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4 becomequantum 灵音悠扬

【全息分形宇宙一:重新审视维度】 

【全息分形宇宙二——不需要建造更大的加速器】 

 

 

那我们该如何调和这二者(无限和有限系统)呢,我们该如何把它们放到一起呢?我将在非常简单的几何图形中向你们展示,这二者是调和的。而且实际上这二者是相辅相成的,没有有限的边界就不会有无限,没有无限也不会有有限的边界。我将从一个圆开始,我们看到这个圆定义了一个空间,一个有限的(内部)空间。记住这个圆也可以是一个球体,可以是一个定义了空间的球体。 

 

 

 

在圆中我将放入一个正三角形,这个三角形在球中可以代表一个正四面体。正四面体是一个基本的柏拉图立方体。有四个面,每个面都是正三角形。而我们可以说,宇宙是旋转的,我们所看到的一切似乎都在旋转,并且是有极性的。如果是有极性的,那就应该还有一个反向的三角形:

 

 

有趣的是,我们立刻就会发现这个图形在全世界很多古文明中都有被发现。注意到当我极化这个三角形时发生了什么?马上我就定义了一组新的边界,而这新的边界的几何形状是和开始时是一样的,只是它们是处在下一个尺度,下一次的迭代上。

 

 

我也可以极化它:

 

 

还可以继续划分边界,在下下一个尺度上:

 

 

很重要的是,你们需要理解,这其中的每一个(圆)边界都定义了时空中一个很特定的坐标。也就是说这些边界的中心点实际上都是在它自己非常特定的坐标上,尽管它是整个系统的一部分,但它们每一个都是完全独立的,因为它是从它自己独特的角度上来观察的,而别的边界是不可能和它相同的。你们都还跟得上吧?所以我继续极化下一层,现在我得到了更小的边界:

 

 

我可以继续这样做下去,得到更小、更小、更小的边界。事实上如果我把这样一个几何划分程序交给电脑,让它不断的划分边界并放大,不断的划分边界并放大,它就能这样无限的继续下去…然而我却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也不会超出我最初开始的那个边界。我永远都不会出界,我将一直在这个看似有限的空间中持续的分割。记住,每个边界都定义着一个特定的坐标,有观察者从这个坐标上观察。因此每个边界都代表着特定的信息和能量。那么,如果我能在有限的空间中分割至无限,这也就意味着我可以在有限空间的边界内(Nassim Haramein又摸了摸桌面)囊括无限的信息,无限的信息。

 

为什么这很重要?这在很多方面都很重要。比如在哲学上、灵性上、物理上都很重要。为什么这在物理上很重要?因为如果主流科学界理解这个,我们就会停止建造加速器。呵呵,不是吗?就在不是很久之前,科学界获得了第一台显微镜,他们在生物层面看到了细胞。他们说,噢我的神啊,细胞真的很小啊,它们一定是宇宙所制造的最小东西了。然后我们又有了原子,我们发现细胞是由数十亿的原子所构成的。我们又说,原子是如此之小,它一定是宇宙所造的最小东西。然后我们又发现在原子中心还有着一个极小、极小、特小的点——质子和中子。我们又说,噢我的神啊,它们太小了,它们一定就是宇宙所造的最小东西了。然后我们又开始建造对撞机,撞碎原子,得到各种越来越小的原子核碎片,而每次我们都想,这下它应该就是“上帝粒子”了,它一定是最小的。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建造更大,再大的加速器,好把原子加速到更快,再快的速度。现在我们已经建成了史上最大的加速器,(CERN的)强子对撞机,并且已经遇到了实际的极限。它有17英里长啊,有次它开启时一个线圈脱落了,飞了17英里,砸进了探测器中,液氦四处泄漏,他们不得不疏散整个CERN(欧洲核子中心)。这个东西真的很大,每次它开启时,整个欧洲似乎都要暗淡下去了。“亲爱的,快把洗衣机关掉,他们又把它开启了。”

 

所以我们已经达到了实际的极限,如果以上内容被理解了的话,我们就能明白我们是可以把原子核撞碎到更小,再小,然后是永远不会有尽头的。无限的分割是可能的,所以更重要的并不是有没有一个“最基本的粒子”,而是有没有一个最基本的分割样式。或许存在着分割空间的基本几何,或许这才是我们需要去找寻的。因为如果我们理解了分割样式,我们就能理解造物的基本关键,理解宇宙创造我们这个复杂世界的关键。而这才是有用的!

 

我们也可以从哲学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如果在每个边界中都有无限的分割,那么组成你身体的每一个原子中就可能包含着无限的信息。这意味着在你之内的是无限!这在你对你自己的认识上会有着很大的影响。你们认为你们自己是一个无限的存有吗?我不是说灵性上的,而是说在你的物质世界中(Nassim用手指着自己胳膊上的细胞)。而这则导向了或许、或许你是有着无限潜能的理解。但当你在想这个问题时,如果你能被分割至无限,那么你到底在分割什么?

 

或许你是在分割空间。所以让我们来做一个思想实验。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你想找到某个把一切东西都连接在一起的东西,那这个东西可能会是什么?如果我给你整个宇宙,然后让你找出在其中连接一切的东西,那请问它是什么?要知道现如今很多灵性人士会说,噢,别担心,我们都是合一的。呵呵。这不是问题,我们都是合一的。但问题是?这合一是如何在物理上实现的?这并不是显而易见的,你看起来在那儿,而我看起来在这儿。那我们是怎么个合一法的?如果我们想说我们是合一的,那么就必然有个什么东西把一切都连接在了一起,那这个东西是什么?如果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我们会找到什么答案?

 

你们能想到的唯一的答案,你唯一能指着它,并对我说这就是那个连接一切的东西的东西就是:空间。为什么呢?因为空间无处不在。它在星系之间,在行星之间,在细胞之间,在原子之间。实际上如果你把最紧密排列的分子中,例如钻石中的一个原子放大到桔子那么大,那么紧靠它的桔子(原子)离它就有两个足球场那么远。(看似致密的)物质之间的距离就是有这么远。原子们并不相互接触,你们有没有意识到,你们实际上从没有触碰到过任何东西?没有,没有任何东西会相互接触。如果东西开始接触,如果原子核开始触碰,就会发生核聚变,就会成为大问题。事实上,我们所谓的触摸(Nassim又摸了摸桌面),在接触面之间实际上是有很多的空间,有很多电磁场相互作用,相互反弹。没有任何东西实际上会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去触碰到其它东西。如果我手上的原子和桌面中的原子共振,那么我的手就能穿越这个桌面而感觉不到任何障碍。当你看进原子时,你会发现,原子里的99.99999%都是空间。你在你周围看到的物质世界中的一切,还有你的身体,其中的99.99999%都是空间。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空间,再加上一点点、微小的、只有0.000001%的电磁场扭动。而这就是我们花了很大精力去关注的,这一点扭动。

 

之前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我想或许我们对这0.000001%关注的过多了,我们应该对那99.99999%的空间多留意一下。或许物质世界只是空间自身的一个功能,或许空间会分割它自身,在分割点处会有一点扭动,而我们就把这个看成了我们的物理现实。或许并不是物质定义了空间,而是空间定义了物质。那么,现在你们能体验到你们的空间自我吗?你所是的这个空间,你知晓它吗?还是你知道那0.000001%

 

所以这对我来说开始变得有道理了,或许空间就是所有物质世界的源头,它无处不在,能够连接一切。一切物质都在向空间中辐射,所以空间就知道一切物质都在做什么。它可以是“组织机构”,因为在当前我们物理学的理解中,没有“自组织系统”的位置。这个话的意思就是,不论是广义相对论还是量子力学,都不能预测解释生物、生命。物理学不能解释我们生物体为什么如此复杂。甚至还差的很远,因为物理学说这一切都是随机的。真的有可能是随机的吗?一个人体就非常复杂,如果我把你身体内的DNA拉直,它可以绕地球500万圈。这就是现在蜷缩在你身体内的,保证你身体内的一切正常运作的东西。你的身体大概每秒就会代谢掉上百万个细胞,也会分裂产生这么多的新细胞来替换这些细胞。当细胞分裂的时候,细胞知道它该做什么,它会正确的分裂,所以你的肝细胞分裂出来的还是肝细胞,心细胞分裂出来的还是心细胞,脑细胞分裂出来的还是脑细胞。它们所有一直都知道该怎么去做。它们知道该如何分化,因为如果它们要是糊涂了,哪怕只是糊涂了几秒钟或者几分钟,就可能会出问题。如果你的脚趾细胞开始分裂成鼻子细胞,鼻子细胞开始分裂成脚趾细胞,那这一定会很不舒服,在你的鞋中。

 

所以这个系统是自组织的,而在生物学,物理学,化学和我们的所有科学中都没有对这是如何做到的给出解释。而一般科学也会尝试避开这个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当你开始讨论这些时,会有宗教信仰乱入进来的倾向。有些人会说,这是因为神。是神在做这些,是神在组织着这一切。但为什么要是神呢?而当你想到真空时,真空可以做这个事情,空间可以完成这项任务。因为它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在做什么。

 

让我给你们一个很小的数学例子。你们都玩过魔方吗?如果你把一个打乱的魔方交给一个盲人,而这并不是一件礼貌的事情,但你却让他去把这个魔方还原。这个盲人每秒能够转动魔方一次,你可以根据概率计算出这个盲人大概需要转动魔方多少次才能把它还原。如果这个盲人是个超人,可以每秒一次的永远这样转下去,那么计算结果是,这样瞎转还原魔方的时间需要超过了137亿年,也就是比从宇宙大爆炸到现在的时间还要长几十亿年。这是因为盲人不知道他每转一下时是接近目的了,还是远离目的了。而如果你在每一步都告诉这个盲人一个反馈信息,也就是他是接近目的了,还是远离目的了,那么这个盲人就能在两分半钟时间内完成魔方的还原。百亿年的时间对比两分半钟,而生物体则要比魔方复杂很多很多。

 

所以就必然会有一个“组织机构”,那有没有可能这个“组织机构”实际上就是空间自身的一个功能呢?而不是某个坐在宝座上拿着望远镜看着下面的“神”。如果你是基督教徒,那这个神或许还会拿着个棒球棒,准备着惩罚你的“罪”。会是这样吗?或许真空能够完成这项任务,或许真空就不是空的,或许真空是满的。这是我很早就得出的结论。那么有没有证据表明真空其实是充满(能量)的呢?(未完待续)

 

(译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Nassim接下来还会继续阐释这个道理。他举的魔方那个例子不是他瞎编的,是有个科学家的确做过这样的计算并发了文章。这个例子就是要说明,现在的所有科学都无法解释生物体的自组织现象。把生物的进化原因说成是随机的是极度不靠谱的。很多科学家算过这个问题,也知道生命现象,包括物质现象其实都不可能是随机形成的。把我们解释不了的事情都说成是随机,这是真正科学的态度吗?随机能作为任何问题的解释吗?

 

克里昂去年在法国有一场通灵,这场通灵的地点大概离欧核中心不远。克里昂说下个物理学的圣杯就在原子核和电子之间的关系中,而现在你们研究原子时,首先所做的事情就是把外面的电子剥掉,然后对撞原子核,要知道是没有最小的。克里昂还在答问中说过,我们现在对于原子结构的认识将来会完全改写。

 

所以我们想建造更大的加速器去找所谓的最基本的“上帝粒子”的思路就是错的,关键不是去找“基本粒子”,而是理解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组合样式。去年网上还争论过中国要不要花钱建造比CERN更大的加速器,这显然是不需要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