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6 11:41:28)

 
 

马雅人不仅是丛林里的金字塔建造者,也是星际探测队与共时工程师,他们生性开朗活泼,即使就在我们的四周,却不引人注目。

 

我们要如何追踪马雅人?就是以他们出没的方式来得知行踪,至于又是如何出没的?他们乘行祖夫雅!

 

祖夫雅!它的发音并不难,或者你想要的话,也可将它唸成祖夫耶!记得我们是如何对它下定义的?它就是记忆回路热线。现在让我们试着来了解什么是记忆回路热线,为考量到初学者的程度,就从“似曾相识”谈起吧!

 

每个人都曾有“似曾相识”的经验,想像你在饮水喷泉旁,弯下身去啜饮一口水,你希望水不会把你的妆溅糊了,但那还是发生了。为什么?因为当你把嘴唇凑近水流时,有趣的事来了。你心想,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喷泉池?但那真的是喷泉,或者其实是道瀑布?而且还感觉有个人站在那里说话,说着一些关于……想起……去想起来?

 

然后你无法分辨在饮水喷泉的此刻是记忆,或者那个记忆才是真实!就是如此!现实是个幻境,记忆就是现实!就像你试着用力回到瀑布的实相一样,那个情境比饮水喷泉还来得真实──噗!就这样,你感到有些迷惘。此时,水不是打在你的嘴上,而是下巴,而你的男友正站在角落窃笑着。

 

好,现在你懂了。似曾相识就是,你正在做的事情以前已经在别的时空做过了,但当下的情境也让人觉得它有等同记忆实相的逼真感;结论就是:实相不只一个!

 

当然,你内心深处是相当明白的,例如你每晚睡觉时,即使不记得梦的内容,你还是在作梦。你的身体蜷缩在被子里,但接着“另一个”你离身跳跃……去寻找瀑布了!

 

你可能注意到,梦里所发生的事物与现实截然不同。脸融化了,瀑布真的变成了喷泉,你遇见未曾见过的人……这一点都不真实,至少相对于你清醒的状态来说,但它让人感觉非常逼真。你醒来的时候会想,这刚刚才发生过吗?

 

在梦里的情境,有没有可能与似曾相识的情境相关?

 

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征兆。就如我时髦的心理医师朋友所称的预知经验。你正在烫衣服的时候,哥哥的脸忽然闪现,仿佛就在你面前一样,而他的出现让你感觉好像有什么事不对劲。怎么回事?

 

 

就在那个午后,妈妈告诉你,在距离家几千里远的地方,哥哥滑雪发生了意外。不过别担心,他没事,只不过需要用拐杖一段时间。那是何时发生的呢?你问,然后才惊觉那就在烫衣服的时候。此刻,《阴阳魔界》(TheTwilight Zone)主题曲的跳舞旋律惊悚地在你脑海中浮现。

 

所以现在,我们经历过似曾相识、作梦、预知,还有就是……共时的经验。你是否注意过,当你与朋友正想着同样的事情时,空气中仿佛弥漫着火花,然后你们还将它在同一时刻说出来!接着彼此的脸上同时出现了震惊的表情,眼睛还往上确认看看有没有人在那里。这不单关系到其他实相的问题,而是或许……有另一个你。

 

而这所有的一切与祖夫雅有什么关系?

 

在我们生活的文化里,人们听到这类事情的普遍反应就是“呸呸呸”!如果你会去想这一类事情,你就是个怪人。你可能会去买《国家询问报》,而不只是在超市排队时随便翻翻而已。但是想想,那些每天都在经历这些的人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里头有人不愿意露馅!有人经历这些不寻常的经验,并且还满频繁的。而那些事情又好像互相关联──那便是共时,但是没有人谈论,没有人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学校里也不会开“似曾相识初阶”课程。你被蒙在鼓里了吗?如果是的话,那又是为什么?

 

在我们过度用“阴谋论”来解读这现象的此时,让我们来问问我的乔伊叔叔,他是我的四次元双胞,可以轻易地看清事物,因为他不像你我都活在三次元里。

 

首先,让我告诉你乔伊叔叔是如何进入到我的生命里的。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像你一样,生活在我的三次元肉身里,时不时就被无端出现的似曾相识经验、预兆或共时所袭击,但是后来,就如上一章所说的,我遇上了祖夫雅。一开始,它只是另一个语言,另一种概念,且总是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考古学家形容它为“秘密语言”,那是古马雅巫师谈论已发生或即将发生的事时所用的语言。当你阅读祖夫雅的语言时,它就像诗篇或神秘摇滚乐的歌词一样引人好奇,却不容易接近。它是一种老是浮现或模糊褪去的语言,就像云一样,并非只单纯存在着。

 

 

后来,我遇上洪巴兹.门(HunbatzMen),一位真正的马雅人,有次他在科罗拉多州伯尔德市(Boulder)的华盛顿小学教室里举行了一场有关马雅的星象演说。他身穿白衣并绑了头巾,头巾的正面有个圆形图像,里面包住一个四方形,四方形的四个顶点触及圆边。洪巴兹声称,祖夫雅是个回路,让一切回归到它的自身。这是就纯哲学的角度来说的,或者也可以换个方式说──一切都是它自身的记忆。

 

这里所说的意思是,在你当下的这个时刻、在任何当下所在的位置,就是位于无限回路的中心:一个∞形状的中心。未来是一个回路,过去是另一个回路,由于这些记忆的回路持续在移动,当下的你是被当下所交会出的记忆,也就是∞的中心给不断定义着。

 

如果你是个老练的马雅人,那么过去与未来就会不断对你循环着它们的记忆──而且你可以意识到这件事。然而,大部分的时间你大概无所察觉,所以就不处在中心里。不管你正在做什么,你心里会想着车库里的车子,想着你的小孩在学校表现得好不好,或想着你的工作是否会得到升迁。这类的念头经常发生,在一个个念头中间还会有个小小的空隙。

 

而上述的情况就像沙包不断往上堆积,将祖夫雅记忆热线的入口给堵住一样,但偶尔也会有些小空档出现,这些小空档就是偶然的似曾相识、预兆或共时发生的时候。

 

我开始运用祖夫雅让自己回到中心,并试着在∞两端的无限回路中央那小点上平衡自己的觉察──调频!而那就是乔伊叔叔出现的时候。

 

每个人的脑海里都会出现声音,在这些声音中,有一个声音会比任何其他要来得真实,这就是你的直觉、你的高我、你更高力量的声音,通常人们称它为良知。而这个直觉是什么?是什么让它成为某种声音?

 

根据马雅的说法,直觉就是记忆热线,就是祖夫雅。我终于找到在“我”脑海里的声音,那是乔伊叔叔──乔伊.祖夫雅的声音。

 

“你想知道一些事吗?”他说,这使我在午睡中被惊醒。

 

“你是谁?”我问。我还记得这个我所熟悉,或记忆久远的声音,然而此刻却仿佛是第一次听见。

 

 

“我是你的次元双胞,乔伊.祖夫雅。”这个自我介绍让我听了感觉很不舒服,像是有人在愚弄我。然而,在我经历那种令人冒汗的不安时,却也感到频率上意外地对焦。我心想好啊,然后做了个深呼吸,管他是骗子还是流氓,我已经准备好了!

 

“次元双胞?”我问,“你指的是什么意思?”

 

“胞弟,首先,如果想要自在地做你所做的事、说你所说的话,有些事是你势必要学习的。”他说。即使他的态度像是个宇宙顽皮鬼,我仍可感觉到他那份认真。

 

“好啊,那跟我说吧!”我放松后,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有趣的对话。“告诉我有关次元双胞的事。”

 

接着,我的乔伊.祖夫雅叔叔这么告诉我:

 

我们每一个人出生时都会有一个次元双胞,就像是灵魂、高我或更好的自己,但那并不只是一个想像。次元双胞是真实存在的。

 

要了解它就得先知道:你在镜子里所看见的身躯是你的三次元肉身。三次元是物质世界,包涵了一切你所能称重、量测的东西,并且还能够为自己购买房子。科学只研究这个层面,那就是你所触摸、品尝、赏味、听到与看见的一切。即便是科学使用的一切精良仪器,依旧离不开物质层面──三次元的空间。所以一切你所知、所被教导的真相,也不过是来自第三次元物质世界的反馈。

 

很显然,还有其他次元存在。

 

次元双胞位于第四次元,也就是另一个次元。它一直都在,且试着给予第三次元的存有一点帮得上忙的讯息,如果这些第三次元的存有已准备好接收的话。那些共时、似曾相识、征兆,以及所有梦境,都是你的次元双胞使出的把戏──他在试图引起你的注意。

 

 

本文摘自:《跨次元互联网:祖夫雅的魔法通道》第二章

Surfers of the Zuvuya

作者:荷西.阿圭列斯原文作者:JoseArguelles

译者:林婉玉

出版社:一中心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8/03

資料來自: 紫衣浪人_kitayii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