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8-09-16

编译 | 马克兔文

 

派崔克·阿莫鲁索

2018.9.15

编者按

派崔克是PAT中一位勤奋笔耕的成员,他的阅览和对各种文化的兴趣和好奇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诚然,认识是我们灵性的翅膀,知识是人类灵性的另一个翅膀,没有一位扬升大师不是对宇宙充满了好奇,也没有一位扬升大师关闭思考的大门,相反,这是他们扬升的捷径。

-------------

亲爱的乔治,

读了你最近关于极为狭隘不可知论者思想普遍盛行的文章,在某些小圈子里的这类思想家挑战深黑国家的阴谋诡计和欺诈骗术,他们可能被认为是正直而勇气可嘉的人物,我记得去年发布的一篇文章,涉及到了同样的困境。

美国,作为一个年轻灵魂的国家是很容易被操纵的,自大而嗜睡,以邪恶帝国的名义犯下各种各样的罪行。保罗·克雷格·罗伯茨和沙克尔这样的人也许很勇敢,总体上也具备正义感,但是当他们在面对更高的超验体验,辨别星光层幕后真正操纵的主人时,当人类政治和银行业的奴仆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时,他们对“马其诺防线”不信任的结果,最终会使得他们无法得出任何决定性的措施。正是因为他们这种不可知论导致了这样的困境,进一步沦落为毁灭预言家的信徒,也无法辨别人类的真实状况。下面的这篇文章暗示了这一心理僵局,因为它涉及到了美国的人口。

光与爱

Patrick

 


 

阴影地带的臣民

在我们从绝大多数人类的直觉和灵魂启发高我的超凡方面,讨论了不可知论的心智状态后,过去几天里,我发现自己在对他们小我所设想的生存僵局的进一步对话中退缩了,为了给自己提供一些公理化的宽慰,我冒昧地称他们为“阴影地带的臣民”。这个标签是什么意思?

基本上,我在这里所谈论的东西主要是描述美国人的心态,因为当人们思考他们政府所采取的诸多犯罪行为时,这里的人们除了对摘除的虚伪的宪法遗产无动于衷之外,最令人震惊的是人们显露出的漠不关心。宪法遗产这种精英主义的文件常常被吹捧为具有约束力的合同,它现在处于类似克隆人停止发育的状态,使人联想起极权主义枷锁下的前东德。大多数美国人都无法面对被欺骗的事实,一种屈服的默认已经像奴才一样允许阴谋集团在他们当中制造邪恶的影子,从根本上控制了他们理解世界各国真实生动现实的反应和感知。

这种不可原谅的世代文化基因没收了他们的直觉和内在启示的真理,允许自己被胁迫。我参考了C.S.刘易斯《地狱和天堂》的书名,冒昧地把他们精神遗产的毁灭描述成“阴影地带的臣民”的症状。

 

这不是一种指责,我也不想以任何方式评判他们的基本道德品质,而是尝试寻找他们放弃个人独立思考的原因,为什么他们不愿意接受作为灵性主权的化身人类来学习业力的课程,克服他们主人阴影下的身份认同,让他们的精神奇迹闪耀光芒。他们就像是一群在主人制造的“阴影地带”中徘徊的人,毫不理会明显凝视自己脸面的东西,他们选择冷漠。这种做法已经使他们成为精神上的哑巴,更无法直视灵魂内在的指引,最终,高我在所有的奇迹中,而精神共鸣仍然留在他们的阴影意识中。

他们无法超越狭隘的3D思维模式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不愿意把自己看成是神圣的和一个值得实现的神性角色。在一个狭隘的、以人类中心主义和一神论的传统中成长起来的文化,这是可预料到的。

14世纪的伽利略有一句话:“我说,你是上帝不就写在你的定律里吗?”

这是现代西方占主导地位的年轻灵魂的困境,而黎凡特(Levant)人口是在传统的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一神教文化基因中培养出来的,一种变得像上帝一样的超凡觉知似乎太不可思议了。两千多年来,造物主源头上帝的概念一直以书面诗句和人类的形容词呈现,充满了人类最恶劣状况的典型性格特征。

 

黎凡特是一个与历史有关的地理术语,指的是地中海的一片区域,从狭义上说,它相当于叙利亚的历史地区。广义上说,黎凡特包括了地中海东部及其所有的岛屿,也就是说它包括了东地中海沿岸从希腊到普兰尼加的所有国家。1497年,Levant这个术语首次出现在英语中,最初的意思是东方或“意大利东部的地中海土地”,这个词最终来自拉丁语Levare,意思是“提升”。

一神论信仰错误地投射出宇宙神圣力量的教条体系,将以种族为中心的信徒劫为人质,或让它变成了一种对奉献行为认可的量具,就像当代变化一样,然后信徒们可以假称自己被上帝优先选定而爬上宝座。这种分离模式通过男性主导的领袖进一步操纵成等级制度,他们充当霸主,同时使信徒处于幼稚的觉知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