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过去的记忆,尤其是悲伤的记忆,是种奢侈,亲爱的。你困惑的心转回到过去,转到另一个时间,也许是一段已经遗忘很久的时间,也许只是一个次要的,你生命游戏中非常次要的角色,突然地,现在你记起那个记忆中的人,怀着沉重的悲伤和深深的念想,怀着深深的念想去重新连接,也许你还会说:

你知道,你对我很重要。你在我的生命中扮演过某种角色,它或许很轻微,但是,你知道,那是很有意义的。看,我现在就想着你了。不是我要改过自新,不是那么回事,我就是想和你说声哈啰,就是莫名其妙地想和你说你对我很重要。你一定是重要的,因为此刻我为你忧伤。如果你,我生命中的配角,如果你曾经想过我,我会相当地讶异。老实说,我不知道为何会蹦跶出与你有关的念头,除了我们短暂的相遇,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我生命中的意义,我不知道我竟然会再次地想到你,带着如此强烈的渴望来想你。

当我说回忆那零星的过去是种奢侈,你体会出我话中的意思了么?我想,那就是沉溺,然而,那却是你内在的某种东西迫着你那样。

你根本不知道你记忆中的这个人到底对你有何意义,我会告诉你:你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有某种意义,仿佛每一个人都是你弹奏钢琴的琴键,甚至是个很小很小的琴键。没有渐强音,就轻轻地按下一个琴键,现在,明显地,那是难以磨灭的。

当然你希望你那时该多留意才是,你希望你是有意将每个人在你的心里过上一遍的,但是,诶,那个时候,他们也许就是镶嵌在背景中的风景。现在你会凝视他们的眼睛,现在你会去完成你想达成的任何事情。你甚至都没有半途而废,你只是未曾太过用心,或者也许你用心了,你希望你已经万无一失了。

好的,好的,你就奢侈一会吧。为你那艰难的生活哀伤吧。为那形同折扇的过去哀伤吧,就取出一小会,看起来就象偷窃似的。如果过去让你抽泣那未尝不是好事,那样很好。现在你会整些新的记忆出来,它们也会变成旧的。为什么要等?现在就让它们成为旧的,让你生命中的人,大人物和小人物,成为你心灵的印记。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在你心里都有一个位置,腾出点地方来吧。

某种意义上,即便是你与某个人共处多年而只与另一人共处几分钟,镶嵌在你心中的每一个人都如同他人一样重要。你心灵之门的每一次敲击都是有意义的,没有谁是偶然地进入你的心灵,没有谁是马失前蹄进去的,即便看起来是那样。每一位探访你心灵的人都有一个任务,也许是舍,也许是取,也许是为你也许是为他,然而为了这个人的同时也是为了另一个人。

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你们会再一次地相遇,你会再一次地说哈啰,只是想一想或者实际行动都可以。实际上,你们的心已经再一次地相遇了,要不然,你对这个人的想法就不会浮现出来,也不至于流连忘返,仿佛他们今天也有这想法似的。祝福来源于过去的一切,祝福来源于今天的一切,知晓过去曾发生过的今天一样还会发生。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enterers-of-your-heart.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