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2

 

 

修行圈的辟谷对身体是否有革命性的转变?更甚者终生食光,食气,身体各项指标均正常。本人也试过15天辟谷,仅喝纯果汁,身体无碍,体重轻减。请教对辟谷的实践及其原理。

 

——

 

对我而言,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它反映的都是心。它不要求健康,它不要求长寿,它不想辟谷,清晰的心总是跟随身体。

 

清晰的心,只是跟随身体。只有困惑的心,才要求身体跟随它。有史以来,人们在身体上做了太多的文章,而那就像在水面上作画,就像在沙滩上雕塑,终将是一场空忙。你问身体要一些你想要的,而身体给你的最终是一场空花水月。

 

你给身体吃这样的食物,你给身体吃那样的食物,你给身体吃食物,你不给身体吃食物,你三小时给身体吃一次食物,你三天给身体吃一次食物……你注意到了吗,是心在忙,不是身体。心不能歇,是故有辟谷、闭关等世间人之种种造作。

 

你能自然而安静的生活吗?只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是饥来吃饭困了眠。

 

辟谷是困惑的头脑的一个游戏,它在利用身体来满足它的某种欲望,它认为改变身体可以实现它想要的,它不了解那只是在沙滩上雕塑城堡,海潮一来,一切全无。它想在一个不可靠的基础上实现它想永恒的目标,而它走错了路。心对身体做功夫没有出路,心对心做功夫才有出路。

 

辟谷对身体有革命性的改变吗?我不那样认为。我想人们误解了辟谷,他们认为不吃五谷杂粮就是辟谷。觉者认识到,身体本来不吃,本来不喝,它没有吃或喝的概念,它只是聚散。当水进入它,它们只是亲密一会;当食物进入它,似乎一部分被留下,一部分被放走,然而那留下的也并非留下,那只是短暂的停留,然后离开。

 

认识到身体只是一个缘起现象,食物进来是一个缘起,食物出去是一个缘起,在那里只有缘起、缘起、缘起,没有吃、没有喝的概念。认识到身体没有吃和喝的概念,是真正的辟谷。这样的辟谷,不但避免身体因食物的故事引起的负担,也能避免老病死的幻感迷惑。这认识是永恒的辟谷,是觉者的辟谷。

 

一旦你对身心有这认识,你就一直在辟谷状态。终日吃粮,没嚼一粒米,终日吞饮,没喝一口水,这难道不是真正的辟谷吗?

 

觉者时时生活在觉知之中,他的身体处处在心光之下,这是食光而活;他常常感知呼吸,那是食气而生。吃着大米,喝着矿泉水,我注意到我在辟谷,我一直在辟谷,自从明白身体本不吃喝,自从心一法不可得起,我就一直处在辟谷状态,再也没有走出。我注意到我食光而生,因为这身体时时在觉光之中,就像植物在阳光之下;我注意到我食气而活,因为我常常观照呼吸。

 

我称觉悟的生活为真正的辟谷。这样的辟谷美好之美好,它超越了生存的负担,它超越了老病死的侵扰,它让活着布满清明之光,它让整个生命变成天地的一缕气,在那里悠悠的有,幽幽的无。这种辟谷的生活如此美好,美好到他可以接受一切生命之食:馒头、大米、灾难、疾病、衰老、毒药、死亡……一切尽是美食,不需挑选,不须回避,一切都是他碗里的菜,他钵中的汤,他如此香甜的吃着它们,生成经中佛陀身放的种种光。

 

你坐在山谷里辟谷,你在修行室里辟谷,我在食堂里辟谷,我在餐馆里辟谷。你避五谷之杂粮,我避吃喝之概念;你喝纯净之泉水,我饮觉知之性光;你食瓜豆坚果,我品呼吸进出;你对身体作文章,我看心上之流字……你辟谷,我也辟谷,真大不一样。不过你有你的体验,我有我的体验,它们本质没有不一样。不同的梦而已。

 

滑过口舌的味道,走过鼻尖的清香,掠过肌肤的凉爽……它们是相同的。不求诸法,名为辟谷。无所造作,名为辟谷。不生分别,名为辟谷。出离幻觉,名为辟谷。觉悟实相,名为辟谷。……天下修行者,来进行这样的辟谷。

 

一念行者合十。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