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6

 

 翻译:艾丽斯的凯史科技实验室
发布:2017814
来源:简书

 

瑞克:欢迎大家来到人类和平蓝图教学第8天上午的课程,今天是2017712日周三,这是由凯史基金会的凯史先生主持的凯史基金会太空飞船学院教学。我认为我们可以请凯史先生说话了,您准备好了吗,凯史先生?

凯史:是的,早上好,大家好,如往常一样,无论你身处何时何地收听我们的教学。随着我们看到事情是如何发展的,我们也越来越理解了我们要做的事情。我所决定的,正如你们所知道的,当我披露了某些信息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适当的讨论和探索,在某种意义上被公开了。今天我们有很多的教学要进行,可以说对这些东西逐个的重新教学和重新解释对于我们如何去看待和理解这项科技变得十分重要。有一部分我称之为物理的知识是我一直让大家保持距离的,即使是在我的书里,因为,在我看,这项知识应该被保持在太空知识范围之内,现在我们讲到灵魂和太空科技,现在是时候拿出来了,正如我所说的,我总是根据人们的理解来进行教学。我从不认为它是否不能被理解,我只是在想(人的)智商是否足以承载。等离子物理科学、核物理科学,理解宇宙中场体运动的科学,要比人们被教授和参与的要复杂得多得多。这不是以前,在我所有的教学当中,我都突破到了最新的前沿去扩展和传递更深的知识,正如我们所说的这30天到35天的教学的目的是,通过人的灵魂实现和平。但是这些教学的主干,是为了教授新的科学,也就是理解灵魂的科学。理解人体结构中的人的灵魂的运作和位置。对我们来说,比较有趣的是,越来越深入的教学并翻开了新的理解的篇章。我们可以开启这一新的理解的篇章,是因为我们已经走上了正在更深入理解的道路。如果我5年或10年前就揭示这些的话,它是不会被人理解的,但是,正如我们大家所看到的,一个老师带领着其他人,所有人都会学到更多。我们从一个(知识)学习到另一个来确认它的有效性。在核物理学界、太空物理甚至等离子物理当中,主要的一件事就是,有很多分歧。我们必须用这个办法去将那些错误的地方纠正过来,并更加深入的教你们去理解这项知识。我要讨论或探索或尝试去解释的,是一个在核物理学界和等离子物理学界中的巨大的突破。我要揭示它的原因,正如我曾说过的,我教一个的话,人的灵魂就会倾听,这就是将要发生的事情。我今天教了一些人这项知识,因为我看到现在是时候去突破了。同时,我是用非常艰深的知识去解释它的,意思是,我所要揭示的太空科技和等离子科技是你们现在理解的,因为现在你们已经看到了人的灵魂的原理,你们可以理解它,这意味着你可以理解它的含义,你有一个可以效仿的对它的运用,因为它就在那,因为你看到了它,因为你理解它。而这对我们很重要。你能把我的第二个屏幕打开吗?它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们处于对新的研究的完全的理解当中,我们知道我们将要讨论的是什么。它将为物理学界、等离子物理学界、科学界带来很多改变。如果你们能理解的话,它会将科学界带入一个新的维度。我没法在以前的书里面写入这些,但是,很大程度上,我在书和文章当中都在引用这个。我用了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在论文中描述它,称之为原子间核聚变。在人的灵魂和分裂造物的教学当中,有些情况下,我们看到某些人所做的物理测试都不成功。对我们来说,更细致的理解宇宙中场体作用力的交互是非常重要的,在深层太空当中,场体作用力根据它们的强度进行交互,根据不同的场强进行交互。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你可以得到不同的场体作用力的不同强度的交互,不仅是当它们穿过或者大量的发生摩擦时,那也可能意味着建立起一个不同的场体强度,并成为最终的强度,很多场体可以彼此的交互,意思是,即使在整体上,场体是不匹配的,但是在具有磁力和引力的场体的结构内部,场体在某些长度上或强度上是一样的。这意味着,场体中存在着一个局部的交互,而在理解中也存在着一个局部的运作。这一点很关键,因为,当你进入等离子物理,你就要把物质物理抛之脑后,非常非常后,后到你无法想像。但是它自身又会引导回你所抛弃的。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这就是它将给物理学界、等离子物理、深空旅行和传输带来巨变。你们所说的等离子传输要比所谓的瞬间移动要快得多。这些东西就是我接下来这些日子将要教授的,因为,在教这些东西当中,你们当中那些人看到了它,这就会将世界和平带入一个新的维度,意思是,我们可以将能量的包裹传递到这颗星球的任何角落,宇宙的任何角落。然后在到达的那一点上,被传递的能量是如此巨大,它不会造成破坏,而会像白糖放进热水中一样,它会溶化掉。你仍然会尝到糖味,你知道它存在,但是它不再是你放进去时的糖块了。太空防御科技需要这个。在深层次太空中的长距离深层旅行,不会让你到那儿再决定。你必须预先决定好你所需要的路径的场强,而你必须让自己穿越它。意思是,我拥有,比如说三级的磁引力场强度,我必须达到四,而任何高于或低于四的空间当中,我都必须用空间十来应对,意思是,路上的任何东西都变得无所谓。你们当中有一些人会进入太空科技研发当中的传输部分,传输就是使用等离子传递任何东西,你们以后会明白的。在我的一本书当中,在摘要里,我曾引用到它,也就是你可以把某样东西放进一个包裹并发送这个包裹,而里面的东西独立于外部。这就跟一个行星系统一样,这就是我们所称的独立的实体,但是具有其自身的速度。意思是,我们可以瞬间游遍太空。我们可以瞬间传递能量,我们可以超乎人类想像的速度旅行,因为我们从来都不知道我们可以接触到这一如此美妙的能量,接触到如此美妙的通讯线。你能把我第二个屏幕再接上吗?

凯史: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不得不对我们曾经想当然的很多事情重新理解到一个新的维度。意思是,所有的科学书籍,一旦涉及到等离子科技,都会与物质科技有很大区别。我估计你们很多人都能理解这一点,还有很多人也期待着这样的一个事物出现,这是什么意思呢?我试试,我希望这个屏幕不会关机,如果它会的话,我们会保存成文档。这一点非常重要,这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是绝对的至关重要的。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应该能够理解,我们应该能够领悟将被揭示的这项知识的整体,现在你们已经看到一个明显的区别,在物质状态物理和等离子物理之间,也就是我所说的宇宙的运行原理。每次我们尝试解释下一步,每次我们进入这项知识的下一阶段的时候,我们都会发现相似之处,但是它也是连贯的。如果你们还记得很早的一次教学当中,当我画出星系到人体和其它的时候,你们有很多疑问,我们怎么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改变?我们在什么地方改变?我们要改变到什么程度?这些全都变成一个问题,这些全都需要更深入的调查。如果你们还记得,在当今的物理学界,我们将一些事情考虑得很简单,我们从物理学的角度说的话,我们有一个中子,它分裂成电子和质子,然后到某一时刻,质子和电子自身又会再继续细分下去,并持续这一过程。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理解这颗行星上的所有东西都需要理解整体,需要理解物理学的整个架构。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能够保持我们所拥有的,保持我们所能够保持的。对于我们,很重要的就是要能够,物理学界,必须拥有并遵循同样的规律,也就是宇宙中的磁引力场的游戏。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很重要的就是,要能够理解我们能将它扩展到多远。我争取打开屏幕,因为这些对你们的理解是很重要的。对于我们来说,理解这一过程是绝对的至关重要的。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的就是要能够读取这一信息,这一信息在它整个……而我争取打开屏幕。

凯史:请理解我们接下来将要解释的。这将突破所有已知的等离子物理世界,当今物理学界的所有知识,但是你们都可以理解它,领悟它,未来几年,物理学家和等离子物理学家们将再次拍他们的脑袋,怎么会这样?不过,你们有一个参考,我会向你们解释,现在你们不知道如何去理解它。在当今物理学界中,我们认为理论上这个中子在它的……这个中子在它衰变当中,它会分裂成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我们认为在这个分裂的过程当中,我们将收到的和我们将看到的是这个……的材料的内容,是我。

文思:我们看不到您的屏幕了。

凯史:是的,我正在想办法,耳麦掉了,掉到屏幕下去了。我必须要,我希望我不会弄丢它,因为,如果丢了的话,麻烦就大了。

文思:我们现在能看见了。

凯史:OK。正如我所说的,质子、电子,这样就有一个很基本的问题,我们知道,这同时会释放一些能量,在这个分裂的循环当中,就有一个巨大的问号,一个非常大的问号。

【凯史先生忙碌中】

凯史:物理学对这个知识的理解的框架应当基于现实而不是基于假设。它必须基于整体,它必须具有连贯性,那样大家才能效仿并接受。它必须能让我们举一反三,它必须是我们能够复制的,我们可以模仿它并对它进行复制。它必须是不仅是当今的科学界能理解,并且也将成为下一代物理学或其它科学的基础。在当今的物理学界当中,有很大很大的假设,我们都跟不上。我们不能再这样,我们无法理解这其中的差别。请稍等一下,我必须得处理一下,否则每次我都会,当我开始写东西的时候都会丢失所有的东西。

凯史:我们的一个主要问题,也就是我们教学的一条主线之一就是科学和对科学的理解,就产生了一个很基本的破绽,现在我们必须纠正它,我重新画一遍。在核物理学中,我们认可了中子的裂变,我们认可了能量的损失。但是我们还是没有理解,这东西的里面是什么,我们假设中子是一个像这样(螺旋线)的等离子。如果我们深入的理解一下我们所学的,从旋转等离子的创建,从人的灵魂的交互,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新的理解。这就是等离子物理学当中的分裂所带来的一系列真相的地方。理解这两者,我们就必须接受一个事实,也就是一个中子自身具有一个场体作用力的中心,我们称之为中子的黑洞,在那里四个场体作用力必须维持在中子自身的结构之上。如果你理解了这一点,也就变成了全新的物理,全新的理解,而这一新现象的理解给了我们一个非常新的领悟,然后我们就可以在太空科技当中应用它。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呢,我们所看到的变成了一个电子的就是这个母亲,也就是中子的中心种子。正是它突破了(边界),然后又靠自己取得了自身的位置。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在当代物理学中所称的,一个具有较小的维度,但是它却能够持续的保持距离中心的位置和间隔。其中,较大的携带着主要的团块,但是较小的携带着更强的团块。因此,我们所理解的就是这些场体作用力返回到一起,因此,实际上我们所看到的电子的产生就是中子的中心点,这个中心点就是在当今的等离子物理学中,和我们在人的灵魂的结构当中所看到的那个中心点。当它根据所在的环境找到它的新的维度时,它就会释放其自身并分裂。如果你回到人的灵魂,为什么人的灵魂在死亡的那一刻会离开人体。因为,这就跟我们在中子中所看到的完全一样。环绕其周围的使其保持自身的场体作用力失去了它们的强度,因为大脑周围的血管失去了心跳,而这个心跳改变了大脑中的环境,并导致了中心的分裂和释放。这与我们在中子世界和来自人的肉体的人的灵魂中所看到的是完全一致的,有两点需要理解。是否灵魂本身会变成另一个造物的中心?现在我们明白得更多了,现在我们明白了等离子的运作和灵魂以及我们所制作的内核的结构。单个内核与其中的甘斯材料没有任何差别,都是造物的本质。与我们在现实世界所看到的,与我们在等离子物理学中所理解的没有任何区别。我所解释的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最需要理解的基础,当心脏停止跳动灵魂就会离开人的身体,是因为它所保持和供给的环境的磁引力场压力不复存在,因此,灵魂必须要寻找一个新的位置,一个新的分裂。这就是为什么在新的科技和摄影系统当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的灵魂从人的大脑人的头部持续的分离出来,将来,我们可以明确的判断什么时候可以宣布物理身体停止运作,或者说生命在这一维度上的终止。这是对我们到目前为止在物理学界和所谓的神学界中所做的假设的一项重大突破。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这一过程当中,我们需要能够理解整体。我们从物质开始,然后制作了甘斯,我们创建了磁引力场,我们使用液态的场体在反应器当中创建出了空心的中心,它就是整体的控制者,因为它创造了磁引力或者场体定位。然后我们就明白了我们必须要重写物理书,或者说我们必须对现在的物理学知识进行补充完善。我们假设了中子会分裂成电子和质子,但是我们却无法定义其会分裂的内部结构。现在,我们头一次可以更加深入的解释等离子物理了。如果你们看一下我们所拥有的整体,那么我们就可以很简单的在中子的整个构造中更进一步,对于我这样的等离子物理学家来说,这是很明确的。在我读玛丽皇后学院大二、大三的时候,这就是我问我的教授的问题。请向我解释一下里面是什么。我知道核子,但是我无法认可它。我可以解释它,我可以理解它,我可以理解如果一个中子会产生质子和电子,那么,电子在分离之前就应当存在。那它们怎么可能会都具有同样的大小?它们怎么会都具有同样的强度?花了40年时间,我找到了答案,但是现在我已经教给了你们,你们也知道了这个答案。实际上,位于中间的,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灵魂,完全由强场体构成的它。而我们所看见的作为场体出来的能量,是二者打开的通道,来使电子形成。然后,这整个过程又必须重复其自身,并为其自身找到一个新的平衡,因此,电子也应当会重新找到它的中心,直到周围的场体能量发生改变为止。我能切换一下吗,否则我就会弄丢这些,因为我必须重新画一下。

凯史:因此,我们就明白了这项知识的简洁性。现在,全世界的物理学家们就需要补充它们的现有的知识。现在,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其内部,我们通过甘斯,通过等离子科技,通过对场体作用力的理解得到领悟,它保持并创建了等离子的这一场体环境,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并完善我们的知识。我们必须要这样做,我们没有选择,否则我们就会滞留在过去。我们理解了它,我们明白了它,我们吸收,我们看到了伴随它和在它内部的一切运作,现在,我们就必须接受下一步,我们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电子,它来自哪里,它的源头是什么,我们不会简单的接受中子和质子的分裂,它们分裂,持续的分裂。因此,在新的物理学中,以及我们所补充的知识,我们必须看到其中的相似性,去看到其原理,去看到整体上的真相,看到知识整体上的真相,因此,从现在开始,我们添加新的篇章的核等离子科技,那就是我们现在知道,每次分裂的时候,是因为周围的环境条件发生改变或吸收,而在这个过程中,中心和保持其结构的中心和压力,物质的甘斯作为场强度改变了,因此,它给了一个更为强大的中心一次释放的机会。它会强迫它释放,因为它无法保持在它之前拥有的环境之中。因此,我们知道了我们已经进入了物理学的一个新的纪元,一个新的理解,我们正处在这一关键点,然后,这个新的中心又必须在它的场体和其它之间产生平衡,这就创造了它自身的中心场体作用力。这些是极其重要的。如果我们要穿越宇宙的时间和空间的话,它会带给我们什么呢?你怎样才能应用它呢?你怎样才能在太空科技中应用它来让自己以超越人类想像的速度旅行呢?这就是宇宙是如何产生的,这就是当大宇宙(统一宇宙),另一个中子,另一个宇宙分裂并占领位置,然后我们就看到了我们的宇宙跟这里(上蓝圈)一样,这一个是一个融合,因此,它并不具有那么多的能量,但是它具有相当的体积,这一个具有速度,而这一个具有?这一个如果理解的话,就会成为以更高速度和更高强度旅行的新方法。而实际上,如果你仔细观察,这个的场体作用力,如果我能把它画出来,在试图建立下一个球形时,就会以很高速度将材料推出,如果人类能够理解这个,如果人类能够领悟这个作用力的原理,正如你们所说的,人的灵魂,人的肉体,灵魂从人的肉体中弹出的轨道就与之完全一样。如果你有一艘飞船,你可以在其中心创造出场体作用力,然后通过改变这个场体,你就能在大气环境或边界环境上变换这个你所创建的场体,人就可以以超越人类想像的速度被弹射进深层太空。你可以控制这个流的方向,你可以控制这个弹射的速度,这就是你在宇宙中从一艘太空飞船上发送能量、信息或是任意东西的包裹的方法。如果你能够在深层太空中释放这样的能量,现在你就明白了,当今的武器科技已经被淘汰了。释放到任何环境中的巨大能量,可以让即使是核武器……

瑞克:哈喽,凯史先生。我估计他临时……

凯史:那样,我们就会明白我们开发出了新型的太空系统,新型的太空旅行系统,甚至是新型的太空通讯系统,因为,如果你能改善它,并且你能够创建出一个用于弹射的磁引力场条件的话,零时通讯就是这个游戏的名字。这就是很多政府和国家都会很想知道的,我们能如何开发,我们能如何扩展这项知识来让我们变得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完全自由于时间和空间,自由于宇宙的能量。空间和时间,当你能创建出这样一个位置,就能让人类达到一个关键点,那就是人类进入太空旅行的维度的时代,那就是如果你能大概控制等离子结构中心,也就是我所说的原子核,或者你们所说的主源强度,你们能进入深层宇宙旅行的时代。回忆一下我昨天告诉你们的一件事,你们应该还记得大脑和灵魂和被表明位于人类灵魂内部的大脑的拷贝,那么,中子等离子中的信息也应如此,还有超越人类想像的太空旅行……

凯史:现在我们需要这一理解,用对人的灵魂的结构的新的理解,用对人可以在其中旅行的时间和空间的理解,去在等离子物理学中扩展这项知识。它具有巨大的应用前景。如果人类理解了这项知识,那么,它就可以释放出中子结构中那巨大的能量,这就可以供应足够国家使用几个世纪(能量),别忘了,我们说的是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星球。你们应当明白其中的含义。宇宙中有很多这样的资源,是人类还不知道如何去运用的。我们在寻求原子核技术,而这些就是宇宙中的能源的中心,它可以为这颗星球上的人类提供持续不断的给养。现在,随着我们公开的这些知识,人类将来就可以很轻松的运用这些宇宙能量资源,就能够产生或接收无穷无尽的能源,届时我们就可以不使用核反应堆或其它东西,我们就可以实现太空能量系统,这意味着我们可以用这项新的科技吸收宇宙中的能量,并运用它。这些资源和这些理解已经在那了,这项知识的整体必须在那儿,那样你们就可以理解它并更进一步。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我们当中有一些人在实验的时候,报告说丢失了他们的反应器的中心内核,而他们不知道丢哪儿去了。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在运转反应器的时候,这个中心内核再也找不到了。这就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由于创建了如此多的场体,没有物质能存在,从而强制它用它自身的等离子引力场弹射出去,因为,这个场体强度是如此之高,它不会允许任何其它的过程。现在你们就知道了,等离子物理学慢慢的变得理解起来更加可口了。我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已经有三、四十年了,我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就是我经常与核物理学家和其他科学家们讨论的,他们当今的物理学无法回答,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如果我们都能理解这个的话,它将会带来很多的变革,它会带来很多的理解,你可以将这个弹射进任何你喜欢的东西,它不会去破坏,而是以某种方式传递出如此巨大的能量,而那个实体自身是无法接受的,然后在这一过程当中,这一实体将会开始接收一个更高的能量,这样它就能创建出一个全新的维度。这就是我们一直试图解释的,而这也是到目前为止已经实现的。理解过程是简单的,对那些已经成为了核物理学家和原子物理学家的人来说就是对知识的补充,现在我们教得更加深入,等离子和灵魂的知识,我们能够举一反三,我们就能够深入真相去理解这一新的维度,这一新的太空工具对于人类来说更加容易运用,不需要任何其它东西,只需要对物理实体在等离子强度维度中的结构的完整理解。有人提问吗?趁我还没讲得更深,弄丢你们大多数人。

约翰:我们没看到您的视频和您解释这些概念……

凯史:哈喽

瑞克:抱歉,我们几乎听不到你说话,约翰。

约翰:我是说,我们漏掉了您的视频和声音的一部分,就是最重要的那部分,解释了这些概念。

凯史: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瑞克:哈喽,凯史先生,能听到我说话吗?

凯史:能,我刚才静音了,请继续说吧。

瑞克:约翰反映说,刚才您展示和讲解的一部分内容没有看到,因为您掉线了。

凯史:那怎么办呢?要不我们都回家,明天再来吧。也许人类种族还没有做好准备听到那一部分。

瑞克:或许我们只需要想想办法再更详细的解说一下。

凯史:我们今天网络不稳定,它引起了很多问题,我们的两套系统都不太稳定。

瑞克:嗯哼

凯史:或许就像我说的,人类几个世纪以来都还没准备好,或许现在还没有准备好获取它。我所解释的就是中子分裂的过程,这是我们头一次可以解释是中子的中心,当你看到这个旋转内核的结构,它具有一个中心和场体,然后你具有物质态和甘斯态,通过旋转,你就创造了一个中心,这就跟我们在人的灵魂和人的大脑的结构当中所看到和解释的一样。现在我们就明白了,中子的中心也是同样的,作为一个中心,随着环境中的场体的变化,中心就会分裂,而留在这里的能量的平衡就变成了质子,而在中心的就是电子,具有更高的能量,因此,它就能够继续这种随机的运动。实际上,如果我们看一下,我们就明白这三者都是一样的。在人的生命中,当围绕着大脑周围的血液循环通过心脏的结构发生改变的时候,这个环境的变化就会导致灵魂释放到一个新的维度中,因此,灵魂在肉体结构中的产生、分裂和释放也是同样,就像中子分裂成质子和电子。然后,正如我所解释的,如果你们还记得,我们当中那些人测试过一个中心内核,第二个核和第三个核,或者我们在中间创造出了中心内核,我们发现我们的一些内核消失了,或者我们把它们弄丢了,再也找不到了。这也是同样的一个过程,当周围的场体作用力强制了这一弹射过程。因此,在这三者当中,人的灵魂的释放和中子的分裂,还有内核,我们看到了内核的释放,这些全都一样,而现在一旦我们理解了这一点,并且能够提升人们的知识,我们就能够控制这个弹射的方向,或者说能够控制你们所说的电子的释放的方向,这带给人类物理学中的新的维度,一个新的理解,这将作为一个新的篇章被写入物理书,更加深入到材料的结构之中,深入到等离子科学的结构之中。正如我所说的,等离子科技是原子物理和核物理的未来。现在我们谈论的是场体,现在我们必须要谈到它。当我们说核物理,就意味着我们在跟原子核打交道。现在我们深入原子核的内部,而我们具有相似之处,因此我们就可以从一个引伸到另一个,我们就可以从宏观到微观,就可以从人的大脑进入中子结构,就可以制造能确认和遵循宇宙规律和法则的人造系统。这就是他们说的,这将震惊整个核物理学界。这是头一次,我们不光是说中子是个等离子,电子是个等离子,质子也是个等离子,我们还可以展示质子和电子的诞生,我们可以展示如何实现以及它们在哪。实际上是这个中心自身,由于周围场强的变化而被释放,并立即在寻找新的平衡的过程中创造了其新生,而这个回过头来还是一样的。这就是为何我们看到电子的大小没有太大变化,不好意思,是质子和中子。因为,变化的是中心,而现在这个(质子)在旋转,而来自这个(电子)的作用力就会产生第二个过程,而这一切将一直持续下去。这跟这颗行星和宇宙中的生命的创造是一样的。但是,如果我们理解了的话,我们就可以控制释放这个流的方向,甚至是位于我们所创造的等离子中的我们自己的太空飞船,我们也可以让飞船成为被大量场体作用力环绕的中心,并控制释放的方向,我们就能遨游于超越人类想象的宇宙跨度之中。而这就是我们要实现的。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一旦理解了这个,就能开启世界和平的新纪元。用这个,我们就能释放巨大的能量,而当今世界人类所制造的武器是无法抵御这种能量的释放的。因此,如果我改变我的夹克的话,我的夹克不会消失,它会变成一件航空母舰的夹克。这个中心会使每个元素的能量都枯竭。现在你们明白了,我们说过,当你往嘴里放进一个东西,进入人的嘴里的那一刻,由于人体是甘斯态的,它就开始表现为甘斯,而不再是物质,因此军舰也应该一样。

凯史:回想一下两三年前,我警告过以色列政府。我为那些再也见不到她们在波斯湾的潜艇上的女儿的母亲们感到同情。如果有任何东西破坏你的军队的领土的完整性的话,这就是你需要的科技。这不是什么新东西,但是是我们头一次释放。可以说当俄罗斯的飞行器飞过去的时候,他们什么也没干,他们创建了一个场体,当他们从中流出的时候,就会包围……他们从它里面出来,并释放它,他们就被弹射出去了。很大程度上,由于电子能够控制质子的大小和位置,因此这个飞行器也能。这项新的太空科技需要这个,因为当我在太空中旅行的时候,我们必须要隔离。你在深层太空中旅行的时候,由于你在穿越……

凯史:如果这个是你的太空飞船,当你往这个方向上移动时,你通过今后教学中我们会讲到的知识识别出前方有场体存在,在这块区域中的场体等离子体是,比如说病毒,比如艾滋病毒,你需要穿越它,你可以侦测到它的存在,或者被它感染。但是,你可以用自己的系统以更高的速度释放自己来绕过它。你将它密封起来。同时,你创造出一个移动的方向,你必须要记得在等离子物理中,在太空科技中,飞行器总是位于底部,而不是像我们在当今的航空航天工业中会看到的尾巴,而飞行器在前面。这些是新的知识,这些是我们需要知道的,但是我们可以用它在这颗星球上实现和平。我们可以报销任何现有的科技,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因素,有一个很大的元素,那就是人类的愿望是和平,而这一和平携带着这个系统的特征。意思是,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你可以将太空系统发送到一艘航空母舰上,然后会怎样呢,然后我们需要理解。

凯史:瓦伦丁先生,我们郑重要求你离开。如果你继续这样,如果你有疑问可以联系后台的管理员。瓦伦丁·格罗斯曼你不是凯史基金会的职员,我们会去投诉让你离开,如果你们看到一个叫瓦伦丁的先生,这是一个欺诈网站。你既然跟我们一起工作,你就要遵守基金会的规定。我收到后台的通知说你在推销,你不能这样做。请屏蔽,你可以离开。如果你想跟着的话,就要跟其他人一样。这是一间普通的教室,不是让你为所欲为的地方。

凯史:现在,你们明白了凯史基金会的运作方式了,现在你们明白了我们是如何自由的完善这些知识的。我们是如何直接并正确的完善人类的科学知识的。如果我们理解了过去几分钟的教学的内容,你就知道今天早上的教学开启了等离子学和物理学的新的篇章。有人提问吗?

约翰:又是我,约翰。这也是分身术的原理吗?

凯史:我从没听说过这个,启发一下我们吧。

约翰:分身术就是以往那些灵修的人能做到的,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凯史:这个不是讲这种东西,我们说的是等离子物理学的结构。你没法同时存在于两个地方,因为你在同一个地方怎么可能出现在两处。这是等离子物理,是对场体运行的理解,告诉你如何用一个去创造另一个。如果你看一下,它就像一门大炮,里面是弹头,但是这个弹头是无害的,因为它是平衡的能量,只会在其环境中产生平衡。所以,这个不是你说的那种东西。

约翰:那当灵魂、凯若琳核心、电子从中子中出来的时候,相应的信息会被保留在中子里面吗?

凯史:它是不同的,不是吗?但是,其本质是完全一样的,否则你的身体会在一个地方,而你的大脑却在别的地方了,要让你的灵魂在别的地方。

约翰:但是,你可以通过质子来重新产生被留在后面的中子。

凯史:你可以这样做,你能做到,但是它所携带的是不同的。

马克:那么,它会重新生成中心,但是这个中心是不同的?

凯史:这是这个说法,某种意义上如果你看看的话,你拿着等离子体,你让它产生中心,然后你将最强的取出来,然后你再次进行同样的过滤,你过滤出更高的强度,你可以一直重复重复重复,直到你达到例如星系的灵魂的强度。然后,如果你将这个新的场强放入你的内核,那么你就能以星系到星系之间的场强进行旅行了。就是这个意思。将来,当人类理解了这一分裂再分裂的过程,如果你们还记得昨天还有前天所解释的,人的大脑产生场体,而我们所说的大脑部分是最弱的,中心部分是最强的,也就是灵魂。进一步理解这就是同样的过程。因此,如果你继续,随着人类的悟性越来越高,就可以一直持续下去挑选出最好的,最强的,那时你们就能够在不同的宇宙之间旅行。这是针对宇宙维度之中和宇宙大家庭的灵魂的教学。对那些已经达到了这些新的理解的人,这部分的解释是为了让他们再上一个层次。对于人类来说,还有一段路需要走。别忘了,当你教宇宙语言,你教宇宙的知识时,你教的是整体。当你接触和教授一年级的学生时,教授、技师、电子工程师们都根据各自理解去获取这些知识。我们所解释的,这里的这个东西是用于不断清理的弹射。这就是今天早上我向阿曼解释的。这个很重要,因为,现在你可以清理出这个新型的用于太空科技的燃料。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这就是用于扩展人类知识的精髓。因此,你所要做的就是,继续认为这个是一个新的中子,在弹射中,你创造了你的过滤器,这就是一个等离子过滤,它是一个新的结构,更高的场强,不断深入,而当你达到宇宙场体作用力的中心点时,那就是你回归宇宙的时刻。现在你们就理解了这几天和上周的教学当中,我所教授的内容的合乎逻辑的解释了。现在你们就明白了它们的过滤器。现在,你们就知道了我所说的,随着我们深入到这项知识当中,你们就会越来越理解。只要你不变成同样的场强,而是去中心化,那就不可能。禽归禽,兽归兽。目前,你们还没有达到星系中心、宇宙中心和大宇宙(统一宇宙)中心的磁引力场作用力的整体,因此,这样你们现在就明白了。这是一个过滤,这是一项理解,但是与此同时,因为你现在已经理解了,你就可以把它应用到不同方面。知识都是一样的,就看你想怎么运用它。用于速度,用于运输,以小包裹用于通讯,用于隔离。因为,你要得到较小的,但是你可以用较大的去用于隔离。不是说你要去那里,而是在那个位置上你需要隔离那些可能对你有害的场体,因为当你那样做的时候,你就中心化了它们的场体,因此那样就不会有那么多(场体能量)扑向你。这是深层太空知识的一部分。正如我说过的,我是物理学和等离子科技的大师。我来自造物主,为了教你们而说,需要理解的是你们人类。这项知识从未对人类公开,但是既然我说了要带你们上太空,你们就必须要理解宇宙的法则,如何保护你自己,如何去旅行。不再需要浪费24小时时间从纽约到东京,或者去悉尼,或去天知道德黑兰。去深层太空的话,使用现有的科技我们得出的荒谬估计是一万光年。这他……,天知道这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出莫名其妙的观念的,因为他们从未窥见到物理和等离子科学的真容。现在我们知道了,从一个星系到另一个星系的太空旅行,如果你理解了这个过滤,按人类的说法那就是几毫秒的时间。现在你们还想旅行十万光年吗?要花几亿代人的时间,希翼着去某个地方看某个东西?这假设是有多荒谬。也不算荒谬吧,因为你们没有这项知识。而现在你们有了,你们可以做到了。但是,首先你们要理解它的精神,它是一项和平的应用。在过去几天,我非常深入的讲解了新型太空反应器、太空飞船的开发技术。对于那些正在接触我的教学的人,我祝福这些灵魂能早日理解。我们的教学已近进入了非常非常深入的阶段。而且是以只有一种选项的方式,这个选项就是理解这项知识。理解这项知识由于其级数和阶数,它只能被用于和平的应用。因为它不会传递任何有害的东西。你们当中很多人都很努力设法去过滤氢、氚、氘和其他的,如果你们理解了这个,这个方法就是一个新的过滤系统。还有人提问吗?

瑞克:凯史先生,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手机的,这项知识是否能应用于手机,新的手机是否都会使用新的等离子技术,或者会变得毫无用处?

凯史:我不知道,我不是搞电气的,这些会淘汰但也促进了通讯的进步。学会运用你的灵魂,那样你就可以无处不在了。有天我会教你们这个秘密。

戈德:早上好,凯史先生,我有一个问题要问您。

凯史:嗯,早上好,下午好。

戈德:之前的那些球从中心消失了,那些会在某些试验中消失吗?您能解释一下那些球是否以场体形式被保留下来了吗?您能否重复一下那个过程,这将帮助我们理解。

凯史:你能重复一遍吗?

戈德:我是想问,您能否慢一点解释在某些旋转实验中那些消失的球究竟去哪里了?那些消失的中心内核。您能否解释一下。

凯史:它们没有消失。它们没消失,你必须要理解这个场体的容器或者甘斯。相较于被传输和转化的能量,CH键是没什么强度的,因此,不是说球弄丢了,而是能量在转化中将整个材料都变成了一个等离子体,然后弹射了出去。你是找不回那个球的,我为这个开了很多玩笑,你是找不回那个球了的,因为你是无法在别处将这个球重组起来的,除非,除非这个边界清晰或者这个场体作用力是在内部产生的。如果边界的场体作用力是在外侧,你可以在边界场体与环境平衡后找到这个球。那些创建了内部结构场体作用力的球,通过与外部场体的交互,它们早已将其边界场体,也就是塑料中的CH,给转化了。你们当中那些使用玻璃、陶瓷的人,都看到它是不会炸开,因此,这个场体作用力无法超载,那就是为什么从两三年前教学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我建议用陶瓷内核、水晶内核,因为这些都具有特定的结构,在那个过程中不会出问题,或者同时由于某些元素的结构,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原子态结构,对场体的反射而得以将场体作用力容纳其中。氘,正如我说过的,自身就会成为我们已知的最好的晶体材料之一。因此,你们当中那些使用塑料容器或塑料球的人,结果球消失了,实际上你溶解了其整体,并在系统的磁引力压力中,你就让这个系统裂开了,但是你的材料仍然在里面,但是由于其很高的场体,你就将CH键溶化了。最近我用很简单的方式解释了这个现象,关于人的心脏中的孔。为何人心脏中的孔会在第一次呼吸时发生变化?这是同样的过程。我们这有心脏外科大夫,也就是我说的那位加纳人部长,他叫什么先生来着,万波还是庞提?他可以告诉你。如果在出生前打开心脏,你就会看到那里有个洞,当你一开始呼吸,那个孔就闭合了。为什么?没人能说清楚原因。在这个过程中,位于其中的氢键由于母亲子宫的甘斯环境是氚,随着第一次呼吸,肺部压力随之改变,新的场体进入,它就变成了氘,与氚连接在一起,(产生)软组织。如果是用氢键的话,压力会使之变得异常坚硬,(产生)骨骼结构。在等离子物理学领域中,人体在非常熟练并正确的运用着宇宙的知识。如果你想在太空中制造一堵墙,你需要氢和氘的组合。如果你想创造一个软的,而且有弹性的,你就需要加入一些氚。人类会掌握这些东西的,在结构当中你想要一些有弹性的材料,你只需要用到氢,或者我们所说的单质子元素。这就是宇宙中的结构的工作原理,这就是人体是如何运用这些知识的。并不是说球消失了我们找不到了,它意味着在塑料中传输的能量,由于它是CH键的,非常的弱,就变成了其中的一部分,如果你将所有液体收集起来量一下,它是一样(多)的。但是如果你能在外侧创建一个场体作用力的话,并且不用转化容器就可以转移它的话,你就变成了一个弹射,你就变成了一个弹头。而你在等离子物理中实现它的唯一手段就是,你需要有纯的氘,氘在与环境中的场体达到平衡的过程中,就会设法让自己变成晶体的氘,变得没人能碰它,银灰色的颜色。

某人:非常感谢,凯史先生。

凯史:我整个解释了一遍。

某人:是的,但是我可能需要回过头来再重新多听几遍,不过很感谢。

凯史:不用着急,没问题。

某人:我很感谢您的回答,谢谢。

凯史:不客气。戈德博士,你可以用这个帮助蔬菜生长,你可以利用这个,如果你明白的话,就可以创造出一个固体的外壳,例如,让甲虫无法进入,比如说椰子,但是你必须要理解。它们可以啃它,但是它们没法进去。不会允许它们破坏进入损坏庄稼,但是你必须要理解该如何让它变得比较硬,刚好让动物无法存在,但是水果依然可以生长。

戈德:非常感谢您额外的信息,将来我会继续理解。

凯史:你已经入门了,回到你的灵魂,它会向你解释。

戈德:非常感谢,凯史先生。

凯史:不客气。还有人提问吗?

约翰:我是约翰,我又来了,怎样让蚊子跟你交朋友,让它停在你的皮肤上不咬你,抽取它们需要的能量然后飞走呢?

凯史:我不知道,我没研究过蚊子,但是应该知道应该使用什么样的机制,科学的讲,他们说是用化学合成物来让皮肤感觉不到被咬,但是我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式去解释它,但是如果你理解了纳米科技是如何改变导体成为电阻的,当你使用电阻,你不需要用化学,就是他们说的产生一个电流,你的皮肤是纳米涂层的,因此,它就没法穿透并在里面为所欲为了。这个更简单,而且你可以自己实现。

约翰:是的,好吧,我想找的是不需要使用任何化学品去驱蚊,但是蚊子不再咬你的方法,就是让它们变得更友好。

凯史:我们在加纳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我们使用CO2或者氧化锌,我就没被,偶然的被咬了一、两次,但是我能理解那是为什么。但是我相信,我们所说的无疟疾,无蚊,我们不用任何化学品,我们只用普通的一定量的甘斯水,甚至阿列克兹也跟我们一起,如果你想去的话,他总是容易得疟疾,而现在他说,他再也没问题了。阿列克兹你在后台吗?有人看到阿列克兹在哪儿吗?哈喽。

瑞克:有一个叫阿列克兹的出席,但是我不确定他是不是阿列克兹。

文思:那不是阿列克兹。

凯史:OK。还有人提问吗?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我们给出的知识的量是如此的庞大,它还停留在字面上,它必须被理解。特别是像今天,超大量的知识被加入到整个物理书当中。我实在没有时间再写作了,因为,像这样教学要简单得多。那些理解了的人,把它转化一下,把教学的一部分变成书籍,这些事需要有人来做,因为过去三周的教学就是一本太空书籍,它需要有人完成。那些打字幕的,把它们拼接起来,变成你的书。它对全人类都是免费的,我们必须用这种平滑的方式将人类带入太空,唯一你不需要加入的部分就是,我们与我们的加纳人朋友的辩论。

瑞克:我们现在又有很多人提了一些问题。冯问,我们怎样才能接触到另一个星球的灵魂,我能看到如何用自由等离子体和其它存有做到这一点,但是怎样才能接触到另一个星球的灵魂呢?

凯史:这就是,这么讲吧,你在这里是1 号,而那个星球是3号,你仍然需要让自己进入这里(2)然后才能达到那里(3)。然后,如果你进入更深的话,你就能达到太阳系的场强,然后是银河系,然后是大宇宙。有一种维度的存在是人类使用现在的知识无法看到的,它们就位于星系之间。空闲的空间是不存在的,我以前教过很多次,在星系之间或是行星之间或是星星之间都充满着生命。如果我们用我们所说的等离子??如果我们戴上我们所说的等离子眼镜(?)我们就会看到完全,完全不同的存在。这就非常像你看到的一丁点肾脏、一丁点心脏、一丁点胳膊,但是我们看不到的是,所有这些肌肉、淋巴和皮肤被宇宙等离子连成整个一起。没有空,如果你能在你的舌头和心脏之间找到空的地方,穿过你的肌肉组织,那里什么都没有,甚至你的淋巴也不在那儿,那么,这就是造物的真相,或者是我们所看到的今天的宇宙。宇宙是拥挤不堪的,所有的东西都各就各位,是我们需要理解,需要能够看到场体。还有问题吗?

瑞克:有个人问,您能否解释一下在中子分裂的这个过程中的中微子。

凯史:我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中微子,某人创造了它并假设它存在。但是,谢谢你,我们需要,请稍等。因此我们必须要理解这个,我们正在,我们应该,我们能够理解,我们能够扩展这项知识,但是我们也必须理解现有知识的存在。我们感谢所有的发现,和那些被理解的(知识)。对于你来说,你听到某些事情,因为你是其中一份子,你只是刚走近它,但是你试图解释我用新的等离子科技解释的东西,你的思维有点问题。你不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你们这颗星球上的普通人很容易的就把它抓住,这就像是鸭子背上的水,那太容易了,因为,我教你们伴随着科技的快乐去理解最前沿的科技,这就是正如我常说的,物理学必须有趣,当我们能够享受它是,我们就能看到它的乐趣,我们就会掌握它。如果你出门去告诉别人我今天早上教给你们的,那个中心,也就是我们说的电子,就变成了质子和中子的中心自身,作为一个能量包。他们会把你送进疯人院,因为,实际上他们才是有病,他们没有理解,但是这个是它的一个扩展。这是对知识的扩展,但是如果我将你带入更进一步,甚至是进入中子、质子和其余东西的知识之中的话,我们就不得不重写整个物理书。因为,在真正的宇宙知识当中,里面没有一条是讲得通的。不过至少人类找到了表达的方法,解释了他们所看到的。

戈德:我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凯史先生。

凯史:好的,博士。

戈德:关于中子分裂成质子和电子,是否当中心移出的时候仍然是那样的呢?

凯史:是的,就是你说的中心不同。

戈德:那么,为什么它们必须成对呢?

凯史:它们不是成对的,是灵魂在里面,而不是成对的,我们没有整箱的甘斯材料是成对的,在分裂中,场体作用力和甘斯物质的中子为自身定位,那它就会去拉,而场体作用力就在中心创造出了那个空间。这就非常像我们看到精子与卵子的结合,这两个是分离的,但是通过结合创造出了一个新的场体作用力的维度,从而创造了那个中心。一个产生了另一个,而创造另一个的时候又产生了原先那个,如果你能理解这是什么意思的话,这就是造物的过程。

戈德:那么你所说的就是,一个分裂成两个,在任何情况下,对吗?

凯史:总是这样,它并不是分离成两个,当中心变得更加强大,而整体由于边界上能量的变化,或者漏逸,或者随便你叫它什么,它就会打开并释放中心,这样它就能重新找回自身的平衡。

马克:我有个问题。

戈德:非常感谢您,凯史先生。

马克:质子将会产生一个中心是吗?

凯史:是的。再次,再一次的它需要中心化。它是动态的而且在旋转的,它变成了另一个满箱(油)的内核,在那个过程中,场体能量,非常感谢,它的场体能量,它会变化。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就是我们所理解的。而现在我们有这个系统了,我们可以展示它。如果你能从一个动态内核中将中心的东西提取出来,你就自己找到了一个强大的多的动态反应器。但是,你知道你所提取的,现在我们就会为其创造一个新的物质环境。这就是我们在深层太空中旅行的方法。这个反应器……

瑞克:哈喽,凯史先生。

凯史:当你将场体的强度变为宇宙等级(的强度)时,你就能在深层太空中旅行了。但是,那样你就会有一个问题,那样你可以降低到宇宙(等级),你从星系到星系,然后你就降低到太阳系(等级),然后再降到地球(等级),这就是你旅行的方法,这就是你改变速度的方式。这些就是太空旅行的深层知识。从各方面讲,你们都已经逐渐为此做好了准备。我说过接下来30天教学中的知识是300万年以来都没教给过人类的知识。所有的东西都是基于科学角度的,而不是仅仅是因为所以。你们看到昨天,你们当中那些做过甘斯的人是多么容易就看出那位部长因为不理解这项技术而犯了一个错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求加纳政府指派一个等离子技术相关的委员会,因为这是项新技术,需要传授。非洲人行动很快,成为了这项科技的先驱。现有(科技)必须被保留,但是这项新的知识也需要快速的加入到国家的知识当中。35天中的知识,我们说了它会带来和平。你们会明白是为什么的,因为它包含了如此浩瀚的知识,它淘汰了过去的一切,打仗还有什么意义?据报告统计,到目前为止一共有25003000万人收听了第一次教学,而且还在继续增长。

戈德:谢谢。

凯史:非常感谢。你们要明白不要害怕新科技。这就是问题所在,不要害怕新的游戏。那些害怕的人是因为需要保护他们的学位和头衔。在宇宙中是没有博士和博士后的。无论信不信,我们是没见到有预言家的,信使是有的,但是没有先知。这个过程必然是非常非常非常艰难的。我们必须要开始理解这整个的知识,不要惧怕学习。那些反对这些新知识的人是想固守的人,我花了30年时间拿到一个博士学位,你们不用学,等我死了,博士学位过期了再说。对不起,先生,扫厕所也是个不错的差事,因为你必须要清洗掉旧的知识。还有人提问吗?

巴博斯:哈喽,凯史先生,我是来自英国的巴博斯。

凯史:啥?

巴博斯:我是来自英国的巴博斯。

凯史:呀,巴博斯你还好吗?

巴博斯:我很好,谢谢凯史先生。

凯史:他来自波兰社区。你还在教学吗?

巴博斯:是的

凯史:非常感谢。跟人们分享今天的知识,波兰人民科学水平很高。

巴博斯:非常感谢。我有一个问题,实际上就是您今天告诉我们的,可以说真的是场头脑风暴。如果我们想打开灵魂的场体,将它暴露在我们的肉体结构之外,我们是否需要降低心脏运行的速度呢?

凯史:不。

巴博斯:不?

凯史:你愿意杀死你的肉体吗?

巴博斯:呵呵,不。

凯史:那就想办法,嘿嘿嘿。

巴博斯:呵呵呵,OK

凯史:有轻松的办法。我还是回到另一个观点吧,当你坠入爱河的时候你会干什么?我昨天很简洁的概括了一下。为了与你的爱在一起你会穿越整个世界,做任何事情。当你打心底爱上一个人或是别的,你就能让你的心脏靠近你的灵魂。如果你懂我说的,那样你就不需要制造一个分离??,你仍然可以保持整体。而每当你进入下一个维度,你会让心脏去找到这个心的维度的位置,然后你就可以照旧了。那就是我们为何在深层太空这携带着……空间……你必须去……电子或者其他的。你可以使用你的心脏。当我说你坠入爱河时,意思是更加靠近心爱的人。那么,如果人的爱情就是人的心脏,你就可以通过你的灵魂对你的心脏做同样的事情。因此,你就产生了维度的肉体和实体作为一个整体,那是另一个能量等级,而这就是它的工作原理。所以,你不需要去死。

巴博斯:呵呵,OK。我还有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

凯史:

巴博斯:我们能用我们的肉眼识别出环绕我们周围的结构吗?我们能识别出它们的辉光吗?

凯史:是的,你能做到。让我向你解释一下我昨天说过的,灵魂是如何通过眼睛离开人的身体的。因为,它总是聚焦在某些东西上面。你是否注意过,当你死的时候,你的眼睛是睁开的,为什么?因为,它是灵魂穿过的通道。那就像我出门的时候,会把门敞开。有天人们会学会的。你不会关上门再出门,不是吗?

巴博斯:不,不会。

凯史:你明白了吗?或许我们解开了另一个生命的奥秘。我们看到的那些闭着眼睛的,灵魂早就离开了。还有人提问吗?就像我说过的,我们没必要每次为了讲三个小时而去讲三个小时,我们教了这么多深奥的知识,这么多真正的真相,这是很耗精力的。很大程度上,我们需要理解更多,但是我们需要更深入的理解,如果我们能更深入的理解这项知识的话,那么这项知识就会变得理解起来很美味可口。如果你在收听这些教学,这项知识的传播和提供将会改变人类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在深层太空中。我说过,我们将会越做越多。我用这样的方式传授了很多人,那样我们就能制造出超越人类想象的太空飞船。要用的这种燃料,我很简要的介绍了其原理。还有人提问吗?

瑞克:卡米拉在留言板上问,我们能否认为没有东西是被创造出来的,都是被转化出来的呢?

凯史:重新读一下第二和第三本书,上帝是造物主,而人……如果他们手里有书的话。请稍等。如果你能听到我说的话,请翻到第59页,上面说,上帝是一切的造物主,而人类是某种转化者。当你上年纪了,手边有本书是件好事。每天我会读我的书,那是我的任务之一。还有人提问吗?

瑞克:是的,吉姆在Livestream上问,怎样通过愿望来使用我们的灵魂,作为最为强大的工具去改变我们生活中的各种环境和周边?

凯史:你早就那么做了,只不过你还没理解。

瑞克:是否有办法通过愿望来访问他们的灵魂?

凯史:为啥?它是电视还是互联网?

瑞克:呵呵呵

凯史:我们管这叫看风景

瑞克:我们该怎样买单去看他们的灵魂?应该是我们得给灵魂提供吃的食物,那样我们就可以……

凯史:我们得先发行这种货币来完成这种支付。用比特币也行……

瑞克:那么用爱去引诱灵魂呢?我们是否该销售爱的比特币呢?

凯史:我们开了家新银行,我认为他们不会喜欢货币的,收货币会花他们很多时间。比较有意思的是,我们是否需要这样的东西?或者我们是否想让自己快乐的活着,而我的快乐就是快乐,其他的灵魂允许我拥有它。那是我的愿望,而我的愿望就是制造他们能接受的快乐,但是我也能取悦他们的愿望,那样你就会看到下一步的发展。

杰拉德:凯史

凯史:在呢

杰拉德:你好,凯史先生,我是杰拉德。

凯史:嗯,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

杰拉德:还有晚安,呵呵。

凯史:你那里几点?

杰拉德:额,我在欧洲。

凯史:继续

杰拉德:对信使来说,我们的世界是否是一种挑战?

凯史:啊,哈,这是一个坑。

杰拉德:嘿嘿嘿

凯史:在我们之前的信使的时代,他们改变并失去了他们的地位,因为他们改变了他们的定位,他们的初衷,他们的肉体,是的。我们知道,当耶稣基督收到它的时候,无数个夜晚他都在哭泣,不想失败,害怕失败,因为,他无法接受看到教导人类是如此的艰难。如果你认为我们现在因为劳伦森先生的原因,日子很难过的话,你应该看一看耶稣基督都经历了什么。封闭的社区对真相一无所知。犹大找到了一个新的名字,你应该看到了其它的,也就是我所说的犹太社区。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不愿意放弃他们的权力,他们会找任何借口。我们在世界正义院的成员身上看到了这一点。主的意愿和命令是创造和平,而当我们向他们提出倡议时,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将要退位。我跟耶稣基督的时代是一样的,但是你可以看到这个方式。除非他们相信我,否则你就会变成一个魔法师而不是信使。然后他收钱,作为一个魔法师,但也被认为是一个信使。这次我们不知道,我们教授真相,我们教授这项知识。不存在魔法,正如我说过的,我什么都做得到。如果你们知道比利时特工有多少次闯进我的房子,去看我的核反应器,但是实际上它是不存在的。我跟凯若琳说,我是最后一个使用我的系统的人,他们闯进来,看我有什么,然后又指控我……首先,这一次在我的教学中是不存在任何魔法的,我总是说,我会让你们自己去做,我只是指导,因为,那样当你自己做,其他人也自己做,这样我们就能很容易的拥有,一个人漏掉的地方其他的人会完成。我可以表演一个魔法向你们展示一切,但是这没有帮助,因为,在亚马逊的家伙们没见过魔法,他们不会相信的。这一次的魔法是触及人的灵魂,触及全球的人的灵魂,然后我们会触及全球的植物和动物,那样我们就可以改变。这个挑战十分艰巨,但也是很容易的,但是另一方面,正如我常说的,我必须要谈谈宇宙,当我是最后一个的时候,如何生存。正如阿曼跟我说,说我有宇宙般的耐心。我跟他说,你还不知道我已经为某些事情等了几百万年了。还有人提问吗?今天就这样吗?

马克:是的,我们需要时间去进步。

凯史:呵呵,你有好几百万年,就因为刚过去的两个小时。非常感谢,我们两点钟再回来,我想邀请医疗小组,医生们加入我们的教学,因为这次轮到启发我们的医生们了,从人体生物学的角度,然后看看我们能做到什么,他们在幕后完成了很多出色的工作,而这次轮到给这些物理学家们补充一些知识了。如果他们真的是医生的话……

某人:我们都是医生,凯史先生……

1:56:45

凯史:你是不是替我把问题都回答完了?

瑞克:正如您所说的,我们是永远也回答不完问题,回答完一个,又会引起更多的问题,所以我们问得越多,问题就越多,但是,或许我们可以再问一、两个。

凯史:好啊,如果不长,而且有意思的话,问吧。

瑞克:OK。冯在留言板上问,为什么当人们在他们眼睛前面激活了他们灵魂的通道的时候,当他们死亡,灵魂离开它们的位置时,身体却不会僵硬不会腐烂呢?只要没有被埋在土里。我不确定这个问题是否靠谱。

凯史:OK,那就下个问题。

瑞克:是的,比较头疼,我认为我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我不是很确定。

凯史:那就跳过这个问题。

瑞克:哦,露西问,是否有一些咒语可以让我们得到特别的振动来提升灵魂。

凯史:很抱歉,你的英语太好了,请解释,有很多人说英语但是不理解英语,我知道是什么,但是请解释这个词,让大家能明白。

瑞克:咒语就是类似一种自我肯定,或者对某种实体的表达,或者也可能就是念一些短语。

凯史:为什么人们总是看这个,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你们……为什么我们必须要用一些东西来触发某些东西呢?我们没有获得对自己的信任,不相信我们自己能做到,我们不需要去触发,我们可以祈愿。

瑞克:我估计是人们需要这样的东西,这种触发器来触发自己。

凯史:这就是我所说的,缺乏自信。

瑞克:或许是缺乏技巧,也可能是缺乏知识。那么……那么,凯史先生,如果像用类似歌曲或者音乐这样的东西,或者人们相互祈祷,也可以把它们称为咒语,这些对提升灵魂都没有帮助吗?

凯史:我不知道,能吗?还是,这就是我经常说的,而没有人听进去。可能现在你理解了。为什么我们要祈祷?但是如果祈祷是给予的话,那么我们何时退回这些能量,除非是在你自己的灵魂中。当我们祈祷时,比如说我们希望和平还是什么的,我们就拨打了这个电话。当我们向上帝祈祷时,然后我们说,我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你在存取我们灵魂的账户,我们为我们自己祈祷,这就是我一直在说的,而没有人听进去。你问我们怎样才能提升我们的灵魂?往里存钱,使用正确的方式,使用正确的精神,然后你就会明白你提升了你的灵魂,你提升了自己。我想去爱,我想去爱人类,我想去爱这个造物,我愿为这个造物给予所有。你说,我爱你,上帝,我给你我的灵魂。当爱是你的一部分时,然后你就明白了人们在存取他们自己的银行账户,而人们还没明白这个银行系统就在我们体内,我们就是银行。现在梵蒂冈可以关门了,因为我们找到了上帝的银行,它就叫做人的灵魂。能麻烦你们退回所有的钱吗?还有人提问吗?

约翰:我是约翰,又是我,当那些圣人或者是高僧圆寂的时候,他们的肉体不会腐烂,是什么原因呢?

凯史:我没有听过这种事情,我从来没听过这种事情,我还是不说了。

约翰:当那些圣人或者是高僧圆寂的时候,他们的肉体不会腐烂,是什么原因呢?

凯史:你自己见过吗?

约翰:没亲眼见过,但是我们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报道。

凯史:你怎么才能死了以后不腐烂呢?

约翰:这是否意味着他们的灵魂仍然在他们的身体当中呢?

凯史:那你有没有进去检查一下呢?还有其它问题吗?还是今天就这样呢。

  1.  【相关阅读】
  2. 【新】【凯史Keshe】《凯史人类和平蓝图教学》(第2天上午)
  3. 【新】【凯史Keshe】20170712《凯史人类和平蓝图教学》(第3天下午) 
  4. 【新】【凯史Keshe】20170717《凯史人类和平蓝图教学》(第7天上午)
  5. 【新】【凯史Keshe】20170715《凯史人类和平蓝图教学》(第9天上午)
  6. 【新】【凯史Keshe】20170723《凯史人类和平蓝图教学》(第10天上午)
  7. 【新】【凯史Keshe】20170730《凯史人类和平蓝图教学》(第10天下午)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