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5 18:20:54)

 

 

在我说自己的故事之前,先让大家知道地球上人类的故事,将有助于回答许多关于我们金星人的问题。近来,有越来越多人开始重新思考一般广为人知的人类历史是否可信。人类学家也承认,数百万年前,地球上可能确实存在着先进的人类文明。有足够的证据显示,史前时代的人类所拥有的科技比今天还要进步。同时也有证据显示,地球上的文明曾经有过外星访客,也接受过来自其他星球的人的帮助。我很久之前就知道了,而且这的确是真的。

 

无论在哪一个时代,外星访客都对地球上各地的文化和科技带来了影响。全世界的宗教文学都提到了飞行器以及外型像人的生物从天而降,带来令人惊异的景象。传说和神话也提到了外型像人的生物降落在地球上,并在地球上和人类一同生活。有些城市遗迹里的建筑是现代科技无法重新复制出来的,而在这些建筑石块上所篆刻的花样纹饰,更清楚地显示出打造这些建筑物的外星生物确实存在。全世界各地都有令人难以解释的事情,但看起来似乎都在诉说着同样的故事。远古时代的人远比现代人愿意承认的还要聪明,而且他们从来都不只是独力靠自己生存。

 

我在金星上一个名叫杜托尼亚的城市出生并长大。小时候,我就在杜托尼亚的历史会堂中读到了地球人的故事,历史会堂是一个让我们学习的地方,但比较像是一架时光机而不是一所学校。

 

数百万年前,我们首次前往喀尔纳尔(地球)探勘,它是我们这个太阳系中年纪最轻的一颗星球。许多星球的太空科学家都在看着地球上的演化,也经常派遣太空船前来进行调查。在此我应该要先说明一下,同一个太阳系中的所有星球并非是同时创造出来的。它们都是逐渐形成、进入成熟期,然后衰亡。新的星球会持续被殖民,而死亡的星球则会被弃守。

 

我们的探险队发现地球是这个太阳系中绿化程度最高、拥有最丰富植被的星球。但尽管这颗星球如此美丽,却很快就被判定为不适合殖民;而且对我们金星人来说,毫无疑问是个很危险的居住环境。这样的结论广为流传,地球很快地就被大家认为是颗不友善、具有负面影响的星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它被命名为“喀尔纳尔”,意思是“被否决的孩子”。在进行了几次的探勘之后,没有人想要在这个地方做不必要的停留。

 

地球的问题之一是它只有一颗月亮。实体宇宙中的星球通常都会有两颗或两颗以上的月亮,这样每一颗月亮才能够协助平衡彼此之间所产生的影响。而那些完全没有月亮的星球也不会有问题,但是只有一颗月亮却会让整个星球失衡。也因此,地球在这个太阳系中是相当独特的存在。

 

当月亮绕着地球运行时,它的引力会轻微地拉扯地球,因此产生潮汐。但如果单单只是潮汐的问题,我们早期的那些探勘人员应该就会额手称庆了吧。麻烦的是,月亮对那些选择居住在地球上或是在地球上出生的人,同样也有影响。有一部原因是来自于我们身体里的水分,月亮对我们的影响绝对可与其对海洋的影响等量齐观。它对我们的心智和情绪都会造成负面的影响,自地球有史以来一直如此,而且只要一颗月球的状况持续存在,这样的影响就不会有改变,除非地球上人类的集体意识有所改变,才有可能获得平衡。要等到人类能够不为一己之私而是为了全体人类的福祉来使用高等科技,这样的新型高等科技才能够被运用来平衡一个月亮所造成的影响。

 

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人类集体负面情绪的波动,事实上正是一股人类自我毁灭的力量。精神疾病同样也与月亮的盈亏状态有关。英文的“精神失常”这个字(lunacy),也就是由此而来3。来到地球的访客通常都会被建议在满月时要摄取大量的水分,这么做能够帮助他们调节在此地的生活。

 

月亮不只撩拨人们的情绪,它所造成的失衡效应还会缩短人的寿命。而因为地球的振动频率也比金星或火星要来得粗重,或是说密度更高,地球上的疾病和忧郁状况也多得多。基于这些原因,地球在早期是颗不受青睐的星球,一直到金星以及其邻近星球上的生活环境遭逢了极其巨大的变化。

 

有数千年的时间,金星上的社会与文化变迁非常缓慢,当时的生活跟现在的地球一样混乱,甚至更糟,所以人们决心要做出改变。转捩点在于整个星球进行了一场大变革,以不流血的方式,永久摧毁社会中的金钱系统和阶级结构。金星人的意识转变到了某个程度,致使原本那些富裕、手中握有大权的人不得不做出改变,要不然就是得离开金星。在这段时间内,其他星球也一一经历了同样痛苦的蜕变洗礼。

 

而地球刚好是可以被殖民的星球中距离最近的,所以那些不愿改变的人决定冒险前往一试。不过他们抵达的时候可是全副武装准备周全,身怀先进的科技,其中包括了能对抗地心引力的太空船、电力、太阳能和核能,以及其他许多现代地球人还没有重新发现的强大装置。

 

他们所建立的政府和生活方式都和在老家被废除的那一套完全相同。这些制度原本就是设计来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让少数人占尽好处,奴隶制度更是一点都不稀奇。而这样的文明也在地球上兴盛了好一段时间。

 

不过,无可避免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完全沉浸在贪婪、虚荣和愤怒等激烈情感中的这些新住民,也臣服在这颗星球本身的负面影响力之下。人们的情绪阴晴不定、寿命缩短,各种天灾更是让生活陷入噩梦之中。

 

地球成为一颗动荡不安的星球,跟今天的状况非常类似。它注定了要不断重复上演战争和毁灭的戏码,除非人们能在灵性上有所成长,而到目前为止,这件事尚未发生。在核武战争和自然灾害的大规模摧毁之下,再加上一代一代逐渐丧失原有的知识与文化,最初的殖民文明已然灭绝。为了生存而卯尽全力奋战已经耗费了人们太多时间,以至于荒废了对年轻一代的教育,宝贵的知识就这样丧失。无论什么年代,幸存的强者绝对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征服弱者。

 

这些人完全没有学到战争的教训,在和平上更是没有丝毫进展,和过去在老家时如出一辙。古老的历史就如同一个永恒不变的故事,诉说着一个又一个伟大的文明是如何接替着统治它们在地球上选中的区域。

 

雷姆利亚可以说是地球上曾有过最先进的文明,但它也和其他文明一样地兴起又衰落。它的首都卡哈拉侯塔(Kharahota)现在被覆盖在大戈壁沙漠的砂砾之下。当时的状况还是一样,几乎所有穷人都受到那些贪婪又有权力的统治阶级所掌控。而其国土非常大的一块范围突然就在某一天沉入了海中,也就是现在我们所知道的太平洋,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可供幸存者追寻的痕迹。

 

亚特兰提斯则是一块非常大的岛屿陆地,位在我们现在所知的大西洋上。就很多方面来说,亚特兰提斯的科技比现代人要进步许多,但是他们也一样,科技进步的速度远远超越了灵性的成长,导致失控。肇因于核子试验和其他许多对科技的错误使用,这块大陆最终四分五裂,而最后一块陆地也在一天之内沉入了大海,几乎没有人生还。

 

基于这些动荡的年岁,兄弟星球联盟将地球视为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亟需他人的指引。就在这些文明的兴起衰落之间,来自金星、火星、土星、木星的太空船纷纷出发前往地球,我们的人也持续来到地球上生活。这四个星球是要为地球殖民负起责任的星球,也是四个在地球上演化的原始族类4的家乡。

 

其中白种人来自金星,大家称为阿杨思(Aryans)。我们的身材高、外型长相“有如天使”一般,遇见幽浮的地球人经常会提到的那一种。一般来说我们的身高大约是七到八英尺(译注:大约介于二一三~二四四公分),而我们最广为人知的就是有着一头金发以及蓝色或绿色的眼珠。我们的手非常大,手指头也很长,越朝尾端越细。最外侧的那只手指则是朝着又直又长的中指向内弯,也因此每一只手看起来就像一团火焰或是一支蜡烛。最引人注意的是我们通常都有着非常高的额头、又大又宽的眼睛,以及高耸的颧骨。我们的太阳穴比大多数人都要凹陷,而且额头两边的外侧有着非常小、几乎看不见的骨头突缘,藏在我们头发长出来的地方。

 

黄种人来自火星。这些人很瘦,身形矮小,有着金色或深棕色的头发,介于橄榄色到黄色之间的肤色。他们大且上扬的眼睛有着灰色到深棕色的眼珠。火星人最广为人知的就是他们行事隐密的天性,以及我们经常可以在科幻小说的描述中所看到的,充满未来感、一层又一层、复杂且精致的城市。我们的肉身密度同样也接收不到火星人的生命频率波,但是它和星光界的波长相符。亚洲人和西班牙人的历史都与火星人有所渊源。

 

红种人则是从土星来到地球,不过其实他们最早是在水星上生活。但是水星运行轨道改变后更靠近太阳,生活环境开始恶化,于是他们迁徙到了土星。土星人最为人熟知的就是他们有着红棕色的头发,肤色偏红,还有着黄绿色的眼珠。他们身材高大魁梧,在我们这个太阳系中最出名的就是他们的运动天赋。亚特兰提斯人和美国印地安人的源头,都可以追溯到土星人身上。此外,埃及人和阿兹特克也都受到土星人很深刻的影响。

 

黑种人生活在木星上。他们是一群身材高大、贵族气息浓厚的人,脸型宽、下颚方正。他们发量丰厚、色泽黑亮,有着蓝紫色的眼珠。木星人最为人所知的就是他们悦耳动人的声音以及乐于大方分享的天性。他们的后裔散布在非洲以及世界其他各个角落。

 

在这长达数千年困顿的日子里,地球从来没有被遗忘或忽视。带着满满怜悯之情的人们,远从家乡前来地球帮助跟他们同种的族人。曾经,地球上的人记起了自己真正的来处,而太空访客以及我们这些生活在此的外星人,全都受到了公开的欢迎与接纳。在比较野蛮的时代还有现代,外星人对于公开自己的身分就变得趋于谨慎小心了。

 

在雷姆利亚文明和亚特兰提斯文明时期,大家都知道我们对地球人的灵性、文化以及科技发展非常关注。举例来说,木星人对亚特兰提斯文明的兴盛有着相当大的帮助。在古埃及时代,法老王和外星人之间就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接着到了亚特兰提斯时期,来自其他星球的科学家将灵性与科技知识带到了地球上来。许多建造金字塔的工程师其实都来自其他星球,埃及文化的发展正是缘于此影响。

 

在过去那段所谓的黑暗时期也一样,太空旅人在那时候仍持续前来地球,只不过他们不被认为是外星人,而是被地球人视为神祇。世界上许多神圣文学和传说都提到了他们以及他们在地球上所行的事迹。

 

这些访客也在过程中学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课题。他们亲身体验了地球这独特罕见的环境,以及在权力与控制的欲望之下,科技是多么容易受到不当的滥用,而其所造成的结果会是多大的灾难。他们开始对地球人感到戒慎恐惧,导致他们不愿意毫无保留地与地球人分享他们的知识。

 

自从外星访客开始对知识分享有所保留之后,地球上的文明对自身真正起源的认识就越来越模糊了。更常有灵性领袖被送来地球,同时在提供科技协助时,也只少量地在安全范围内为之。

 

在进入圣经年代之后,太空访客对地球人的灵性成长发挥了更深的影响。许多先知和灵性大师都是外星人。你们的旧约圣经里记载着许多关于太空船、有人从天空降落,以及灵性导师前去与神对谈等等的事迹。世界上许多其他地区也都有“神从天上下凡”来将灵性真相带给众人这一类的事情发生。

 

而在此之后,也没有任何科技是毫无限制且完整地提供给地球人的。相反地,外星科学家偷偷地渗透进各种学会来帮助人类,确保他们带来的知识没有遭到错误的使用。到今天依然如此。

 

 

內容摘自:《金星三部曲Ⅰ:我来自金星》
 
The Venusian Trilogy: From Venus I Came

作者: 欧米娜.欧涅克

原文作者:Omnec Onec

译者:张国仪

出版社:一中心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9/06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2920706464_0_1.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