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梅拉&卓尼特 ajoyfullife

2018-09-16

 

(这篇讯息是创建此公众号之前翻译与发表的,已被一些网站转载过,不再标原创。)


“通灵传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听听帕梅拉和卓尼特如何说吧。虽然叙述方式不同,二者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其实我们都在“通灵传导”,与自己的灵魂相通,将灵魂的愿望传导、彰显在地球上;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的地球人格也一直在积极主动地参与;而当我们的理性思维过于钳制灵魂愿望时,我们也会有自己的星期二(见下文“卓尼特的星期二”)。

 

******

 

帕梅拉:(摘自《地球之赋:来自盖娅的灵讯》,方智出版社出版)

 

  本书中的讯息都是藉由通灵传导收到的。在通灵传导的过程中,传导者,或者说传导管道,将自己开放给某一灵性存有——不具肉身的灵性存有——的能量与智慧。在这一过程中,他/她能够感受到某一超越其上的能量流,为我们带来充满爱与启迪的讯息。在传导过程中,传导者能够通过口述或笔录的形式接收到各种洞见与灵感。一般来说,正在进行通灵传导的人处于一种精神放松的状态,当一个人专注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例如演奏音乐、进行体育运动或者绘画,也会感受到这种“流动”。你“暂离理性”,进入感官世界中。在这一开放与接收的过程中,传导者本人并非被动的“传递”,而是积极地参与,因为他/她扮演着桥梁的角色,在“藉由直觉感受到的洞见”与“描述这些洞见的人类语言”之间建起一座桥梁。也可以说,传导者是转译者,将藉由直觉接收与感知到的洞见转译成词汇与概念。

 

  通过传导,我们能够接触到一个宏大的讯息源,这些讯息涵盖各种不同的主题与面向,为我们带来新的洞见,助我们与灵魂所在的次元——处于物质面纱之后的更高次元——建立连接。传导能够帮助我们超越物质次元中的烦恼与忧虑,使我们拥有更广阔的视野,并赋予我们希望与洞见。尽管如此,传导只是——且一直是——一种人类活动,如同其他的人类活动一样,也存在着质量与创意上的差异。呼唤某一灵性存有来作为讯息的来源,并不会使这一讯息的价值徒增。你完全且一直能够用自己健全的心智与直觉来判断一则讯息是否有价值:这则讯息是否为你带来丰盛、激励、明晰与启迪?如果确实如此的话,这则讯息就是正向的,会对你的日常生活有一定的助益。这一讯息是否充满了评判、恐惧、权威或戏剧性?如果是的话,这就值得你对它的价值好好地质疑一下了。

 

  人们对通灵传导的疑问常常是:你如何知道这是一个明净的传导管道?这些讯息是否是在纯净、毫无过滤的情况下传导过来的?可以说,所有的通灵讯息都经过了人类心智以及社会文化——熏陶我们长大的社会文化——的过滤,讯息的接收者是无法完全消除这一过滤的。在我眼中,通灵传导是人与神、人类世界与灵性世界之间的合作,在合作的过程中,传导者是一个积极、有意识的参与者。我个人认为,“纯净的传导”并不是说要关闭自己,以成为一个被动、傀儡般的媒介,而是指在与灵性世界沟通的过程中,呈献出最佳的自己。而一个传导者所能呈献的最佳品质就是:信任、勇气以及开放的态度。这些品质使他/她能够尽量不带偏见地臣服于那灵性的能量流,那希望能够流经他/她、透过他/她来彰显的能量流。在接收这一能量流的过程中,传导者需要与自己的心智合作,从而更好地将感受到的能量及洞见转译成人类语言。词汇、概念、语言属于地球实相,而与灵性世界的沟通则是非常直接与感性的,需要一个人类的转译者来为这一能量赋予物质的形相。在转译过程中,出现变形或扭曲是完全有可能的,甚至是不可避免的。“纯净”并不是说必须要完美,而是要真诚,并明了自己的有限性。

 

  聆听这些灵讯的人永远无法确知何处出现扭曲,何处没有。一个纯净的传导者,通常自己也不知道这一点,因为扭曲发生在潜意识的层面上。因此,要根据灵讯的内容来做判断,运用自己的直觉以及健全的心智来感受某一灵讯对你是否有价值和意义。

 

*** 

 

卓尼特:(摘自《鹰之舞:一位女子邂逅灵魂双生焰的灵性之旅》,方智出版社出版)

 

  我一直是一个很实际的人,脑中塞满了各种问题,想知道通灵以及相信一个不可见的世界如何融入现代物理学。我阅读了大量的书籍,以试图破解灵性世界与物质世界之间的关系,最终却是一无所获,铩羽而归。因此,我总是追问白鹰,请他解释实相的本质。显然,他并不认为自己是最适合这项工作的“鬼魂”,因此他叫来了马克。

 

  那是1989年的仲夏夜,我与卡罗尔和大卫一起练习我的新技能:通灵。忽然,一股极其强大的能量以排山倒海之势将我吞没。“这不是白鹰,”我边试着保持平衡,边在心中对自己说。我心跳加速,内在的热力使我觉得自己正处于烈焰之中。我感到很虚弱,浑身发抖,也有些害怕。接着,我费力地张开嘴,开始说话。一个力量强大的新存有说:

 

  我是马克。从能量角度看,我来自遥远的地方,我来这里是为了桥接未知的次元。我的世界在时间的另一边,在你们世界的另一边。我来这里是为了播种新想法、新观念,是为了响应这个世界的呼唤。我是来自宇宙的老师及学生。

 

  仅此而已,他倏然而去。我再也无法承受这强烈无比的能量,白鹰来帮我恢复平衡,并将刚刚发生的一切解释给我们听。

 

  你们必须开始觉醒,认知不同的次元,以扩展意识。而这一意识的扩展则会助你们认知神。马克与你合作的最终目标就是帮助人类进入和谐、合一的状态,并拥有充满创造性的无限能量——你们称之为神。

 

  白鹰继续解释说,马克与我的合作不仅仅局限在智能层面上,也将是一种真实的切身体验。

 

  这些体验会很强烈。想象有那么一次神奇且神秘的邂逅,你从中体验到无法言表的喜悦、福佑、合一与和谐。当你从想象中回到现实后,你知道已有某一殊胜的改变发生。虽然你的话语或逻辑思维会使这一体验大打折扣,但你已不再是同一个人,也无法再是同一个人。

 

  这一切听起来,就好象我志愿报名参加了一项非常前沿的意识工作,虽然对此感到有些困惑,我却非常愿意踏上这一探索之旅。后来我问马克:“为什么是我?”

 

  “有两个原因,”他说。“首先,你比较单纯,没有坚定的信仰、教条或者许多先入为主的观念——关于这个世界该如何的观念。其次,你愿意去教授你所不知道的事情。”这第二部分——教授我不知道的事情——对我来说实在是很难。我是一个有意识的通灵管道,也就是说,我完全处于觉知的状态,积极——而不是傀儡般——地与马克和白鹰合作,共同寻找、使用恰当的词汇。

 

  马克请我每周二传导他的讯息,并请大卫与卡罗尔帮我一起来承载、保持他那强烈无比的能量。我真恨周二!我一直为自己的口头表达能力自豪,而且我从不口是心非。忽然间,我开始讲解那些复杂难懂的意识状态,而我对这一切一无所知!我对掌控、编辑或至少能够理解自己都在说什么的渴望一定严重影响了马克的进度,他想出了一个非常有创意的解决办法。他让我每周二都住在卡罗尔和大卫的家,并将闹铃设在凌晨2点,这样,我在传导马克时,会因为困倦无比而无法试图掌控他想说出的话。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喜欢周二!

 

  我很难解释我传导马克时的体验,他的能量是如此地强大,最初几年中,我必须在有人陪伴——以帮我维持住他强烈的振动——的情况下,才能够传导他的讯息。其实,用称呼人的代名词“他”来称呼马克也显得怪怪的,与其说他是一个指导灵或存有,不如说他是一个能量场。事实上,他从未在我们的物质实相中生活过。

 

  从那天起,我在欧美为许多人传导了马克的讯息,帮助他们穿越线性思维的束缚,看到自身的力量与智慧。马克不仅仅只是讲述各种可能性,他也将我们带到各个觉知层面,让我们亲身体验那些言语无法形容的洞见。这类体验性的、能量层面上的教诲与个人经验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从中发现的真谛也是独一无二的,为我们每个人独有。马克为我们提供了觉醒的工具,他鼓励我们冲破一直以来禁锢我们的各种限制性观念,自由地驰骋。在马克的指导下,我们体验到心智的无限性、流动性与广阔性。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