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讯息提供:光之兄弟群体

  ●莫妮克·玛修( Monique Mathieu 传导

  ●庐影译自其法文网站“从天到地”


    

 

 

 我们要尽力教会你们更好地了解、处理、超越和转化你们的恐惧。我们要通过一个小故事来帮助你们更好地对付这些恐惧。

原生的 恐惧主要是由你们的心智产生出来的。设想一下你们的心智被一分为二:一部分产生的都是光明、积极的东西,都是信心;而另一部分产生的都是忧虑,是各种各样的担忧、各种混合在一起的恐惧。你们心智的这两个部分中每一个都想胜过另一个。

你们此次转生的目的、你们已经开始并将继续进行的这个功课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地照亮你们心智中那个产生恐惧的部分。我们认为这些恐惧是野蛮的和破坏性的。 这些恐惧对你们的肉体有显著的影响。它们会使一些激素分泌出来,而这些激素能使肉体彻底瘫痪,甚至能使肉体毁灭。

人类发现了这些激素中的一小部分 —— 它叫作 肾上腺素 。莫明恐惧感的增强就是由这些激素引发的。其实 激素 这个词并不完全准确,实际情况远远超出了你们当前进化中被允许使用的那些手段所能分析的范围。

我们要给你们讲一个年轻女孩的故事。她住在一个小村庄里。这个女孩拥有能使她感到幸福的一切,比如她有非常好的家人 —— 他们理解她、帮助她。她很聪明,但是非常脆弱、充满恐惧感。她的生活中全都是虚幻的恐惧,全都是她自己不断制造出来的恐惧。她根本不能超越这些恐惧。这深深地妨碍着她的生活。

她的父母因为不能消除女儿的恐惧感而十分发愁。他们对她说: 你去见见那位住在我们村子里的圣人、智者吧,我们肯定他会帮助你的!

这女孩不想去,因为她怕不能说清自己的想法,怕自己不配与智者交谈,怕自己会说蠢话。然而对她满怀爱意的父母终于让她消除了一点不安。他们对她说: 那位圣人是不会评判你的。他会按你本来所是的样子来看待你。他会帮助你克服你的恐惧。

于是这女孩去了住在村庄尽头的圣人那里。她走进了一所明亮的、全白色的房子。她看见在一张桌子前坐着一位年长的、闪耀着光与爱的人。他对她说: 过来坐在我身边吧!

女孩非常羞涩,仍然充满了恐惧。她坐在了那位圣人旁边。这时她有了信心,感到很踏实。她的恐惧好像奇迹般地消失了,仿佛她把它们留在了大门外。她感到自己十分自在、轻松、幸福与平静。她对圣人说: 这太不寻常了。我从没体验过这种美满的状态!怎么会有这样的状态呢?我多想保持住这种美满的状态啊!圣人,我请您帮助我。我怎样才能彻底摆脱那些负担、那些恐惧、那些束缚呢?

那位圣人对她说: 我的孩子,要知道是你自己把这些压垮你的恐惧制造出来的!它们是真实的思想形式。 从你很小的时候起,你就不断地、不断地制造出恐惧来!它们伴随着你。它们离你如此之近以致得到了你的滋养。它们想让你承认它们 —— 当然是从负面的意义上承认它们!它们渴望保持极大的活力,渴望不断地保持这种活力! 因此我们俩要玩一个小游戏。你要开始邀请你所有的恐惧来到这张桌子旁边。你要开始与它们中的每一个交谈。你要请它们吃一顿饭。你要问问它们为什么要攻击你、使你痛苦、不让你感到幸福!刚开始它们不会回答你。它们甚至会嘲笑你的问题。它们不想死去 —— 你曾经给了它们生命!慢慢地,你会开始与它们交谈。你会越来越清楚地认出它们。你会明白这些恐惧源自何处以及你是用何种方式把它们产生出来的。这第一课上到这里已经足够了。你回家去吧,明天再来!

女孩回去了。她一跨出门槛,她所有的恐惧就都回来了。它们袭击她,伤害她,使她难受。她又感到非常不幸。不过,因为那位圣人让她第二天再去,所以她想: 明天情况会好起来的,他会帮助我!

她还是觉得轻松了一点,踏实了一点。她度过了一个很好的夜晚,并且迫不及待地想在第二天再见到那个圣人。第二天到了,她非常激动地去找他。同样的奇迹又发生了!她一跨进门槛,她所有的恐惧就都消失了。因此她直接问那位圣人: 圣人,为什么一跨进你家的门槛我所有的恐惧就都不见了呢?

他回答她说: 这里没有恐惧待的地方。这儿的地方是只留给信心、平和、爱与欢乐的。即使你邀请你的恐惧到我的住处来,它们也丝毫不会伤害你!你可以直视它们!现在,你再次把你的恐惧邀来吧,要意识到你实际上不再害怕它们了。和它们中的每一位都谈一谈,弄明白你究竟是怎么把它们制造出来的。你会懂得没有一个恐惧能真正伤害到你,除非你想让它伤害到你!要一个恐惧一个恐惧地来,戏弄它,嘲笑它。它会由于再也不能干扰你而深感不快。它会走掉,会离开你,因为它将再也不能从你这儿夺取任何东西,原因是你不再允许它从你的生命中夺走任何东西。

于是圣人和女孩开始注视一个又一个恐惧。她与其中一个恐惧交谈,然后又与另一个交谈。她戏弄它们。她嘲笑这些恐惧。她说: 哎呀,我过去怎么会那么害怕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呢?

渐渐地她开始想: 现在我相信我不会再有恐惧了。

圣人对她说: 你回家去吧,明天再来。

女孩回家去了。她走出几步之后,一些恐惧又冒了出来。她心想: 和圣人在一起时我还戏弄过它们呢!那时我已经不再有恐惧了,可为什么它们又回来了呢?它们的数量倒是减少了,可为什么我把它们赶走之后它们还是会没完没了地回来呢?

但和第一天时相比,她毕竟还是感到轻松了很多。她回到家里,安稳地睡着了,仍然迫不及待地想再去见那位圣人。

第三天到了。她敲响了圣人的房门,走进去见到了他。他灿烂地微笑着,对她说: 现在我可以对你说你已经治愈了。只要你愿意,你可以随时邀请你的恐惧来到你的桌边。你可以戏弄它们,而它们再也不能影响到你,因为我们会一起对它们追根究底。我们会游戏般地把它们拿起来,放到太阳下去晒,我们会用神圣之光照亮它们。 我会教给你最关键的事情就是爱你自己,也爱你的恐惧。 如果你爱你的恐惧,它们就会消失!如果你总是害怕它们会袭击你,那你就给予了它们能量以使它们持久地生存下去,并且你将永远摆脱不了它们!如果你爱它们,承认它们,在它们还出现时亲切地与它们交谈,直到它们最终消失,那它们就不会再对你有丝毫的影响!你应该爱由你产生出来的一切,无论是光明面还是阴暗面。 爱是唯一的钥匙。 你看,在这个住所里我培植爱。我每天早晨都用爱浇灌我在自己周围创造出来的花园,因此在这个爱的花园里只有爱的花朵才能立足,只有各种形式的爱才能立足,而恐惧是无法跨进这个门槛的!这就是为什么当你进入这个地方时它们留在了门外。 你要学会去爱自己整个的存在状态,要学会去爱你之所是中的阴暗面,以使它们消溶在宇宙之爱中。

这位圣人又说道: 现在你可以走了,过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再来见我。我只是想看看你那时进步到何种程度了!怀着信心离去吧,一定要懂得运用爱。你已经学会了与你的恐惧交谈,学会了承认它们,学会了不再害怕它们,现在学会去爱它们吧。 就像黑暗总是会被光吸收,你的恐惧也将会消溶。

女孩完全放心地离开了。她满怀信心地走出了那所房子。她有一点害怕,但她立刻就使这点害怕、这点疑虑平息了下去。她感到自己有了变化。她觉得轻松、自信。从她自身当中浮现出一种爱,而她以前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具有这种爱。她边走边唱着歌,心里想着即使又有一个新的恐惧 露出头来 ,她也会对它讲话。她会问它: 你想让我怎么样?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如果你想干扰我、使我不安,那你可走错了路,因为我爱你本来所是的状态!那么假如你接受我的爱,就做我的伙伴吧,并把自己转化成勇气、信心和力量!

女孩不再需要师傅了,不再需要那位圣人了。她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她明白了无论是什么样的恐惧,也无论这恐惧来自哪里(不管是来自此生还是前世),它们都无法再伤害到她。所有这些恐惧都再也不能对她产生丝毫的影响。她爱它们。

 你们可以把你们自身当中的所有阴暗能量都转化为光明。或许难以让你们理解应该去爱你们所谓的 恐惧 ,但这是使它们消溶的唯一方法,也是使你们摆脱它们、将它们转化为力量与信心的唯一方法。

我们不要求你们邀请你们所有的恐惧都来到你们的桌前!一个一个地邀请它们吧,这样会比较容易对付,因为你们没有圣人在桌边陪着你们!把恐惧邀请过来,高声或轻声地与它们交谈,试着去理解它们,试着去爱它们,不要再害怕它们。不要再对恐惧感到恐惧!

也有一些恐惧是有益的, 不过眼下那一类的恐惧与你们无关。为挽救自身生命而产生的巨大恐惧,在悲惨的境况中感觉到的恐惧,这些对你们来说都不常碰到。 你们也可以爱上这一类的恐惧,以使自己保持冷静,从而更好地应对艰难的处境。

恐惧使你们陷于瘫痪,使你们完全无法分析与判断。即便你们有时会想: 我可以试着去弄明白。我可以分析得非常好。 但你们也只能分析出恐惧的一部分现象。

你们还应知道的是:此时 你们正在并将要面临越来越多的恐惧, 而这些恐惧呈现在你们面前的形式是它们以前从未呈现过的。

想像自己是一块有着一千个刻面的水晶,而你们在抛光那一个个刻面!这是一项繁重的工作,一项需要精确、细致、耐心与爱的工作。你们好不容易抛光、加工、净化了一个刻面之后,还会有其它的刻面需要抛光和加工!你们必须以极大的恒心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达到完美的结果。

现在你们中的每个人都在进行这项抛光、改进的工作。你们自身当中的恐惧还会不断地、不断地浮现出来,但你们将学会怎样很好地处理它们、很好地理解它们。

我们想请你们(我们希望已经通过这个小故事让你们清楚地了解了这一点)尽量别太把这一切心智化,因为 你们越是用头脑智力去处理你们的恐惧,你们就越是会给它们提供力量与能量。 你们的确应该尽量地去理解,但是你们也应该尽量地听之任之、顺其自然。

你们永远不应把意念集中于某一个境况之上,因为那样你们就会给自己存在状态中的阴暗面提供力量。

我们将其命名为 阴暗面 以对应于 光明面 ,因为这是目前必需的两个方面以使你们能体验生命、能不断超越你们的各种态度。一旦你们理解了,一旦你们不评判自己了,事情对你们来说就会变得轻松得多、容易得多。


【全線閱讀】《光之兄弟群体》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