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像裡可能有1 人、文字

 

2017-08-15

 

 

教會的宗教審判所從未徹底瓦解。公元1965年,宗教審判所改制成禮儀及聖事部而且它在神學領域的權威依然保留至今。

 

拿撒勒教會無懼宗教審判所的迫害,持續進行教會的活動。聖杯血脈的故事也透過《偉大聖杯》(Grand Saint Grail )和《聖杯的偉大歷史》( the High History of the Holy Grail)等文學作品流傳於世

 

這些書籍受到法國聖杯王族們(香檳家族、安茹家族和其他王族)的大力贊助。聖殿騎士團和德斯波西尼克諸國也鼎力協助。由於這些人的努力,亞瑟王的傳奇故事成了眾所周知的聖杯文學。

 

公元1307年,聖殿騎士團成為宗教審判所的重點目標。教宗克勉五世和腓力四世聯手發起剿滅聖殿騎士團的行動。

 

教宗的軍隊在全歐洲查抄聖殿騎士團的文件和寶物,但是結果跟他們查抄卡特里派遺物一樣一無所獲。不幸的是,許多騎士慘遭凌遲處死。

 

聖殿騎士團的寶藏從未遺失。儘管梵蒂岡的爪牙們四處搜索寶物和文件,這些物件都安放在巴黎,由騎士團的會堂保管。

 

這些寶物由聖殿騎士團的大騎士們保管。這些大騎士們是皇家秘密的守護王子( Guardian Princes)。他們趁夜將這些寶物裝上聖殿騎士團在拉羅歇爾的18艘帆船艦隊。

 

這些帆船在破曉時分出航到不同的目的地,其中包括葡萄牙和蘇格蘭。船隊抵達蘇格蘭的時候受到蘇格蘭國王-羅伯特一世的歡迎。羅伯特一世先前因為挑戰信奉天主教的英王-愛德華一世而被教宗開除教籍。

 

聖殿騎士和他們的寶藏留在蘇格蘭。公元1314年,聖殿騎士們參與班諾克本戰役並且鞏固了蘇格蘭的獨立地位。

 

班諾克本戰役結束之後,羅伯特一世和守護王子們在公元1317年創立玫瑰十字長老兄弟騎士團( Order of the Elder Brothers of the Rosy Cross ) 。從那一年開始,每一任蘇格蘭國王都會成為騎士團的大團長;每一任斯圖亞特王朝的國王則享有聖哲曼王子(Prince Saint Germain)的榮銜。

 

為何生活在6世紀的亞瑟王-一位凱爾特人的軍事指揮官對聖殿騎士團和歐洲的聖杯王室來說特別重要?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亞瑟是融合彌賽亞父系和母系血統的國王。

 

很多人以為亞瑟王的故事只是傳說,但他其實是真實存在過的歷史人物。很多研究亞瑟王的人都找錯地方了。許多學者被騎士浪漫文學虛構的地點誤導,因而在布列塔尼、威爾斯和西英格蘭的編年史中打轉。

 

亞瑟王的生平故事出現在蘇格蘭和愛爾蘭的紀年史。他是凱爾特島的大君,也是英軍在6世紀晚期的元首級指揮官。

 

亞瑟在公元559年誕生;在公元663年戰死。他的母親是耶格娜‧德阿科斯(Ygerna del Acqs)--阿瓦隆的薇薇安王后之女

 

亞瑟王的父親是達爾里阿達王國(蘇格蘭的西部高地,現在的阿蓋爾)的艾登大君( High King Aedàn of Dalriada 常見的名字叫烏瑟王)。艾登王是英國的潘德拉剛(Pendragon-龍中之首、萬王之王),也是耶穌胞弟-詹姆斯的後裔。

 

由於這份血緣關係,亞瑟王和亞利馬太的約瑟在聖杯傳說中有著千絲萬縷的關連。肯尼思一世(艾登‧潘德拉剛的後代)的加冕紀錄特別記載了他的子嗣來自阿瓦隆的母系王室。

 

艾登王的血統來自英國最古老的王朝-卡美洛( Camu-lot,英國的高車士打王朝)。這條血脈源自每一位讀過莎翁作品的讀者肯定都知道的國王。他就是初代潘德拉剛--辛白林。

 

公元6世紀之際,彌賽亞的後裔們在威爾斯、斯特拉斯克萊德和英國的坎布瑞安地區建立德斯波西尼克王國。

 

公元574年,凱爾特教會的聖哥倫比亞為亞瑟王的父親-蘇格蘭的艾登王舉辦膏抹儀式。艾登王成為第一位由神職人員扶植的英國籍國王。

 

這種做法觸怒了羅馬教會的主教們。羅馬的主教們宣稱只有他們才可以為國王舉辦膏抹儀式,而國王也只能由教宗加冕!

 

公元597年,聖哥倫比亞過世。聖奧古斯丁隨後從羅馬前往蘇格蘭並且解散凱爾特教會。

 

聖奧古斯丁在3年後自封坎特伯里大主教,但是他派駐到蘇格蘭的主要任務宣告失敗。拿撒勒的傳統繼續在蘇格蘭、愛爾蘭、威爾斯和英國北部流傳。

 

這裡有一個讀者們必須牢記的重點:聖杯王朝從來就不是地區的統治者。耶穌本人就是人民的守護者。舉例來說:高盧的墨洛溫王朝只是法蘭克人的王。他們從來都不是統治全法國的王。

 

艾登王、羅伯特一世和斯圖亞特王朝的國王是蘇格蘭人的國王。他們從來就不是統治蘇格蘭的王。羅馬教會發現這種含蓄的社會概念十分難以動搖。當時統治一方的國王需要獲得教宗的許可,而主教們則有權管轄這些君主I

 

教會必須把持對人類的精神領域的絕對控制權,才可能保有絕對的統治權。因而每當聖杯王儲登基,新王都會遭到教會宣傳機器的猛烈抨擊。

 

公元751年,羅馬主教們成功斷絕墨洛溫王朝在高盧的王室傳承並且扶植了必須經過教宗認可和加冕的加洛林王朝(查理曼大帝的王朝)

 

即便英國的古凱爾特王國在6世紀被日耳曼系的盎格魯薩克遜人攻陷,羅馬教會從來無法推翻德斯波西尼克王族在蘇格蘭留下的血脈。

 

即便到了離諾曼人征服英格蘭已經幾百年的中世紀,拿撒勒教會和淵遠流長的抹大拉信仰依然在歐洲興盛發展。

 

凱爾特人的社會結構強調男女平權。這種觀念對於男性牧師專權的羅馬教會而言是極大的威脅。

 

依照彌賽亞規章為民服務向來都是聖杯君主們的處事原則。他們在各自的領地是君王和人民的共主,但是他們的身分從來就不是統治者。

 

許多童話故事和民間傳說都保留了聖杯規章中為民服務的核心理念。

 

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童話故事或民間傳說會記載某個英勇的大主教或主教騎著馬去解救受壓迫的臣民或是遭遇危難的公主,因為只有聖杯王子和他們的騎士會去做這種事情。

 

聖杯規章允許人們藉由美德和群眾的認可來提升社會地位,但是這個過程必須完全符合民主精神。不論是現實世界或精神世界,聖杯只屬於符合聖杯規章的領導者和追隨者。

 

聖杯也隸屬於土地和環境。聖杯規章要求天地萬物都應該相互服務,和諧共存。

 

數百念以來,各國的議會和政府在面對彌賽亞的社會規章時有著跟教會一樣的難處。

 

他們理應代表人民,但是他們真的有為人民做事嗎? 事實上,他們並沒有為民喉舌。他們多半附屬於某個政黨必且藉由多數投票取得自己的權位。但是並非所有人都願意花心思去投票。有時候投票對象又不只有兩個政黨。

 

久而久之,執政黨所代表的民眾可能不及全國人口的一半。

 

從這個觀點來看,即便是採用多數決的選舉制度也不能充分體現民主的真諦。依靠這種方式上台執政的政府充其量只是民有的政府,但是不會成為民治和民享的政府。

 

耶穌在公元1世紀的處境跟現在非常類似。當時的耶路撒冷和猶地亞都遭到羅馬占領。希律王和彼拉多都是羅馬政府指派的統治者。但究竟誰代表當時的人民?

 

當時生活在耶路撒冷和猶地亞的民眾都不是羅馬人。他們是來自聖地的猶太人:法利賽派、撒都該派、艾賽尼派和其他宗派。除了猶太人,當地還有非常多的撒馬利亞人、阿拉伯人和其他種族。

 

但是當時有誰代表這些人民嗎?答案是:在耶穌出來為百姓服務之前,沒有任何人代表這些民眾。

 

聖杯規章開宗明義地規定王室與人民之間沒有從屬而且是上對下的服務關係。這條規章在摩賽亞王朝中世代流傳,並且要求王室成員當人民的守護者。

聖杯規章的根本準則是自由、友愛和平等。它在美國獨立革命和法國大革命中嶄露無遺。人民在兩次革命中揚棄了暴虐的專制政府。但是革命之後,又是甚麼東西取代了先前的政府?

 

政黨政治和基本上不能代表人民的政府取代了先前的專制政權。

許多人問過我:為何聖杯血脈中壓抑至今的訊息會在這個特殊的時刻公諸於世。其實,相關人士從未打壓這些訊息。只有追求權力的人才會打壓聖杯的真相。這些人追求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為他們本應代表的大眾們服務。

 

現在許多人對於主流的當權派更加失望。我們進入一個探求的新時代。

 

我們生活在衛星通訊、超音速飛行而且有電腦和網路的時代。因此,實際上世界變得比以前小的多。在這樣的環境下,消息傳遞的非常快,並且真相的傳播更難被阻止。

 

男性專制的教會結構和政府體系也開始受到質疑。人們普遍認為控制精神與管理領土的舊教條已經不適用。越來越多人開始在追尋信仰的根源和他們活在社會上的意義。

 

人們正在尋求更有效的管理方式,盡力防堵人類社會衰落和道德淪喪。

 

其實,他們在尋求的正是聖杯。

 

新千禧年很大地增強這項對新啟蒙的追求。許多人認為人類需要一次新的文藝復興時代。一個聖杯規章重現人間而且眾人依照規章行事的時代。一個貫徹自由、平等和博愛理念的時代。

 

聖杯傳說至今仍在傳頌著一個不滅的真理:漁師國王的傷口得先癒合,荒原才能變回沃土。

 

原文:http://prepareforchange.net/bloodline-holy-grail-hidden-li…/

翻譯:Patrick ShihRay Chen

#聖殿騎士團

聖杯血脈--解析耶穌的家族譜系全文:

https://www.golden-ages.org/…/…/bloodline-of-the-holy-grail/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