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我要特别谈谈光之工作者的灵魂跟他们的原生家庭的关系。光之工作者通常额外携带着某项与父母或原生家庭有关的任务,来到地球后,带着特定的目的觉醒,要把自己从小我意识中解放出来,并在地球上播下基督意识的种子。光之工作者比其它人更愿意教导和疗愈别人,帮助人们发展出以心灵为基础的意识。


为此,很多光之工作者的灵魂降生到深陷于小我意识实相的父母或家庭中。因为他们的使命就是要冲破堵塞而僵硬的能量模式,所以便如同磁铁一般被吸引到有问题的环境中,那里的能量阻滞而沉闷,就像一条死巷。光之工作者携带着特定意识,让他很特别,不符合家庭的期待和理想。这样的小孩透过散发或表达出真相,来挑战这个家庭对生命的基本认知。他几乎是本能地去做一切可以让能量再次流通的事。


虽然光之工作者的灵魂别无所求,只想服务于父母和家庭,但他们却有可能把他看作是多余的人,甚至是害群之马。如果光之工作者小孩内在的美丽和纯洁没有被发现,他通常会短暂地迷失于孤独,甚至忧郁的情绪中


当他们开始转世时,光之工作者深信自己可以找到出路,可以战胜原生家庭的限制性能量。然而,在降生到地球且长大以后,他们也跟其它孩子一样面临困境和迷惑。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对这种困惑的体验更深入、更强烈,因为他们是有着灵性意识的灵魂,通常会比父母的灵魂更老、更有智慧,十分清楚自己所处环境中的能量有些不对劲。在内在层面上,他们因为不能理解父母的观念和行为,而迎头撞上父母的能量,这让他们那温柔敏感的内心极为痛苦。为了寻找情绪上的出路,他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情况:既爱父母,又与他们不同。这引起了一连串的心理问题,从孤独、缺乏安全感和恐惧,到消沉、忧郁和自毁。


因此,通往地球和黑暗处的旅程不是没有风险,那里有着阻塞和带有敌意的能量。这是个危险的使命,所以我称你们为勇敢的战士!你们就像先驱,到陌生而未知的领域中探险,那里没有路标和指示。你展开旅程的环境并不友好,和家的感觉大不相同,你必须仅以感受和直觉为指引,为自己创造家的能量。身为光之工作者,你是一个先驱,愿意突破沉闷的思考模式,愿意释放阻塞的能量。你几乎总是最先在你所处的环境中这样做的人,直到后来才遇到意气相投的灵魂伙伴。你独立战斗,这代表你是个真正的战士;你必须依靠自己找到出路,如此一来,你就会吸引志趣相投的人来到生命中,他们反映了你的觉醒状态。


为了发现自己的光而经历的孤军奋战,对你是最沉重的负担。在灵魂层面上,你有意识地选择了这样的路,但对一个有血有肉的孩子来说,那过程是痛苦的,且深深伤害了你。我劝你去感受并辨识出这种内在的痛苦,因为只有与它连结,你才能把它转化并释放掉。一旦找到了那个稚嫩的肩膀上背负着疏离十字架的内在受伤小孩,你就抵达了重担的核心,而解决办法也就不远了,你只需要用全然的、深刻的觉知去拥抱那个孩子的痛苦。透过觉知,慈悲和尊敬的能量可以被传送到内在小孩那里。只要跟自己在一起,只要真正去爱和珍视自己独特的部分,你就能举起十字架。这就是带孩子回家,并完成自己身为先驱的使命。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