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5

 

 

我有精神疾病,他人都笑我是残疾人,我心里很不舒服。

 

///

 

对我而言,精神病人是正常人,他们是一些善良的人,是一些宽和的人,是一些允许自己的潜意识自由登台表演的人。相对人们眼里的正常人,他们是一些更为率真的人,是一些更为聪明和更为艺术化的人。他们有丰富的内在意象,有丰富的内在资源,他们就像一个内在的阔佬,阔到不在乎内在的金钱,阔到他随便将它花出去。

 

对于那些精神特别的人、富有的人,他们不仅应该受到我们的爱护,更应受到我们的欣赏。当一个人能够欣赏一个精神病人,他不仅是一个高尚的人、善良的人,更是一个智慧的人、对生命敬畏的人,是一个觉悟的人或接近觉悟的人。

 

精神病人并不是一个等待唤醒的人,在他们面前,你才是那个等待唤醒的人。他们并不是残疾人,你才是,因为是你创造了残疾的概念。一个精神病人是一个等待欣赏的人,他在那里,他等待那个能够欣赏他、认识他的人出现——等待那个智慧的、觉醒的人出现。只存在没有足够智力欣赏一个特别的人,不存在一个糟糕的被欣赏人。

 

精神病人是一个能唤醒你梦的人,如果你认为精神病人在一个梦里——这么认为,那么你也在一个梦里。如果你想唤他出梦,那么,他也在唤你出梦。如果他没醒,不知你醒了没有?任何对精神病人有特别看法的人,都在一个梦里,在一个和精神病人一样的梦里。对那些有些醒来的人而言,精神病人不是一个梦中人,是一个站在你梦外欲唤醒你的人。

 

对我而言,精神病人是一朵盛开的花,他开的极为绚烂,他开的没有限制;他像一块木柴,他的生命像一团火,他把它完全投入其中没有保留。他完全在自己的燃烧里,即使上帝出现在他面前,他也不看一眼。他如此沉醉,沉醉的让圣贤们都对他赞叹不已。

 

在精神病人面前,不是他们不适应我们,是我们不适应他们,不然我们为何要隔离他们?不然我们为何要给他们药物?不然为何我们要努力的将他们扳回我们的世界?不是精神病人怕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怕精神病人。一切都搞反了,如果你看见谁是精神病人,你才是精神病人!如果他的世界需要治疗,你的世界更需要治疗!

 

在我眼中,精神病人不是残疾人,他们是生命更为饱满的人,饱满到他们的能量要流淌、流淌,不顾一切的流淌。精神病人不属于地球,他们是外星人来到地球,因为地球人不能理解他们,而他们也常不按照地球人的规范行事。他们是一些天上的人,只是偶然坠落人间。他们被强制学习地面上的规则,这被称为治疗,从另一方面说这也是摧毁,摧毁他们完全按自己想象活着的自由。

 

如果你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是精神病人——活在你的天上,保持你在天上飞,不要下来和地球人在同一条道路上行走,不要和他们撞车。他们是大地上行走类动物,你是天上飞翔之类,不要用你的翅膀碰他们的脚,让你的翅膀用来飞。不要听信地球人的话,不要试图将你的翅膀变成脚。作为一个清醒的精神病人,如果你感到痛苦,那是因为你下来走地球人的路和他们撞道了;如果你感到自己笨拙,那是因为你试图在将自己的翅膀变成脚。总之,如果你因为地球上人的事而痛苦,那么你就不再是一个纯粹的精神病人。因为真正的精神病人是一个毫无理由快乐的人。

 

精神病人没有固定的身份认同,有固定身份认同的人才是精神病人。如果别人说你是精神病人而你痛苦,你有固定的身份认同了——你捡起了那个精神病人的身份装进自己的身体,你认同了它,你的确变成了精神病人;这时,当别人说你是精神病人时,他们没说错啊?为什么你烦恼?此时此刻,你真正的神经错乱了,你病情发作,你注意到了吗?若你注意到了,没关系,在那个点上你又可以回复正常了。

 

正常就是没有精神病,没有精神病就是要有完全的精神病。你要么没有精神病,要么有完全的精神病,不要处于中间状态。中间状态才是真正的精神病状态。痛苦的人都是中间状态的人,每当你因为什么滑入中间状态时,你的精神病就要发作了,至少埋下了发作的种子。不要试图中庸,中庸里含有精神病的胚胎。要完全,完全的正常,或完全的不正常。当你能够有意识的完成完全的不正常,那已抵达正常。超级正常的人是诸佛,他们完成了从这极走向那极,他们完成了整个宽域,因此他们可以正常的停留在任何地方。他们停留的地方不再有中间或两边的观念,他们是完全正常的人。

 

完全正常的人是超越所有概念的人。做个完全正常的人吧,把概念等同空中的虚花,让它们飘,飘在心里,飘在貌似的虚空,不能影响你。当别人朝你扔来一个概念,看见那自己心里生起的虚花,让那花朵飘一会,看它无来又无回。不要被概念击中,虚花打不着醒者的头目。如果你能够超越人类至今发明的所有概念,活在生命内在原本清净空无的觉知之中,成了,又一个佛要诞生了,他的名字就是你。

 

人生是一个从没有问题出发,再次回到没有问题的过程。中间经历的问题,是一段扭曲的心智,产生的错误觉知——它并不是真实的,它是一个捌弯的镜头折射出的变形的图像,一个吓到做梦人的梦。一来到地球我们坐在天堂,最后我们还是坐在天堂,只是中间有一段路我们误入地狱——但那不过是一个被黑雾笼罩的梦境,当善风吹来,雾茫淡去,我们发现,我们一直在天堂,同一个天堂。没有两个天堂,不存在从天堂出发到天堂,我们一直在同一个天堂里。看似切开天堂的地狱,不过是一阵黑雾,迷惑的心产生的错觉。

 

现如今正在惊恐痛苦的人,正是在这段迷雾中的人。等待他们的善风吹来吧,善风涤荡去迷雾,你发现人生是在天堂里散步,只是偶然迷路。我们修行是制造那股善风,发动发动,等它力量大了:佛陀僧伽梨角衣袂起,人间朗朗是晴空。那时山河何不美?琉璃彩云无法碎。波旬不再作恶鬼,献花供佛长意味。灵山世尊所捻花,曾是魔王箭翎羽。法王颔首微笑里,十分都是阎罗给。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