(我的大哥),而且坚持要他包个红包给我,因为他是现在全世界唯一我可以耍赖,叫他包红包给我的人。他也包了100美金的红包给我,我一毛钱都没有包给他,我觉得好开心。

 

因为在我的角色里面,我己经到了一个高处不胜寒的状态了,永远是我必须最坚强的安慰每一个人。但是当你觉得自己最行、最坚强、最勇敢的时候,其实,也是这个人最脆弱的时候。

 

对每一个人来说,不管是你们自己还是你们周遭的人,当一个人你觉得他是最坚强的,他最不需要别人安慰他,他最不需要别人支持他,他永远试图听别人倒垃圾,永远帮别人解决问题,永远很行的那个人,其实是最脆弱的,其实是最无助的,其实他的内在是最需要被支持和鼓励的。

 

但是他的脸绝对告诉你,我是不需要的,我是为了别人的。所以不管你的功力有多深厚,你也是需要被支持与鼓励的。所以当我去面对我的内在,我去发现我的内在有没有脆弱的那一面,有没有无助的那一面,有没有恐惧的那一面。

 

那个恐惧是什么?那个恐惧是,所有人都依靠你,所有人都以你为最高的指导原则,那你自己会不会有很多的恐惧和担心?一定会有。

 

所以我开始很深的去面对我内在的黑暗面,我内在脆弱的那一面,我内在恐惧的那一面,我内在无助的那一面。

 

当一个人在病痛的时候,他就是很简单,他在讨爱。可是你那顽固的、自以为是的、高傲的、坚强的自我,允许自己放下身段吗?不允许。你那坚强的自我,允许自己是个求助者吗?不允许。

 

所以从内在潜意识来的讯息没有办法被了解,它变成身体上的病痛。因为在心理层面上你不能去求助,所以变成生理层面你必须去求助,你因为病痛必须去求助。

 

人在病痛的时候是人最脆弱的时候,会痛得哭爹喊娘。人在身体生病的时候,是最需要被支持、被安慰的时候。

 

可是各位,当你们成年之后,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负责了。但是我们的内在有时候其实是有一个很深的渴望,渴望有人可以让我们依赖,渴望一种内在的支持,可是不容易。

 

因为所有人都告诉你,你要坚强,整个社会都在玩一个坚强的游戏,工作也是,家庭也是,人际关系也是。

 

所以,每一个人的内心,任何的身心的疾病,都在告诉你一个非常明确的讯息,你要去收到这个讯息。

 

 

摘自许添盛有声书《个人实相的本质》

文字整理|杨芳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