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当生活压得你喘不过气来,我问你:是谁压的?这是生活干的吗?或者你认为是我干的,一定要把你压倒?那个被压倒的人才是始作俑者。

你胸前抱的满满的,脑子里装的也全是责任。承认吧,你背的东西太多了。如果你背的是木头,背着一千磅是过不了桥的,你得减负。先留下一些,然后再回来运第二次。单单从体能上来看,这个方案会让你更轻松。你不用要求自己一次背太多,也不必认为放下停一会儿,再换其它方法是不负责任。

你现在背负的沉重是基于你自身的理解。你把自己局限在狭窄的空间里。在心理上,你不仅有种专属的责任感,还有种紧迫感。你除此之外为自己强加了一种紧迫感。你确实该为那种紧迫感负责。紧迫感就是蛋糕上面覆盖的糖霜,它只是盖在上面,却不是责任本身。

你的紧迫感和紧张的过程会有什么帮助吗?完全没有。

紧迫感和压迫逼得你哭喊:我好苦啊。我无法接受这一切。我做不了。

你带着被压垮的结论判断着自己,然后就这样将自己压垮。你往自己身上添加重量,就像暴饮暴食一样,你不停的吃,然后抱怨体重增加。

两种情况你可能都身不由己。亲爱的,谁能帮帮你?生活中,你可能还在等着阿拉丁神灯的出现。

是你让负重叠加到极点,所以你才应该是让自己从压迫的负担中停下来的那个人。什么都没变。同样的困难会追着你,只有你才是应放下压迫感的那个人。压迫不是你的专长。

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的能量在没有创造性的坐立不安和无所适从上?将那些浪费掉的能量利用起来,现在将压着你的一切从肩上卸下来。实际上,你是在向自己让步。

还有可能发生的是,你背负的沉重是基于非你所能控制而又无法清除的情况。举例说,来自于你近亲的一次意外事故或疾病的压力。这种情况下,你的沉重来自于悲伤。你还是要放下悲伤,这说起来容易,但悲伤席卷而来,似乎只能留给时间去淡忘。

你这样想:当你有一份工作,你要早八点上班。无论这对你是否轻松,是否能准时到达,你都得要让自己到那里。如果你想保住这份工作,每天早上你就得准时上班。

而悲伤来临时,你是全天候运转。给自己留些余地,然后回来继续忙你的生活,继续你对生活的爱。

任何时候,你都是急不可待的就迈出下一步,然后再下一步,再下一步。

你真正的责任是什么?悲伤?还是生活?

当你有小孩儿时,无论心情如何,你都要每天陪着他。即使你头痛,也会毫无疑问的照顾他。

你的真实存在会助你渡过难关。每个人都有他的真实存在。虽然未见到,但真实存在依然是真实存在的。或早或晚,你会跨过那座桥。让它再快些。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making-it-across-the-bridge.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