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们亏欠的是你们自己。你们不欠我的,亲爱的。你们是我至高的荣耀,因为我知道我看到的。我毫不犹豫的声明这点。如果你一向认为我亏欠了你,现在欠着你的,那是你自己想像臆造出来的。

你我之间没有债务。我们有爱的自由意志。你可能,而且是经常感觉缺少爱。那是你对我永恒之爱的一种弃权。你理解吗?你宁可相信是你的天父忽略了你,向他扔石头,也不愿去看你自己眼中银色的光芒。

我的孩子们有个习性,就是一有不如意就去指责别人。你可能往往将不够精彩的原因都归咎于我。太幼稚了!你投诉的每一件事都是你的一个面向。这才是真相。就是这样运作的。你可能不喜欢听。

我谈到我们如何是,如何成为。我们现在就是。即使你垂着双眼,即使你对我是地上和天上的父这件事有排斥,并让我成为你替罪的羔羊,但在看到自己受伤的失常表现时,你呼唤的却是我的名。

我就像是派送给你的一个包裹。你从各个角度审视这个包裹,但还不想打开。并声明这未打开的包裹,是你小我范围内需要关注的一个专递。

当你有抗拒的时候,就再看一眼。抗拒是你对自己的冒犯。天父一直玩忽职守吗?天父疏忽了你?是谁疏忽了谁?你认为我是愤怒的?我问你,到底是谁愤怒?是谁否定了你?你为什么要否定你自己?亲爱的,你在推卸责任。你很擅长这个。你不敢看进自己的眼睛。你搅乱了美丽的自己,却说是我干的。是你拒绝了我。

我最擅长的就是存在,亲爱的,存在也同样是你最擅长的。而你不想看也不想了解,怎么办?

有一个故事是说水中的鱼。鱼惊恐的哭喊:水在哪儿?我看不到水。一个声音回答说:哎,你正游在里面呀。

天父无处不在,是从不会缺勤的。可能是你闭上双眼,避开了天父的显现。

我在哪儿,亲爱的回避者?我就在你里面,也在你外面。你以前有听说过:我无处不在。

如果你向我挥拳,就是错过了那个点。那正是我制造的那个点,而你错过了。

要明白责任不是负担。责任会让你了解你的伟大。它是贵宾卡上你本人的名字。它不是愧疚的入场卷。它是对你自己认可,对你实力认可的一个声明。证明你能肩负重任。你不是一个躲债者。你是一道明亮的光,能照向远处,宽处和高处,非常高。你向上看,不要向下。向前看,不要向后。面朝前方。

不要再把属于自己的责任推给别人。你推卸的,都会落回到你身上。你只能把东西扔给自己,没有别人。你是你和每一个生命的主宰,而归根结底,每个人都是你自己。

如果要途经一片漫长的沙漠才能见到我是的我,那漫长的沙漠就是海市蜃楼。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rowing-stones.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